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一亲二抱三跪倒-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八十三、一亲二抱三跪倒

    本身和李感性颠凤倒鸾,就感觉有点儿对不住冼性感了。

    冼性感对偶实在是太好了,当然李感性对小爷也不错。

    冼性感就像烤薯条,闻着浓香扑鼻,吃起来爽口无比,需要狼吞虎咽方才解馋。

    李感性就像地瓜片,闻着无色无味,吃起来甘甜可口,需要细嚼慢咽方才尽兴。

    冼性感给老子下懿旨,老子岂有不遵之理。

    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急急忙忙向单位赶去。

    来到单位里,正是同志们中午用餐的最高峰。

    我本想先到办公室去一趟,然后再到餐厅里去和大美人一块用餐。

    刚走到办公楼下,在楼梯口处,只见冼性感嚼着小嘴,焦急地等待着我。

    我急忙走向前去,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她就气闷闷地埋怨道:

    你怎么这么拖拖拉拉的贪吃贪睡,真不愧是猪八戒的传人。

    我这不是赶过来了嘛,走,我们去用餐。我边说边向餐厅走去。

    你干吗去呀

    不是到餐厅吃饭吗

    今天中午不去餐厅了,我们出去吃,我有重要事和你商量。

    看到冼性感急辣辣的神态,我心中一沉,看来是真有事,要不然这丫不会这么焦急。

    难道难道我和她的事情被她对象发现了

    想到这里,背上冷汗直冒,双腿就像灌上了铅,有点儿举步维艰了。

    她也没有开母雷克萨斯,直接领着我来到单位旁边不远处的一座咖啡屋。

    来到二楼一个单间里,服务员递上菜单,冼性感显是比较烦躁,摆了摆手,直接让服务员上两份套餐就行了。

    我看她比刚才还焦急烦躁了,心中更加惶惶然起来。

    刚才我担心我和她的事情被她对象发现,腿像灌了铅。

    现在我则担心我和李感性的事情被她发现了,那就不是往腿上灌铅了,而是直接被剥皮了。

    越想越怕,也不再是背上冒冷汗了,而是全身放大汗。

    冼性感坐在绵软的低排座沙发上,低头不语,默默沉思,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

    老子在旁边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越不说话,老子越害怕。

    她越沉思,老子就越放汗。

    老子豁出去了,你丫真要剥老子的皮,老子就让你剥,大不了当个无皮人就是了。

    d,这种气氛真比大清时期北京菜市口的气氛还恐怖。

    冼性感愈不说话愈焦急,愈沉思愈烦躁。

    我心中忐忑不安,仔细观察她表情的细微变化,

    奶奶的啦,越观察越像是被她发现了我和李感性的事情了,越观察越像,心中更加大骇,急忙想着应对策略。

    想了好大一会,大脑竟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完了,彻底玩完了。

    冼性感爱哭,爱哭的女人心肠都软,大不了我就来个一亲二抱三跪倒。

    实在不行,我给你丫下跪,你还要怎样

    虽然说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老子为了保皮,也就顾不得那看不见摸不着的黄金了。

    就在这时,冼性感忽地紧皱眉头,面部表情烦躁至极,扭头俏目凝视着我。

    果真是被她发现了我和李感性的事情了,事不迟疑,机不我待,我连滚带爬扑到了她跟前,手臂微伸,嘴巴大伸。

    老子现在的亲吻技术在冼性感和李感性的熏陶下,已是一日千里,一泻万里地飙升。极其准确地捕捉到了她的性唇。

    吻了一会,冼性感就像一个木橛子一样,我更加骇然。

    立即实施第二步,大伸双臂使劲抱住她,继续吻她。

    连亲带抱之下,这丫竟然更加木橛子了。

    这可咋办呢我准备将她按倒在沙发上继续吻下去看看效果。

    刚待动作,冼性感忽地一下将我推开了。

    完了,又亲又抱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看来只有实施第三步了。

    d.老子跪倒在地,承认错误,你丫还木撅般绝情吗

    我刚准备弯腰曲膝跪倒,只见冼性感瞪着一双莫名其妙的妙目,怔怔地看着我。

    她的眼睛里写满了不解,口中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汗脸色这么苍白

    我一怔,这丫怎么突地问我这个难道刚才我的判断错了

    心中如此一想,大脑迷茫一片,傻乎乎地坐在那里静候她的发落。

    冼性感俯上前来,语气变得极其温柔,脸上满是牵挂担心,问我: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边问边将玉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了试,又说道:不发烧啊,你感觉那里不舒服

    d,老子真是判断错了,虚惊一场,险些让老子匍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