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梅花-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15、梅花

    我不服气地对霹雳丫说:你们女人哼哼唧唧的喜怒无常,谁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哼。

    她对我说道:我能在这个时候主动和你说起阿梅和阿花,说明我心里能够坦然面对她们了,不像以前那样连想也不敢想,更别说提起她们了

    我一下子读懂了她的眼神,更明白了她的心声,备受感动,心中一暖,高兴地对她说:妮子,改天我专门送你一束梅花,嘿嘿。

    送我梅花干什么

    梅花梅花,梅代表阿梅,花代表阿花,嘿嘿。

    霹雳丫听到这里,突然黯然神伤起来,幽幽怨怨闷闷不乐,我立即住嘴,顿时后悔起来,奶奶的,老子的这张破嘴,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我也直想挥动双爪,狠狠地抽自己的嘴巴子。

    妮子,我和你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我不会送你梅花的。

    她默不作声,陷入了沉思之中,秀眸中竟流下了眼泪来,我一看更加着急起来,忙道:妮子,我们来喝酒吧

    我想通过喝酒来转移她的注意力,没想到她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能主动和你说起她们来,说明我对阿梅和阿花不再像以前那么抵触了

    她说完这句话,自顾自地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大口酒,叹了一口长气,又轻声慢语地道:说是不那么抵触,只能说现在不像以前那么抵触了,但心中仍是存有点儿芥蒂,想起阿梅和阿花来,心中就不是滋味,真的是应了那句话,爱情是自私的,哎,想起阿梅来,心中就很不痛快,想起阿花来,心中既酸疼又难过。她边说边流泪,泪水越流越多。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更不知道和她说什么才好。

    她又幽幽叹道:让你忘掉阿梅是不可能的,让你忘掉阿花更是不可能的,哎我怎么能碰到你吕大聪呢这是不是就是命中注定的难道这就是我的命

    她说着说着整个人被哀怨忧伤浓浓地罩住了。

    我立即说道:让我忘掉你妮子那是更加不可能的。

    我心中烦乱,端起酒杯来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将杯中之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她柔声问道:你是不是被我说的心里很难过了

    我喷着酒气,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对,我曾经对你说过,你高兴我就高兴,你难过我就难过。你刚才很高兴,我也很高兴,你现在很难过,我也很难过。

    她眼中含泪,抿嘴一笑,轻道:既然难过,那就喝酒,把自己麻醉起来,就不难过了,也得到解脱了。

    妮子,你说的这种解脱,只是暂时的。

    暂时的也总比没有好。她说完,举起酒杯来,也是一口气将杯中之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我现在感觉酒力上涌,愈来愈烈。喝到现在,我和霹雳丫已经喝进去了斤半五粮液,一人喝了七两半,我早就超过了极限,霹雳丫的酒量虽然比我大,但她这几天忧伤悲痛过度,酒量也是大打折扣,现在她也到了极限。

    她用手支住额头,问道:大聪,我这么和我哥闹,是不是过分了

    我虽然喝的晕头转向,但舌头还算灵便,喷着酒气对她说:妮子,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她点了点头,很是无助的样子,楚楚可怜,让我看着很是揪心。

    不行,我得劝她一番,我活动了一下舌头,说道:妮子,从个性脾气角度来说,你是有点儿过分了,但也没有过分的离谱。从道义情感上来说,你一点儿也不过分,甚至说你做的很对。

    霹雳丫在酒精的作用下,眼神本来变得有些迷离,听我说到这里,精神为之一振,迷离的眼神也变得炯炯有神,炯炯中还带着丝丝惊喜,忙问:此话怎讲

    我喝了一大口茶,又活动了活动舌头,说道:妮子,你过分只是过分在个性脾气上,前一段时间,你是有些过于任性了,你过分也只是过分在这一方面。但从道义情感上说,你并没有过分,你别说只是和你哥赌气,你就是狠狠地骂你哥一顿,也不过分。

    嗯她有些不解地嗯了一声,随后问道:你现在说的怎么和你去医院之前说的对不起来

    怎么对不起来我现在说的是单指道义情感这方面。

    她点了点头,立即道:哦,好,你接着往下说。

    单从道义情感这方面说,你做的一点也不过分。因为,我们国家我们整个民族的意识形态都是以孔孟之道为主宰的,先别管什么原因,什么理由,你哥和冯文青那样,在事实上是违背了孔孟之道。你把你嫂子当成自己的亲妈来看待,为了还你嫂子一个公道,你再怎么闹都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