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5、担心妮子-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95、担心妮子

    我对保姆说:你照看一下大哥,我上楼去看看妮子。

    嗯,好的,你去吧。

    我缓缓向楼上走去,我的心情很是沉重,不知道怎么劝解霹雳丫才好。本来在医院时,满江嫂子在临去世前交代她,让她不要再怪她哥,她也答应她嫂子了。但刚才满江大哥的那一番话,都被她听到了,尤其是让她知道了她嫂子昨晚伤心地哭了一夜,这让她无论如何也是接受不了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来到满江嫂子的卧室门口,只见霹雳丫正趴在床上,暗自垂泪。

    我轻轻走了过去,低声道:妮子,嫂子已经不在了,不要再闹了,你哥心里比你还要痛苦。

    她不说话,将头扭向了一边。

    妮子,你不要趴着了,起来吃点饭去,你晚饭还没吃呢。

    她摇了摇头,仍是不说话。

    妮子

    我刚又说了个妮子,她不耐烦地说:出去。

    妮子

    你出去,让我静一会儿。

    我只好住嘴,不再说话了,轻手轻脚地退了出来。

    保姆看我下来,问我:妮子怎么样了

    我无奈地说:妮子把我给撵出来了。

    哦,过会儿我上去看看。

    嗯,好,不能再让她这么个哭法了。

    哎,主要是妮子和她嫂子的感情太深了。

    我知道,她把她嫂子当成亲妈来看待。

    妮子这段时间不回家,她嫂子天天念叨她,想她挂她,饭都不好好吃了。

    哎,我也没有想到嫂子和妮子之间的母女情结会如此之深,如此之浓。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保姆上楼去了,但很快就退了下来。

    她悄声对我说:妮子已经睡着了。

    嗯,那就让她多睡一会吧。

    人在痛哭流涕之后,身心都是十分疲惫疲乏,往往在混混沌沌之中就会迷迷糊糊地沉睡过去,霹雳丫就是这种情况。

    过了一会儿,我对保姆道:你上去陪妮子去吧,你也休息一会儿。保姆点了点头,又给满江大哥倒了杯热水放在茶几上,这才上楼去了。

    我倒在长沙发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当真是世事无常。

    我这一放松下来,感觉全身累的就像散了架一般,整个小体更像是面条,不知不觉中呼呼睡了过去。

    一阵轻微的响动把我惊醒了,我睁眼一看,只见保姆正在收拾茶几上的杯盘筷,我立即坐了起来。

    只见满江大哥还在沙发上昏睡,我轻轻问保姆:妮子醒了吗

    后半夜的时候醒了,这刚刚又睡下了。

    哦。

    我看了看窗外,此时天色已经微明。

    保姆收拾完卫生之后,又去做早饭了。

    我轻手轻脚洗漱完毕,保姆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

    霹雳丫在楼上仍是没有动静,现在这个时候,能多让她睡一会儿,我就感到特别踏实。我扭头看了看满江大哥,他也是未醒。

    我招呼保姆坐下赶紧吃饭,昨晚我就吃了几口佳肴,现在已经快要把我饿昏了,保姆也是同样,昨晚她也没有吃饭。

    吃完早饭,我对保姆说:妮子醒了之后,你告诉他,我去上班了。尽量不要叫她,让她多睡一会儿。

    保姆点了点头。

    从满江大哥家出来,我急匆匆往单位赶。近期之内,霹雳丫无法来上班,我必须要盯好岗。

    我赶到单位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每天早晨例行的晨会。老子对这jb晨会深恶痛绝,要不是狗日的超难缠过来检查了那一次,闹的动静这么大,老子到现在也不会参加晨会的。现在是硬着头皮参加,不参加不行,再被检查出一次来,那可就没有任何狡辩的余地了。

    开是开,但能缩短就尽量缩短,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长话短说,长屁短放,无话无屁,立即清场。

    老子本就精疲力尽,身心憔悴,宣布了一下温副主任近期无法来上班,营业室的工作暂时由宋珍代理,就立马宣布散会。

    我算了算时间,整个晨会只有半分来钟,老子算是开创了晨会最短的先河了。

    散会的时候,有几个同事问我胳膊怎么了我只好说摔倒蹭破了点皮,立马抽身上了楼上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给李感性打电话,满江大哥那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如果不及时和她说一声,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怪罪我,满江嫂子毕竟是她的师母啊

    李感性接到电话后,大吃一惊,忙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是昨天晚上的事。

    你昨晚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时光为了照顾妮子了,还有满江大哥,什么也不顾上了。

    我现在马上过去。

    杏姐,你去了好好开导一下妮子,她现在不吃不喝,都快把我急死了。

    嗯,我现在就担心妮子过不去这个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