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果然TM的难缠-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66、果然TM的难缠

    第二天早上,老子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头昏脑胀,醉眼昏花,仔细一看竟然是霹雳丫打来的。

    吕大聪,你抓紧过来。

    干嘛又怎么了

    你过来参加晨会。

    我昨晚喝多了,头疼难受,不去参加了。

    吕大聪,我告诉你,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小心赶到枪口上。

    不就是那个超难缠嘛,老子正等着他呢。

    吕大聪,现在不是超难缠的问题,你这是在和上级行的制度顶着干,我担心上级行今天早上会派人过来巡视。

    我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酒也醒了一大半。

    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抓紧时间过来。

    哦,好的。

    扣断电话后,我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出了门。昨晚喝的太多了,还有些站立不稳,更无法开车,只好打的往单位疾奔。

    到了单位,我发现人都已经到齐了,连楼上的那几个客户经理也都灰不溜秋地坐在了那里,这无疑是霹雳丫挨个打电话通知来的。

    我刚落座一会儿,就听到营业室的卷帘门砰砰响起。

    打开卷帘门后,只见黄豆芽绷着脸走了进来,后边跟着的是昨天检查组的一个成员。

    我心中暗叫一声:这个狗日的真他妈的是个超难缠,果然没出霹雳丫所料。我额头上禁不住渗出汗来。

    霹雳丫急忙迎上前去,刚叫了声黄组长,只见超难缠摆了摆手,问道:人都到齐了吗边说边在搜寻着什么。

    霹雳丫道:人都到齐了。

    他装作没有听见一样,很快他就发现了我,眼神中充满了恶毒。他随后又问道: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霹雳丫忙道: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超难缠狠狠地撂下一句话:亡羊补牢,为时已晚。说完他又问道:宋珍来了吗

    霹雳丫犹豫着没有回答。

    超难缠走向开会的人群,直接提高嗓门,对着大家问道:谁是宋珍

    我是。宋珍怯怯地站了起来。

    我的头都大了,完了,这下子彻底完了,操他妈的,这个狗日的超难缠,打了老子一个措手不及。我感到额头上的汗珠子开始往下嘀嗒了。

    超难缠公事公办地说:温副主任,你们开你们的会,我要问宋珍几个问题。

    霹雳丫脸色苍白,已经不知道开口说话了。超难缠又对宋珍道:请你跟我们出来一下。

    宋珍忐忑不安地看了看我,跟着他走出了卷帘门。

    分理处所有的人都在悄悄地观察着我,我站起来故作镇静地对大家说:没事,什么事也没有,现在我们举行我们的晨会。

    我说完看着霹雳丫,她脸色仍旧苍白,走上前来,讲了几个问题。霹雳丫明显地心神不宁,在讲话中竟然几次卡壳,我知道她这是在担心我。

    恰在此时,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只见走进来的这人竟然是李感性。

    霹雳丫看到她后,眼圈倏地一红,李感性忙举手示意你们开你们的会,她悄无声息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霹雳丫加快语速,把要讲的问题讲完,随之宣布散会。

    这时,宋珍也进来了,她身后没有人,无疑是超难缠把该问的都问完了,滚他妈的蛋了。

    宋珍面呈委屈走上前来,我急忙把她拉到旁边悄声问道:他们都问了些什么

    宋珍很是难过地低声对我说:吕主任我被逼问的没有办法,我我只好都和他说了,对不起啊

    我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宋珍也不容易,被我给拖下了水,她只有如实回答,才能洗刷自己的清白,老子已经这样了,总不至于再把人家无辜的宋珍也给拽下马吧

    我很是释然地对她笑了笑,真诚地说: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你如实回答是对的,不然,也会把你牵扯进来,谢谢你了

    这时,霹雳丫走了过来,对我说:李总来了你没有看见吗

    哦,知道,我这就过去。

    李感性的脸色冰冷,眉宇间充盈着怒火,看到我走到她跟前,她白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向楼上走去。

    我失魂落魄地跟在她的身后,她走到我的办公室门前站住了,我急忙掏出钥匙来把门打开。

    进门后,李感性双手抱肩,气恼地看着我,问道:你怎么骂人家黄超是死太监

    我我那是被逼急了。

    你被逼急了就那样骂人家吗你要知道,他和你谈话,不是代表他本人,而是代表组织,你这样骂人家,被人家抓住话柄不放了,我想从中间调解一下都不可能了。

    杏姐,不用调解,我就看不惯他那个德行,大不了我不干了。

    你说的倒很轻松,你想不干就不干了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黄超是出了名的难缠人物,你招惹谁不行,偏偏招惹他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杏姐,我当时是真的被他逼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