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不可理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83、不可理喻

    听霹雳丫这么说,我不由得怒道:我见过很多拗的人,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拗的。

    她看我怒了起来,比我更加怒道:吕大聪,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往前探了探,不解地问道:你说什么这一切的一切是我造成的

    对,就是你造成的。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话语里已经有了哭音。

    你不回去看你嫂子,是我造成的

    她泪光闪闪地看着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提高嗓门道:你不回你哥家,也是我造成的

    她又点了点头。

    你哥和冯文青相爱,难道也是我造成的

    他是跟你学坏的。

    霹雳丫,你她奶奶的别乱咬人,我和你哥认识就是通过冯文青才认识的,我和你哥成为哥们之前,你哥就和冯文青相爱了,这管我屁事

    她不再说话,也不点头,更不摇头,只是用泪眼怨恨地看着我。

    你不回你哥家,不回去看你嫂子,更不管我屁事,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干嘛都怨到我身上你想冤枉死我

    吕大聪,你再说我就扇你。

    我急忙往后撤了一步,撤出来的距离,足够她抡起胳膊来也也够不到我。为了防止她跳起来轮胳膊,我又往后撤了一大步,这才放心下来。

    不能再往下说了,这丫不但正处在气头上,还哭起了鼻子,再说的话,她真的会和老子动武。

    我不吱声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她幽幽怨怨,愤愤恨恨地说:吕大聪,你不要脸。

    我怎么不要脸了

    你和我相处的时候,你已经和冼梅在好,冼梅那边你还没扯清楚,你又和康霄茗相爱了,你这是不要脸是什么

    这丫又在重提旧事,揭老子的伤疤,我恼怒无奈、黯然失色地看着她不语。

    我一直认为我哥是最优秀的,最完美的,我还劝他不要和你这样的人交往,他不听。原来原来我哥也是这样的人,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哥会和你是一路货色,怪不得他不听我的,继续和你交往,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听她说的话,似乎句句在理,我竟然无法反驳,只是傻了般地呆呆看着她。

    你看看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干的什么,喜新厌旧,没有责任感。正因为你,我才无法原谅我哥,也正因为你,我才更加痛恨我哥。我嫂子本就很可怜,我哥还这样对待她。就像你当日对待我一样。

    无奈之下,我低声说道:你这是扯的哪里跟哪里啊我都听的稀里糊涂的。

    吕大聪,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也有些急了,嗓门大了起来:你哥对你嫂子怎么了我又对你怎么了你凭什么说我对你就像你哥对你嫂子一样

    她几近竭斯底里了起来,嗓门高的吓人:吕大聪,我冤枉你了吗你既然和冼梅相好,又和康霄茗相爱,那你干嘛还要亲我

    晕,狂晕,我险些被她这句话给击倒。随着她的话音落地,我想起了我和她热吻的时候,那是她的日吻,就是那一次,我把她的嘴唇给亲破了。

    我懊惭羞愧地垂下了头颅。

    吕大聪,你就是不要脸。

    她的嗓门高的不能再高了,几近岔气,震得我的两个耳朵嗡嗡直响。

    她恼怒气愤之下,呼呼喘气了粗气。

    我站着一动不动,等她呼吸均匀了些,我哑声说道:妮子,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再说这些了。

    凭什么不说你不是要找我好好谈谈吗那咱们就好好谈谈,把心窝子里的话都说出来。

    妮子,我要找你谈的是劝你回家。

    但我要找你谈的是我刚才说的那些。

    那些就不要再说了。

    那些要是不谈透,我们就免谈了。

    我突然有些失控地大声吼道:霹雳丫,你到底要怎样才行冼梅走了,去了香港。康霄茗去了,到了另一个世界。你还要谈什么谈

    吕大聪,是你先伤的我,你伤的我连死的心都有她说着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怒火中烧,哀痛悲伤,又吼着道:走的走了,去的去了,都已经不可能成为现实了,你老是提这些干什么

    你能做得,我就说不得吗

    说不得,有些事就是只能做不能说。

    吕大聪,你不要脸。

    我就是不要脸了,怎么着吧

    她被我气的浑身颤抖,极度愤怒之下,已经说不出话来。

    屋里出现了可怕的寂静,我和她都不再说话,都被气的只剩下喘粗气的份了。

    过了很久很久,霹雳丫突然幽幽地说:算我倒霉,遇到了你这么个混蛋。

    你说我是个混蛋

    你就是个混蛋。

    你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