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温柔呵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91、温柔呵护

    一阵手忙脚乱,霹雳丫终于幽幽醒来,随着她发出一声闷泣,大家这才放下心来。

    她这是着急加痛心,又被我紧紧抱住,使她不能靠近嫂子,连急加恼以及痛心疾首之下,这才昏厥了过去。

    康警花牺牲的时候,我曾经也出现过这种情况,真的是非常危险。

    看到霹雳丫没事了,我这才回过神来,往外抽手,我被她咬的那只手臂已经麻木了。抽出来才发现,被霹雳丫咬的地方,两排牙印已经深入肉里,肉皮都翻了起来,那块肉也快被咬掉了下来,伤口处的鲜血不住往外狂涌。

    霹雳丫这一昏厥,把满江大哥更是吓的满头大汗,紧紧揽住她不敢再放手,不住地劝她:妮子,不要着急

    那个医生看到我手臂上满是鲜血,伤口已经被咬的撕裂,拽了我一把,对我说:你快跟我去包扎一下伤口。

    满江大哥也道:大聪,你快去包扎一下,我看着妮子。

    嗯,好。

    我跟着那个医生来到了旁边不远处的治疗室。

    手臂麻木过后,又是剧烈的疼痛,疼的我不住咬牙打颤。

    哎呀,怎么这么厉害那个医生边帮我处理伤口边说。

    不行,得需要缝几针才行,不然,伤口愈合不住。

    接着,他开始给我往手臂上注射局部麻药。

    老子从小就晕针,不敢看了,只好将头扭向一边,还紧闭上眼睛。

    处理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将伤口给缝合包扎好了,我受伤的手臂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

    当我再回到病房的时候,霹雳丫仍旧坐在地上,整个人失魂落魄,神情哀怨忧伤,楚楚可怜。满江大哥和那个保姆蹲在她身边陪护着她。

    我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对她说:妮子,起来,你再这样,你哥会更加难过的。

    她眼睛已经哭的红肿了起来,眼睛无神地看了看我。霹雳丫现在就像是一只落单的受伤的小鸟,需要温柔呵护才能恢复过来。她从小无父无母,她把她嫂子当成自己的亲妈来看待,她嫂子这一去世,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只能是慢慢来劝导才行。

    我伸手搀住她,柔声道:妮子,不要坐在地上,起来

    我边说边用力搀她,霹雳丫很是乖顺地站了起来。

    我看着满江大哥和保姆均呈诧异的神色,不用问,刚才他们肯定是劝了半天,霹雳丫没有什么反应。看我一来,就把霹雳丫从地上给搀扶起来了,不诧异才怪。

    满江大哥俯在我耳边,轻声对我说:大聪,妮子就交给你了。

    我冲他点了点头,说道:大哥,嫂子的后事需要你去办理,你去忙你的去。妮子,你交给我就行,放心吧

    满江大哥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眼睛红红的,神情憔悴不堪,好似梦游一般,嫂子的去世,对他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打击。

    当我搀扶着霹雳丫快要走出房门时,她突然缓过神来,瞬间就挣脱开我,转身向回走去,来的床边坐了下来。

    我紧跟着走了回来,问道:妮子,你这是干啥

    她低头默不作声,我又接连问了几声,她才轻道:我要在这里陪我嫂子

    晕,狂晕,这丫又开始上执拗劲了。她的执拗劲我多次领教过,只能智取,不可硬来,硬来只能是适得其反。

    我索性搬了个凳子坐在她身边。

    此时满江大哥已经走了,保姆也站在旁边陪伴着我和霹雳丫。

    过了好大一会儿,我对霹雳丫道:妮子,我们该走了,这里是病房,还有新病人要住进来,我们在这里不合适的

    霹雳丫不说话,对我说的话浑若没有听见一样,我只好住嘴,再说下去的话,她会蹙眉恼怒的。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女护士推着一个小推车走了进来,看那样子是要整理床铺。

    她进门看到我们还在这里,说道:你们该离开了,我要打扫卫生了,等会还要有病人住进来。

    我立即站起身来,霹雳丫怔了怔,她虽然很是执拗,但她却很讲道理。我伸手一搀她,她就缓缓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床铺,红肿的眼中又掉下了几滴伤心的泪,我急忙搀着她向外走去。

    出来房门,来到走廊上,我轻声对她说:妮子,我们回家吧

    她不说话,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搀扶着霹雳丫在前,保姆在后,向楼下走去。

    当我用小qq载着霹雳丫和保姆回到满江大哥家的时候,满江大哥刚刚从他上班的大学里回来。我这才知道,满江嫂子虽然常年卧床不起,但她的工作关系却是和满江大哥在一所大学里。

    进门后,霹雳丫不说一句话,直接上了二楼,走进了满江嫂子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