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媚眼流波浪无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八十、媚眼流波浪无边

    方芳外号黑牡丹,但她自称是芳姑。

    牡丹又叫鼠姑,方芳认为黑牡丹太过俗气,因此就从她的真名和鼠姑中各取了最后一个字,合并自称为芳姑。

    也别说,这丫不愧是学装饰设计的,连t别号都是独树一帜,让人听着耳目一新。

    我和她当面自称老子,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初次在她面前自称老子时,这丫用她那又尖又硬的皮鞋回敬了我的屁股一下。让老子好几天都不敢坐下,淤青了好大一块,屁股一挨座就钻心的疼。d,最毒莫过妇人心。

    我那时称她为妇人,可能都是高看她,这丫估计在初中时就已经是个妇女了。

    她的少女时代肯定是短之又短,短的没法再短了,估计最多也就是小学的那么几年。d,也可能小学时就已步入妇女行列了。

    要是在幼儿园呢没法再想了,要是再想,这世界就真的没有真理了。

    毕竟大多数的男爷们寻找c女的目光都盯在幼儿园里,不能连他们的这点儿可怜的幻想也给抹杀了。

    伤风败俗,这丫是伤风败俗的典范。

    d,她要是在古代,肯定不止一次地去骑木马,估计出门就得骑上。

    芳姑,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刚刚搬到这个小区来住,今天闲的没事,就出来想吃个烧烤。d,她说这些话,我听得格外刺耳,不是每句而是每个字都好像是针对老子来的。要是前一段时间,碰到她,她也这么说,老子的口水非立即流出来不可。但此时此刻听她这么说,我心中竟突突直跳。这丫所说的小区也是老子所住的小区。

    脑中电闪般这么想,表面却是不动声色,温文尔雅地说:太好了,来,芳姑,今天小弟我做东请你吃烧烤。

    哈哈,怪不得本芳姑今天下午左眼皮一直在跳,估计是有喜事。没想到是碰到你这小子了。哈哈,真t准。

    我心中叫苦不跌,真担心这丫吃完烧烤后再如狼似虎地摧残老子一番,老子明天就别起床了。

    但仍是强打精神极力应付眼前这个难缠的黑牡丹。

    这时,我要的牛肉、牛蹄筋、牛鞭等等的东东都上齐全了。

    我又让黑牡丹点了一些她爱吃的东东,又要了几瓶啤酒。

    当她看到我要的大个牛鞭时,故意瞪着一双色眸,显得很是好奇,仿佛不知道这是什么东东。

    吕大聪,你这是要得什么

    d,你这丫真是个马蚤之货,劲冲天,什么鞭你没见过啊你这不是故意引诱老子吗心中如此想,嘴上却说:黑牡丹,你不是经常受用这东东吗

    你t敢揩本芳姑的油,想吃豆腐也不找对地方。我怎么经常受用这东东了我又不是母牛,哈哈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再色的男人遇到女色鬼,保证色不起来,想色也没地儿,这叫一物降一物。

    在这里顺便奉劝那些清纯贞烈的奇好女子。一旦遇到色狼,你要比他更色,比他更狠,保证让色狼立马阳萎,自行逃遁。

    黑牡丹这一席话,让能言善辩的我哑口无言,只有洗耳恭听的份了。

    这丫利用牛鞭大作文章,勾的老子心里暖的。

    这丫的确是猎男高手,定力再强的男子遇到她也会蠢蠢欲动的。

    即使被阉割的太监也有可能在她的召唤下生出小嫩芽芽来。

    柳下惠遇到她估计也会变成柳上惠。

    西门庆遇到她估计立马就能变成西门栓,栓住就像狗拉秧子那样,必须用粗大板子砸,砸半天砸开就不错了。

    这丫比潘金莲还荡,比赵飞燕还浪,真t是个又荡又浪的黑牡丹。

    落了户口的马儿见了这个又荡又浪的黑牡丹,只能是一声长嘶,就地打滚逃之夭夭。

    这丫边和老子吃烧烤喝啤酒,边眉浪眼,举止下流,语言轻浮地左勾右引干瘪的我。意思很明白,赶快吃,吃完了之后,赶快去上床。

    我心中暗暗打定主意,随你怎么招蜂引蝶,老子既不当蜜蜂也不当蝴蝶。

    来个岿然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像不谙世事,不懂风情的雏子,装愚卖傻起来。

    她很是吃惊地看着我,不相信地说道:

    吕大聪,你t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怎么不像以前那样了以前就像一个大馋猫天天跟在本芳姑的屁股后边嚷着上床。今天你怎么这个衰样子了哈哈,我知道了,要么你阳萎要么你被抽干了。

    这丫是厉害,媚眼流波浪无边,洞若观火,洞察秋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