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揩抹干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05、揩抹干净

    谭嫂想笑没敢笑,赶忙过来把霹雳丫的手拽开,道:妮子,大聪又不是故意的,打扫一下就没事了。

    奶奶的,这个霹雳丫是腊月生人,就爱动手动爪,下手也没个准头,疼的我呲牙咧嘴,倒抽凉气。

    看到谭嫂弯腰低身要去擦抹汤汁,霹雳丫道:谭嫂,你不要管,让他自己打扫。

    谭嫂一愣,我急忙伸手从她手中接过抹布,自己动手揩抹起来。擦了好大一会儿,竟然还是油光锃亮,污浊面越来越大。

    霹雳丫又训斥道:你别光这样擦,去拿清洁剂来,用清洁剂擦。

    清洁剂在哪里

    自己找去。

    我刚待起身出去,谭嫂已经从外边走进来了,她手里拿着一瓶清洁剂。原来刚才我揩抹的时候,谭嫂已经出去找清洁剂了。看来谭嫂和霹雳丫她们两个长期照顾满江嫂子,已经达到了十分默契的程度。

    我伸手接过清洁剂来,仔细地又擦抹起来。

    霹雳丫转身走开,又去整理满江嫂子的遗物。

    我揩抹完毕,刚站起身来,霹雳丫回头没好气地对我道:端着包子到楼下厨房吃去,别在这里捣乱了,真是的。

    我灰灰溜溜地端起那盘包子刚要出门,只见李感性已经站在了门口。

    杏姐,你啥时候上来的

    李感性嘴唇含笑,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对霹雳丫道:妮子,吕大聪这还没过门,你就开始虐待他了

    我嘿嘿而道:杏姐,她要再这样对待我,我就去妇男协会告她去。

    李感性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霹雳丫看到李感性来了,欣喜地迎上前来,伸出双手握住李感性的手,甜甜地道:杏姐,你啥时候过来的

    来了好大一会儿了,和几个同学一块过来的,刚把她们送走,我上来看看你好点了嘛。

    好多了,谢谢杏姐

    我问道:杏姐,盛雪也走了

    嗯,她和那几个同学一块走了。

    杏姐,你们聊,我下去看看。

    霹雳丫拉着李感性向屋里走去,我端着那盘包子向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客厅,看到大部分客人都走了,尚有几个客人还在和满江大哥轻声交谈着。我来到厨房,不再害怕汤汁往外喷溅了,狼吞虎咽地将整盘包子吞了下去。

    过不多时,我看到客人都走了,便来到满江大哥身边坐下。

    只见他满脸的疲惫,正仰头靠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他的两个脸颊还有些红肿,这都是昨晚自己给自己扇的。

    又过了一会儿,满江哥叹了口长气,缓缓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看到我坐在他身边,问道:大聪,妮子好些了吗

    嗯,她好多了,杏姐正在楼上陪她说话呢。

    满江大哥点燃了一支烟,哑声说道:后天就该安葬你嫂子了。

    我算了算时间,道:大哥,后天正好是星期天。

    嗯,外地的人明天就要赶过来了,你嫂子的娘家人明天也到。

    嫂子的娘家在哪里

    北京,你嫂子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当日为了支持我的事业,陪我来到了这座城市,哎

    我扭头看了看周围没人,轻声对他说:大哥,你该给冯文青去个电话。

    他一愣,随之黯然说道:没有心情给她打电话。

    大哥,你就没有心情给她打电话,但她给你打电话,你也要接听一下,她很不放心你。

    怎么接要是再让妮子发现了,还不知道她会怎么和我闹哎

    妮子会慢慢想通的。

    我得先把你嫂子的后事办利索了,把你嫂子安葬好,才能去管别的事。

    大哥,今天下午冯文青给我打电话了。

    哦

    他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无奈之下找的我,我把嫂子去世的事都对她说了。

    说吧,早晚也得让她知道。

    冯文青听说之后,很是难过,她想过来看望一下。

    不要让她过来,我这里已经够烦的了。

    满江大哥说到这里,皱着眉头用力抽烟,很是烦躁的样子。

    大哥,你别着急,我已经告诉她了,不让她过来。

    你把你嫂子知道我和她的事,也告诉她了吗

    没有,我没敢告诉她,她现在也是重点保护对象,不能让她那边再出什么闪失。

    嗯,早晚也得让她知道。

    大哥,你要告诉她也得等她生完孩子再告诉她,不然,她心里会和你一样愧疚的。

    满江大哥阴沉着脸,将手中的烟蒂在烟灰缸里狠狠转了几个圈才掐灭。

    大哥,你给冯文青回个电话吧,安慰一下她,让她别再为你牵肠挂肚了。

    不用了,我真的没有那个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