七十六、后劲十足-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七十六、后劲十足

    刚要往外拔,小屁屁刚抬了抬,没想到李感性的双手死死按住小屁屁不让它动,我只好停了下来。

    呀桃花洞壁开始猛力收缩,还不是一般的猛,收缩的同时,将疲软的小宝贝儿紧紧地夹住了,越夹越紧,老子止不住哼吆起来,这不是兴奋的,是疼的。

    但我又不能扫她的性,只能咬牙皱眉坚持。

    李感性趴在我的耳边用柔的不能再柔的蚊蝇般声音问我:舒不舒服我点了点头。不点头能行吗疼的只能点头了,连摇头的力气也没了。

    没想到我这一点头,似乎给了她无穷的力量,这丫竟在我没有耕种的情况下,自己独自到达了性高。

    桃花洞壁又收又缩,又挤又夹,疼的老子险些昏晕。

    无奈之下,我只好张开血盆大口,死死咬住了她的秀肩,以减少疼痛感。

    老子现在受的是人间罕有的爆惩酷罚,像凌迟,似车裂,更t像阉割。

    我ri哟,老子不ri了还不行吗哎吆,老子都不ri了你还夹,疼煞我也

    d,都说缴枪不杀,老子都已经缴枪了,怎么还要赶尽杀绝,太t残忍了。

    我使劲咬她的秀肩,没想到老子越咬,这丫却是越来劲,这次的高时间竟持续了好长时间。夹的老子连气也不敢喘了,在憋气中终于等到了她的结束,老子险些背过气去。

    残忍,太残忍了,残忍的无法再残忍了。

    呜呼,差点儿哀哉了

    等她的性瘾稍退,老子也不管她死死按住小屁屁不放,猛地一个乌龙绞柱,将倍受摧残的弟弟拔了出来。再在里边呆着,非t被她变成李连英。

    我极度疲倦,李感性也是疲倦极度,她平躺在床昏昏入睡,我抱着她半趴在她身子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老子养好精蓄好锐,李感性养好卵蓄好露,我们立即又来了次床上巨战,大战了几百回合,让李感仙欲死了十多次,老子却也只有一次。老子曾经说过,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吃亏的总是男人。

    但这次老子并没有吃亏,因为李感性兴奋的自己把自己的樱唇给咬破了。

    看到我筋疲力尽,全身像被淘空一般,浑身无力地趴在床上,李感性温柔地亲我,亲了又亲,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不,该是性福的微笑才对。

    小吕,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她边说边起身下床。

    我疲惫地抬了抬眼皮,迅即又合上了,接着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连睡眠前奏都省了。

    就在我睡的叽里呼噜香也甜也的时候,李感性推醒了我。

    小吕,家里招贼了

    啥我一听猛地一咕噜坐了起来。

    小吕,家里进来小偷了。

    在哪里

    已经跑了。

    小偷是怎么进来的

    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怎么就肯定家里进贼了

    厨房里丢失东西了。

    丢什么东西了

    刀具,所有的刀具都没了。我听人说,小偷进入民居,一般是先将刀具偷起,免得主人反抗。肯定是进来小偷了。说到最后,语气是更加地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