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8、突如其来的照片-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68、突如其来的照片

    越是盼着爆风雨快些到来,爆风雨越是不来,这种没有底气的等待,更加让人感到窒息。

    几天之后,我刚想在办公室休息一下,只见霹雳丫忽地推门闯了进来,把我给吓了一跳,禁不住有些埋怨地说:怎么连门也不敲一下

    敲什么敲你这破门有什么好敲的

    我晕,这丫是怎么了开始和老子大耍起霹雳来了。

    她怒气冲冲地扬起手来,将一摞东西啪的一声摔在了我的桌子上,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摞照片。

    我不解地看着她,她气愤地瞪视着我:你看看这照片上的人是谁

    我拿起照片来一看,只见照片上有一个挺着肚子的女子,呵呵笑道:这不就是个孕妇嘛,这有什么好看的啊。

    话音未落,我的笑容就凝固了,急忙将所有的照片拿了起来,仔细地看了起来,越看越是心惊不安。

    照片上的孕妇竟然就是冯文青,她怀孕发胖,我竟一眼没有认出她来,仔细一看之下,这才发现是她。

    我急忙翻看后边的照片,看到最后我傻了,最后的几张照片中,站在冯文青身边的人竟然就是满江大哥。

    完了,这下子什么也瞒不住霹雳丫了。

    我故作镇静地问:你让我看这个干嘛但话语中没有了一点底气。

    霹雳丫气恼地问:这个女的你认识不

    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她。

    霹雳丫忽地一把将照片从我手中夺了过去,翻出了那几张上边有满江大哥的照片,啪的一声又摔在我面前,问道:这个男的是谁

    我躲闪着她那愤怒的目光,小声嘀咕着说:这个男的这个男的不不就是大哥嘛

    霹雳丫已经被恼怒冲昏了头脑,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用手指着照片中的怀孕女子问我:这个女的是不是冯文青

    不是。

    你放屁。霹雳丫吼着,话音中已经有了哭腔,她拿起那摞照片忽地摔在了我的头上。

    我双手护头,忙不迭地站了起来。

    霹雳丫紧紧抿住嘴,眼中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哗流下。

    我忙道:妮子,你不要这样,你不要哭啊。

    我急忙跑去把房门紧紧地关上,要是让外边的人听到,又会节外生枝的。

    我来到她身边,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很是无奈,她这无声的哭比哭出声来还要难受百倍,因为我多次领略过这种难受滋味。

    于是,我很心疼地对她柔声说道:妮子,你要哭你就哭出来,啊,听话。

    霹雳丫听我说完,忽地用双手捂面,压抑不住地嘤嘤哭出了声。

    哭出声总比没哭出声好一些,我伸手轻扶她的秀肩,又劝道:妮子,你别站着,坐下休息会。

    她忽地猛挣了一下子,甩开了我的爪子,扭头怒视着我,愤愤地问道: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话

    我问你照片中的那个女的是谁

    我支支吾吾地没有说出话来。

    她又问道:这个女的是不是冯文青

    看到霹雳丫在极度盛怒之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好又支支吾吾了起来。

    吕大聪,你不说难道我就调查不出来吗

    妮子

    你少喊我妮子,你今天要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从此之后,我不认识你吕大聪是谁。

    霹雳丫说到做到,她的性格实在是霹雳的雷人,事已至此,我又不能骗她,骗她也没用,她照片都拍下来了,她肯定会通过其它渠道去查,我只好实话实说:嗯,是的,她她是冯文青。

    但我的声音却是出奇的小,霹雳丫又吼着道:你大点声。

    对,她就是冯文青。

    她紧接着又问:她和我哥是什么关系

    我无奈地闭上眼睛,转过了身,背对着她,我现在根本就不敢面对她了。

    她伸手扯住我的衣袖,猛地把我扯转了过来,眼睛紧盯着我问道:她到底和我哥是什么关系你快点告诉我。

    她说到最后,声音很是无助起来,痛苦的表情中透着绝望。

    妮子,你冷静些。

    你先回答我。

    老子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真的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因为她哥在她心目中是完美的,她从小就以有这样的好哥哥而感到自豪,现在她已经知道了照片中的这个怀孕女子就是冯文青,如果再把真相告诉她,她会接受不了的。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任何人都接受不了的。

    她看我犹豫为难地不说,忿道:你不说是吧那好,我现在就去问我哥去。

    她边说边向外走去,瞬息之间,她就到了门口。

    我急忙猛蹿过去,伸手拽住了她,嘴里忙不迭的说:妮子,你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