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一报还一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73、一报还一报

    等盛雪和花小芬走了后,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苦苦思考着,要是让超难缠这么难缠下去,还真不是个好事,老子在职场上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弄不好就会毁在这个孙子的手里。看来盛雪和花小芬说的对,老子还真得去向超难缠道个歉才行,不然,老子真的就成了反面人物了,不是胡汉三也是黄世仁。

    老子去向那个狗日的黄豆芽兼死太监去道歉,那也没什么,老子的脸皮本来就厚的出奇,死不要脸地硬去和他赔不是,估计他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但是效果会是怎样呢

    再想想吧是要好好地想想了老子从步入社会,进入职场之后,曾经遭遇过希特勒崔有矛和那个小支行的行长的排挤,但老子福星高照,不但没收到任何损失,反而一路攀升,走到了现在。但这次不同了,超难缠毕竟持有尚方宝剑,老子隐隐约约感到这次的这道坎,无论如何也是不好迈了,既然不好迈,那就滚他娘的,顺其自然,得过且过吧,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当一天jb主任就jb一天。

    如此一想,心中反而轻松了很多。

    这一轻松不要紧,问题又来了。刚才盛雪和花小芬来找我,我的精力全部集中在了那件事上,没感觉到嘴巴和舌头被烫的疼痛。现在一放松,立马感到疼痛难忍。急忙又举起那个凉水杯来,将嘴头子和舌头又伸了进去。

    奶奶的,都说人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我看人倒霉了喝热水也烫嘴。

    想想这真是该着倒霉,想当日霹雳丫的日吻给了我,而我却贪婪地把她的嘴唇给亲破了,现在为了她,我的嘴唇也被结结实实地给烫了一下,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当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连舌头也跑不了。

    就在这时,熟悉的脚步声响起,霹雳丫走了进来。

    她拿着一个单子来找我签字,我狼狈地一手举杯继续浸凉着嘴巴和舌头,一手拿起笔来,连看也不看,直接在上边签了字。

    霹雳丫奇怪地问道:喝水有你这样喝法的吗

    我翻眼看了她一眼,没有顾得上吱声。

    她又道:你老是把嘴巴放在水杯里干什么

    我白了她一眼,仍是保持原有姿势。

    她道:你怎么不看看我给你的是什么单子就签字了

    我不厌其烦,只好放下水杯,问道:什么单子

    哎呀,你的嘴怎么了她惊奇地问道。

    这都是拜你所赐,被热水给狠狠地烫了一下子,哼。我说着说着感觉又有些疼痛,只得又举起水杯来,继续浸凉。

    拜我所赐你挨烫关我什么事

    我懒得回答她,将头扭向了一边。

    她扬了扬手中的单子,说:这可是请假条,你签字就生效了。她边说边扭头转身向外走去。

    我一听,急忙放下水杯,问道:请假条是谁的请假条

    我的请假条。

    你请假干什么去

    我请假出去散散心。

    我一听顿时大急特急起来,忙道:刚才没看就签字了,我再看一眼。

    你签过了还看什么就是一个请假条嘛。

    我沉住性子,尽量缓和地说:我再看看嘛,一旦上级行再来检查,我也好交待嘛。

    不用,请假条是要交给宋珍保管的,这个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

    你让我看一眼又能怎么了我签过字的单子都不知道是什么,你不是又要让我犯错误嘛。

    好,那你看吧。她边说边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上边的请假日期竟有半个月之久,我二话不说,瞬间就把她的请假条给撕了个粉碎。

    霹雳丫大怒道:吕大聪,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刚才签字没仔细看是什么内容,现在看清了,我不同意你的请假,更不会在上边签字,但已经签了,我也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撕掉你的请假条了。

    她气恼地道:你,吕大聪,你怎么这么无耻

    我更加恼怒地道:霹雳丫,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定论,这个时候你请假,你这不是添乱吗

    我请假是我的个人权利,我这是请的公休假。

    是你的个人权利不假,但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

    凭什么就凭我目前还是主任。

    屁。

    靠,我没想到霹雳丫竟然爆起了粗口。这丫一爆粗口,接下来就会大发霹雳之怒,我只好耐住性子说:妮子,现在是非常时期,非常时期就要非常对待,这还要用我多和你解释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处境你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