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执拗的霹雳丫-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70、执拗的霹雳丫

    过了半晌,霹雳丫又问:大聪,我哥和冯文青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霹雳丫伤心难过的样子,我不忍心骗她,我已经把事实真相告诉了她,我更加不想再骗她了,索性对她说:我和你哥认识,就是通过冯文青介绍的。

    哦真的她颇感惊讶。

    嗯,是的,去年我和冯文青正好一起参加上级行的一个会议,散会后,她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把脚给崴伤了,是我把她送到医院的,随后你哥也赶到了。过了不久,你哥和冯文青一块请我,在醉月楼吃了个饭,没想到我和满江大哥一见如故,成为了挚友,事情就是这样的。

    霹雳丫静静地听着,脸色冷的吓人,她缓缓说道:这么说来,我哥和冯文青早就已经认识了。说着说着又气愤起来。

    妮子,你不要这样,你要体谅你哥的难处。你哥很是伟大,自己的老婆常年卧床不起,他不离不弃,竭尽所能地让你嫂子过的开心一些,你哥已经尽到了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他和冯文青是真心相爱的,这也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你哥内心很苦,冯文青正好填补了你哥内心的缺憾,抚平了你哥内心的伤痛,从这一点上讲,你还得要感激冯文青才是,更不能抱怨你哥,你不能只是为了你嫂子考虑。

    霹雳丫的眼泪忽地又涌了出来,她泣泣地说道:我哥和我嫂子都很疼我,我从小没有父母,我嫂子更是把我当成女儿来养,我也把我嫂子当成是我妈,你知道我内心的感受吗

    霹雳丫愈说愈加伤心,泪水越流越多。

    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能体会到她内心的感受,但不知道怎么劝她才好,只好眨巴眨巴湿润的小眼,陪她难过起来。

    她突然擦干脸上的泪水,又忿忿地说:我也能体谅我哥,但他不该这么骗我嫂子,从这一点上,我就不能原谅他。

    我日,这丫怎么这么一根筋啊我有些生气地道:你不原谅你哥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让你嫂子知道这件事吗你嫂子如果知道这件事后,你知道她会多么伤心难过吗大家都在瞒着你,实际上也是怕你闹起来让你嫂子知道了,杏姐也知道这件事,她也是和我一个观点,你就不要这么执拗了,好不好

    霹雳丫不再说话,而是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去你还要去找你哥闹去老子现在真的快被她折磨成吓惊风了,奶奶的拗丫。

    不会了,我不会找他去闹了。

    那你干什么去

    我去工作总可以了吧。

    好,那你稍等。

    我急忙起身,来到脸盆架旁,拿着脸盘和毛巾去了洗手间,将毛巾浸湿涮了涮,接了一盘水,回到办公室后,对她说:妮子,来,你洗把脸再下去工作。

    她突然变得很是听话,也很柔顺起来,走了过来摘下眼镜,我急忙伸手接了过来替她拿着,她仔细地洗起脸来。

    洗净擦干之后,她伸手来拿眼镜,仔细地戴好,她看我的眼神也变的柔缓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横眉冷对,冷冷冰冰的了,我心中一暖,险些伸手将她拥进怀里。

    她临出门的时候,突然又对我道:你不要告诉我哥我知道这件事了。

    我突然欣慰起来,说道:你这么想就对了嗯我不会告诉大哥的,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她不再说话,扭头转身走了出去。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老子做思想工作还是很有一套的嘛

    但当天晚上,满江大哥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大聪,妮子是怎么了

    啊大哥,她怎么了

    妮子也没有回家吃晚饭,刚才回来了,一句话也不和我说,到楼上和她嫂子说了会话,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个人用品,打包拿着就走了。

    啊怎么会这样

    我也很纳闷呢,你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吗

    我懊恼地用手不断拍着额头,刚想将今天的事告诉满江大哥,突然又想起了霹雳丫今天临出我办公室的门时,对我说的那句话:你不要告诉我哥我知道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我顿时左右为难起来,只好对满江大哥说道:大哥,你不要着急,明天上班后,我问问妮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好,我感觉这段时间,妮子很是怪怪的。

    嗯,我知道了,我明天给你回话。

    扣断电话后,我不停地念叨着:奶奶的,你这个执拗的霹雳丫,你到底要干什么

    边念叨着边拨起了她的手机号码,但她却是关机了,气的老子将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