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口吹香气-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14、口吹香气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霹雳丫如此开心地笑了,本来看到她笑,我该特别高兴,但看到她眼中的泪水不断往下流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竟陪着她小眼湿润了起来。

    我低声劝道:妮子,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要压抑自己。你这又哭又笑的,我看了心里很是难受。

    她听后,笑得更是灿然,但眼泪流的却是更多了,我不忍心看下去,只好低下了小脑袋。

    她柔声说道:我现在是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哥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后代了,难过的是我嫂子看不到这一切了。

    说完,咕咚一大口将杯中的剩酒全部喝干,随后,她举着空酒杯对我说:来,你也喝干。

    妮子,我的酒量有限,要是再全部喝进去,我就喝了半斤酒了。

    讨厌,不要败兴好不好大不了喝醉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仍是犹豫着到底是喝干还是呷上一小口,霹雳丫又道:吕大聪啊吕大聪,你有时候很痛快,有时候却又很墨迹,有时候雷厉风行,有时候却又婆婆妈妈的,切。

    我被她一激,再也不管不顾了,端起酒杯来,一下将大半杯子酒全灌进嘴里,咕咚一声全部吞了下去。由于喝的太急,酒水急流而下,竟呛了一下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笨,喝个酒也能被呛成这样。霹雳丫边说边站起来,给我倒了一大杯茶水,我急忙端起来,咕咚咕咚灌进去了多半杯,方才止住了咳嗽。

    喝水呛着了难受,喝白酒呛着了更加难受,老子被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我不咳嗽了,霹雳丫又起身到酒柜里去拿了一瓶白酒。

    我有些骇然,忙道:妮子,咱们不喝了,我们已经喝了一斤白酒了。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情调我就今晚特别想喝酒,你陪我喝点酒又能怎么了

    看着她佯装愠怒的样子,我忙道:好,好,我陪你喝。

    自从满江嫂子去世后,霹雳丫变得很是憔悴敏感,更加彷徨无助,有时候发起脾气来就像个小孩子,我只有竭尽所能地去满足她那孩童般的任性行为。

    霹雳丫打开第二瓶白酒后,咚咚有声地又把我和她的酒杯倒满了。

    她举起酒杯来,示意我也端起酒杯,我怔怔地看着她,颇有些为难。她秀眼一瞪,鼻子一耸,嘴巴一噘,让我赶快举起酒杯来。

    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端起酒杯来,怯怯地看着她。她为了鼓励我接着往下喝,她竟主动和我碰了碰杯,啐道:快喝,一碰就是两口酒,如不快喝,我就再和你碰,再碰就是四口酒了,以此类推下去,直到把你喝趴下为止。

    看着她假装生气的俏丽样子,听着她那俏皮的话语,我忽地感觉又找到了以前的霹雳丫,而且是留冼放温之前的霹雳丫,我顿时心中一暖又一酸,酒兴忽地大发,咕咚一声就喝了一大口酒。

    哎呀,你这人还真不兴敬,你已经喝了半斤酒了,再喝可要小口小口地喝了,怎么还这么大口地喝她边说边呷了一小口酒。

    只要你高兴,让我喝醉了我也心甘,嘿嘿。我腆着老脸呵呵而道。

    霹雳丫红面含笑,笑容一闪即过,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白了我一眼,突然酸溜溜地问: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哄阿梅和阿花开心啊

    我一愣,我没有想到这丫会在此时突然说起了阿梅和阿花,心中一沉,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怎么又提她们一个去了,一个走了,干嘛老说她们

    她举杯喝了一口酒,随后抿嘴含笑,突然憋足了气,忽地微启红唇,调皮地朝我脸上吹了一口长气,似春风拂面,醇香的酒气中夹带着她的肉香,让我全身一凛,竟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霹雳丫朝我吹气的神态调皮中带着可爱,可爱中蕴满清纯,清纯中饱含任性,竟使我不由得看呆了。

    霹雳丫再接再厉地道:你现在还想不想阿梅和阿花啊

    听她问到这里,刚才她朝我吹香气时引起的那点冲动,倏忽之间跑得没了踪影,我真的有些恼怒了,忿忿地道:想又怎样不想又怎样

    听我说到这里,她突然捂嘴低头窃笑起来,我更加恼火地说:霹雳丫,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哼。

    她突然抬头俏皮地说:嘿嘿,吕大聪啊吕大聪,你还大聪呢你干脆把聪改成葱吧你就是个笨蛋,你根本就不懂女人的心。

    此话怎讲

    自己猜去。

    我让哪里猜去女人的心天上的云,我又不是孙猴子会腾云驾雾,怎么猜去

    说你是个笨蛋,你不服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