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黑牡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七十九、黑牡丹

    我来到一个空着的小方桌旁坐下,等待烤熟的牛下货。等吃完牛肉牛鞭,再美美地睡上一宿,明天就恢复阳气了,再也不害怕美女了。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此话当真不假。老子刚想到这里,忽地旁边传来一声叫喊:吕大聪。

    要是叫小吕,我可能不管不问,毕竟同姓的人太多了。但叫吕大聪的除了老子还能有谁

    扭头寻去,只见一个风情万种的黑衣女子,双手叉腰,右腿弯曲一颠一颠的,嘴角抿的紧紧的,性感无比,用挑逗的眼神正放浪形骸地看着我。

    仔细一看之下,大晕特晕,心中更是大骇。

    d,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老子最不需要女人的时候,女人中的顶级浪品出现了。

    来者乃名震那个垃圾大学的黑牡丹,姓方名芳,叫方芳。

    此女劲冲天,浪劲熏天。

    之精品,浪之极品。

    专以玩弄男性为人生目标。

    这丫和我同级不同系,她学的是装饰设计专业。

    在她上学期间,那个垃圾大学里凡是稍有姿色的男性,不论男教师还是男同学,都被她玩弄了个遍。

    老子鞍前马后地伺候她,她就不给偶任何机会,急的老子几欲撞墙。过了一年又一年,临近毕业的时候,老子才有机会狠狠地上了她一把。

    完事后,她竟说老子的康尚帕功夫太差,搞的老子足足半个月没有从灰暗的心情中走出来。

    最后终于想明白了,不是老子差,而是你丫太历。

    高射炮进入了无底洞,哪里还有用武之地。

    d,你这个臭丫,搞的老子险些阳萎了。

    你说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忽地遇到这么个浪货,老子岂有不骇之理,并且是大骇特骇。

    她还是那副放浪的样子看着我,她的叉腰颠腿的动作,让人看着直想做挺身冲刺动作,并且是从下往前再往上冲,像运动员跳远那样。

    就她那动作神态,她如果是个男的,用吊儿郎当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但她是女的,不能用吊儿郎当来形容,只能用b儿郎当来形容更贴切些。

    我故作深沉地凝视了她片刻,她也不过来,依旧站在那儿b儿郎当地等我回话。

    我心中暗骂了句浪货,只得起身走上前去。

    呀这不是名满江湖的黑牡丹吗怎地在这偏僻小地竟万幸地遇上了你呀

    呸,毕业分开这么长时间了,你t怎么还是这样油嘴滑舌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子就这样了,嘿嘿

    吕大聪,听说你找了个好工作,在哪里上班啊

    什么t的好工作,在一个小破支行里打杂,你呢

    本芳姑在一家装饰公司上班,都是打杂的。

    可别这么说,老子打杂是应该的,谁敢让您芳姑打杂,就他妈是狗眼看人低了。

    哈哈,你这小子走上社会,更会说话了。

    在这里交代一下,我们那个大学是个名副其实的垃圾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不像学生,倒像是社会小混混。

    同学之间说话污言秽语乃是稀松平常,要是男女同学知己了,在一起更是什么话也敢说。

    你们看我和黑牡丹之间的对话,是典型的校语。

    别人听起来可能很反感,但我们说话的当事人却是受用无比,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垃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