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败坏老子的名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72、败坏老子的名声

    正当我将嘴巴和舌头浸到凉水杯里消烫止疼时,响起了敲门声,我只好喊了声请进。

    门打开了,进来了两个人,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盛雪和花小芬。

    我急忙放下手中的凉水杯,站起身来热情地道: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欢迎热烈欢迎二位呵呵

    她们二人刚待和我打招呼,只见满地上都是摔碎的杯渣碎片,惊讶地问:这是怎么了

    哦,不小心把水杯掉到地上了。

    看这样子水杯不是掉在地上,而是摔在地上的。

    嘿嘿,还没来得及收拾,你们就进门了,快请坐,我打扫一下。

    我边说边跑到洗手间拿来扫帚和撮子以及拖把,花小芬从我手中接过拖把,我在前边扫,她在后边拖,配合的相当默契,很快打扫完毕。

    看到花小芬这样,我心中竟然莫名地想到,如果让花小芬来给老子当副手,也许冯文青这件事就不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了。奶奶的,李感性你丫干嘛非要把霹雳丫派过来这不是成心不让老子好过嘛如此想着,心中竟然怨气横生。

    我招呼盛雪和花小芬落座,并将沏好的两杯茶放在她们面前,我也周吴郑王地坐在她们对面,准备好好交谈交谈,老子这人很是怀旧,也很是想念她们。

    盛雪刚待开口,花小芬惊讶地问道:大聪,你的嘴巴怎么了

    经花小芬这么一说,盛雪才注意到,也很是惊讶地问道:对啊,怎么弄的呀

    嘿嘿,刚才不小心,喝水的时候被烫了一下,不要紧的。

    怎么这么不小心盛雪说。

    你可烫的真是个地方。花小芬说。

    嘿嘿,你们两位今天怎么过来了

    盛雪道:我和阿芬要到省人寿保险公司去一趟,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先过来和你坐会儿。

    我发现她们两个的脸色似乎很是沉重,尤其是花小芬更是沉重的犹如阴天,我刚待开口问,只听盛雪又道:昨天上级行的检查组到我们城东分理处去了。

    检查组

    嗯,检查组。

    我忽地意识到了什么,忙问:检查组的组长是谁

    黄超。

    我心中一沉,怪不得她们两个脸色这么沉重,原来那个狗日的超难缠去了城东分理处。想到这里,我问道:是不是你们那里也被检查出问题了

    问题倒是没有查出什么,但黄组长给我们开了个大会,而且是全分理处的人都参加的,在会上他通报了你的情况。

    我的情况他通报了我的情况

    嗯,说的你很难听,都快让我们下不来台了。

    操他妈的,这个狗日的,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当着盛雪和花小芬的面破口大骂起来。

    花小芬白了我一眼,啐道:人家是上级行检查组的组长,你才是个小小分理处的主任,你和人家顶着干,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嘛

    盛雪也道:大聪,这件事你可做的不对,有点儿过火了。

    你们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逼问我的,简直就是在审问一个犯人,屁大点事,抓住老子的小辫子不放了,这个王八蛋。

    花小芬忿忿地道:你不会不让人家抓住小辫子啊你这可倒好,那个黄超还要去检查好多分理处,他会检查一路败坏你一路,你吕大聪可就成了名人了。

    盛雪忙对她说:阿芬,不要这样说啊。

    事实本来就是这样嘛,他昨天在会上不是说要以汉正分理处为典型,以吕大聪为反面教材,要给每个分理处好好地上一课,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以示警戒。

    我一听,整个人都懵了,心中狂骂起来:日你奶奶的超难缠,你这是给老子使阴招,你这个龟孙是要把老子的名声搞臭啊。

    我不由得忐忑不安起来,超难缠这么败坏老子,老子还真的不好对付。超难缠这个外号果真不是白叫的,这个狗日的算是在老子的职场生涯上设置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盛雪道:大聪,我们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和你说这件事。我看你去和黄超道个歉,免得再节外生枝。

    他那种人,我就是和他道歉,也是无济于事的,随他去折腾吧。

    花小芬着急的说:盛主任都和你说了,你还是去向人家道个歉吧,赔个不是,说说软话,你别不放在心上,这可不是件小事,影响太坏了。

    我低头沉思起来,这件事让老子这段时间很烦,我现在如果说不去,盛雪和花小芬肯定还得劝下去,尤其是花小芬,很有可能会和我吵起来。如果说去,那也不是简单的事,想起那个超难缠的豆芽样和太监样,老子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只好对她两个说:嗯,我知道你们这是为我好,这件事让我好好考虑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