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内心灰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27、内心灰凉

    我进入了省烟草公司的大楼,当我来到冼伯伯办公的那个楼层时,仍旧是由那个小鸟依人般的女秘书先接待的我。

    她告知我,冼董事长正在开会,让我在接待室稍等一会儿。

    半个多小时后,我才被女秘书领进了冼伯伯那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

    进门后,我立即礼貌地道:冼伯伯,您好我又来给您添麻烦了。

    冼伯伯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呵呵,小吕,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不要这么客气,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来,快请坐

    那个女秘书给我沏好茶后就退了出去,落座后,我简明扼要地说了来找他的意思,他笑了笑,摆了摆手,道:这个都是小问题,小吕,我先问你个事。

    哦,请讲,冼伯伯。

    上次我和叶行长去李满江老师家的时候,看到你也在那里,我当时就想问你一下,但那个场合不适合谈论这个问题,今天正好你来了,咱们先好好谈谈这个事。

    嗯,好。

    小吕,你到了汉正路那个分理处后,是不是出了个事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冼伯伯就是指我和超难缠闹僵的那件事。

    冼伯伯接着道:开始我是听郭蓉说的,当时我以为是个小事,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我又在和叶行长聊天时,听他顺便提了提你这件事,我才知道你这件小事闹的动静还真不小。

    我有些惊讶,问道:叶行长也知道这件事了

    他当然知道了,他还专门过问了这件事。我已经和叶行长说了,让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冼伯伯,现在有些棘手了,我来找您就是为了把我那个分理处的业绩往上提升一个档次,提升档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应付这件事。

    事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了

    嗯,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就是从那次质询会开过之后,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

    冼伯伯听后,沉思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小吕,对于高层领导之间的事,你可能还不是很了解。叶行长虽然是你们行的一把手,但有些事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每年都要定期召开的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就是对领导干部的一种监督和制约,目的就是为了实行民主集中制,避免家长制和一言堂,换言之就是为了避免独裁领导,不能什么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我作为省烟草公司的一把手,对这方面是深有体会的。

    我静静地听着冼伯伯的话语,仔细揣摩着他话里的深层含义,冼伯伯说的很是委婉,但已经把意思都给我点明了。

    冼伯伯,我要知道事情会闹的这么大,当日说什么也不和那个检查组的组长闹僵。

    嗯,吃一堑长一智,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所以,你以后行事处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能意气用事。你不但要对你自己负责,还要对帮助过你的人负责。

    是,我现在很是后悔。冼伯伯,通过这件事,我的确懂得了很多道理,也学会了很多东西,但事已至此,世界上又没有卖后悔药的,要怪只能怪我太年轻了。

    嗯,你能有这个认识,说明你比以前成熟了。但你也要记住,做过去的事,无论对错,都不要后悔,一旦后悔,就会影响你正常的思维,就会使你对事情的发展趋势分析不透,拿捏不准,很难找对思路的。

    听冼伯伯说到这里,我顿时有种茅塞顿开,醍醐灌顶的感觉。

    大聪,既然事情已经出了,那就要想方设法去采取弥补措施,不要总是处于后悔和自责之中。

    是,冼伯伯,您说的很对

    呵呵,大聪,你现在急着要把你们分理处的业务做上去,就是一种很好的表现,抛开别的不说,业务做上去了,就能堵住很多人的嘴。

    嗯,我就是这么个目的。

    呵呵,冼伯伯当然要鼎力相助了。

    谢谢冼伯伯

    冼伯伯突然话锋一转:大聪,阿梅已经举行过婚礼了。

    实际上,从进门时起,我就担心冼伯伯和我提起阿梅,只要一提起阿梅,心中那种又疼又酸的滋味实在是太让人煎熬了。虽然有思想准备,但听冼伯伯亲口说到阿梅时,我仍是怔愣了一下,轻声低道:冼伯伯,我知道阿梅举行过婚礼了。

    嗯阿梅和你联系了

    没有,阿梅没有和我联系过,我们说好了的,从此以后互不见面互不联系,我我是听行里的同事说的。

    嗯,互不联系互不见面对你们都有好处。

    听冼伯伯的语气,他似乎很担心阿梅和我联系,更担心阿梅和我见面,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灰凉,但又不能表露出来,只好急忙端起茶杯来,借喝水之机掩饰内心的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