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不能再隐瞒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87、不能再隐瞒她

    霹雳丫已经泣不成声,只知道哭,我把她搀扶到走廊的连椅上坐下。

    我走进满江大哥,低声问他:大哥,嫂子这次的病情怎么这么重啊

    以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但都逢凶化吉闯过来了,但愿这次也能平安无事,哎

    大哥,别着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种事急不得的。

    满江大哥看了眼坐在连椅上哭泣的妮子,又叹了口气。

    医护人员正在屋里紧张忙碌地抢救着满江嫂子,我们在外边的人能做的就只有耐心的等待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部分医护人员都走了出去,只剩下两个女护士在屋内观察着。

    领头抢救的那个男医生和满江大哥很熟,他对满江大哥说道:满江,弟妹这次的情况不太乐观,现在情况基本稳定下来了,但还要观察一段时间,我留下两个经验丰富的护理人员来照料她,有什么情况,我会立即过来的。

    末了,他又嘱咐满江哥道:记住,千万不要让弟妹再过于激动了,一定要慎重。

    嗯,我知道了。

    等医护人员走后,满江大哥轻轻走了进去,保姆也跟着走了进去,霹雳丫已经快速走到我身边,我和她也一起走了进去。

    只见满江嫂子脸色苍白,似乎睡的很沉。

    其中一个女护士看我们都进去了,立即小声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患者还处于昏迷状态,有什么情况,我们随时会叫你们的。

    听到这里,满江大哥便急忙打手势让我们都出来。

    又回到走廊后,霹雳丫终于忍不住了,她问满江大哥:哥,我嫂子的病怎么突然之间加重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妮子,你嫂子的病已经很多年了

    满江大哥和霹雳丫说话的时候,表情很痛苦,眼神中包含着浓浓的自责和愧疚。

    霹雳丫六神无主地病房门口走来走去,神情焦急,不时地往屋内看去。

    满江大哥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立即跟着他来到走廊尽头没人的地方,满江大哥低声缓缓地对我说:大聪,春节的时候,我陪你嫂子在海南住了那么长时间,她的病情好了很多,近期妮子不回家,她天天挂念着她,心烦意乱,好多事都赶到了一起,哎

    现在没事了,嫂子醒了之后,看到妮子心情就会好起来了。

    大聪,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怎么了大哥。

    这段时间,妮子和我闹的不可开交,我多次扪心自问,我的确对不起我妻子,我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把隐瞒她的事都告诉她了。

    大哥,你把你和冯文青的事告诉嫂子了

    满江大哥痛苦无奈地点了点头。

    大哥,你糊涂啊,你怎么能把这些事告诉嫂子呢嫂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妮子不回家她本就心烦,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把你和冯文青的事告诉嫂子呢

    满江大哥表情痛楚,眼睛湿润地说:大聪,我和你嫂子是北大的同班同学,我和她的感情很深,我从来没有欺骗过她,更没有隐瞒过她什么,我和冯文青的事是我第一次欺骗她,也是第一次隐瞒她

    他长叹了一口气,又缓缓说道:都说夫妻呆的时间久了,就会有心灵感应。昨晚她不停地询问我有什么事瞒着她,我对她说没有什么事瞒她,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她根本就不听。还问我妮子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是不是妮子出什么事了我说没有,妮子出差还没有回来。她说妮子就是出差的话,也该给她打个电话,并说我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并且开始赌气不吃饭因为冯文青的事,我本来就感觉对不起她,我再欺骗她隐瞒她,更对不住自己的良心,万般无奈之下,我都对她说了

    大哥,你也很是为难。

    哎这也是无奈之举,不说对不起她,说了她又承受不住。

    说到这里,满江大哥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我昨晚和她说了之后,她就开始哭,哭了一宿,今天早上病情开始加重,劝她来住院,她说什么也不肯。我只好把医生请到了家里,在医生的劝说下,这才来住的院。

    我有些埋怨地说:大哥,你就不该把你和冯文青的事告诉嫂子。

    大聪,你不了解你嫂子,她已经觉察出我有事瞒她了,如果不告诉她,她会更加生气伤心的,我也会受良心的谴责。

    我沉思片刻,很是理解地说:大哥,你也不容易,这种事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与其这样,还不如说出来,对嫂子是一个交代,对你也是一个交代。

    满江大哥无奈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