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冯文青的电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02、冯文青的电话

    今天上午本想在办公室好好地睡一觉,没想到却让老子来开这个jb质询会,ctnnd,老子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身心憔悴到了极点。

    回到分理处后,狼吞虎咽吃了点午饭,将办公桌上的电话线拔了下来,又把手机关机,省得上级行那帮狗日的龟孙再来烦扰老子。

    老子现在什么也不管,安心睡觉是最重要的。

    躺在沙发上想到霹雳丫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很是牵肠挂肚,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深睡状态。

    哼哼唧唧中一觉醒来,却是快到下午下班的时候了,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感觉小体不再那么疲乏了,洗了把老脸,感觉精神也抖擞了很多。

    在办公室踱了几个方步后,这才想起将办公桌上的电话线按上,把手机也打开。

    手机刚一打开,就吱吱地叫了起来,一连串的提示音响个不断,我仔细一看,在我睡觉期间,竟有同一个号码拨打过我的手机十多次。

    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心想肯定是上级行某个狗日的又要找老子,边骂骂咧咧边将这些来电提示内容全部删除,并认真记下了这个号码,以后这个号码再给老子打电话时,老子是坚决彻底地不接的。

    就在这时,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我瞄了一眼来电显示,大吃一惊,固定电话上显示的号码,就是今天下午拨打过我手机十多次的那个号码,由于我刚刚记住了这个号码,因此便一眼看了出来。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接,足足响了好几分钟,既恼人又烦人的电话铃声才消停了下来。

    我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办公电话的铃声刚刚戛然而止,我的手机却又吱吱地叫了起来,我一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竟然还是那个号码,气的老子直想把手机爆摔在地上。

    lgbd,你有耐心你就打下去,反正老子是不接。

    主意打定,任它响个不停,老子照常宁静。

    对方不依不饶,直到打的我的手机几乎都快跳起来了,方才止歇。

    我站起身去上厕所,刚出房门,就听到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起来了,我索性也不管是谁来的了,直接去了厕所。

    不慌不忙,将小便排尽,回到办公室后,桌上的电话仍旧在响。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t的到底是谁看样子不接的话,对方会一直打下去的,还让老子清静不操。

    我气恼地摸起电话来,没好气地问:谁啊

    对方似乎比我更加着急,问道:你是是吕大聪吗

    对方虽然很是着急,但语气似乎很是怯怯的。我仔细一听,对方是个女的,但没有听出是谁来。

    我仍是没好气地说:我就是吕大聪,请问你是谁

    我我是冯文青。

    她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我却感觉是如雷贯耳,直接把我从坐姿给震成了站姿,我忙不迭地说:哦,原来是你啊

    嗯,是我。

    这个号码就是你的手机号码

    是的,这还是原先的那个手机号码。

    哦,我换手机了,没有保存原先的号码。

    哎呀,找你找了大半天。

    哦,对不起啊你这么着急找我干嘛

    冯文青说话的声音一直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她缓缓问道:大聪,你满江哥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从前天晚上给他打手机就一直打不通,都快把我急死了。

    我用手猛拍了一下脑门,心中暗道:满江嫂子的事她竟然还不知道,满江哥怎么也没有和她说一声呢

    我急忙回道:满江哥那边的确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

    冯文青一听顿时更加慌急起来,声音都变了,颤抖着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满江哥没出什么事,满江嫂子出事了。

    啊她怎么了

    满江嫂子病故了,昨天晚上去世的。

    真的

    真的,这种事我能骗你吗这是真的,昨天晚上在医院病世的。

    冯文青听到这里,沉默了起来,过了不一会儿,竟低声嘤嘤地哭了起来。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的语气非常沉痛地说:她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边说边又哽咽了起来。

    满江嫂子病了好多年了,谁也不想这样,但也没有办法,哎

    冯文青突然问我:我是不是该过去看看

    我急忙回道:不要啊,你不要过去,你现在需要安心静躺,不能随便走动的。再者说了,你去了也不太合适的,满江大哥和他妹妹此时正处于极度悲痛之中,满江嫂子的娘家人也会来的,你千万不要过去。

    冯文青无奈地说:我知道我现在活动不方便,不敢随便走动。不过,我真的想去看望一下

    我劝她道:你在家好好躺着不要乱动,就是对满江大哥最好的安慰了,别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