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齿如含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34、齿如含贝

    原来霹雳丫看我不听她的,着急之下,用手捏住我肋间的皮肉,用力拧了一个麻花,疼的我失声叫了起来。

    我这一声喊叫,声音实在过大,竟把楼下的满江大哥给惊动了,他扯着嗓子问:怎么了

    霹雳丫急忙松开了双手,我也忙扯着嗓子对楼下的满江大哥道:大哥,我刚才不小心碰了一下,不要紧的,你早点休息吧。

    哦,没事就好,那我睡了。随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关门声。

    我和霹雳丫都松了一口气。

    霹雳丫低声嗔道:你和个狼似的叫唤什么

    你再扭我,我还大声叫。

    霹雳丫白了我一眼,伸手轻轻触摸着我手臂上包缠的厚厚的纱布,柔声问:伤口好了吗

    不知道呢。

    大概多少天了

    估计得有十多天了吧。

    她用手轻轻地摸了摸伤口处,柔声问: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

    她又用手轻轻地捏了捏,柔声问:这样疼吗

    不疼,没有感觉。

    她手上加劲,用力捏了捏,柔声问:这样疼不疼

    我突然小声地急呼起来:哎唷喂,疼死我了。边说边做出了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她一惊,顿时花容失色,忙将双手撤开,担心地说:这是还没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好啊

    你当时都快把我的肉给咬下来了,怎么着也得过个一年半载的才能好。

    她既不安又心疼地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装作仍是疼痛难忍的样子道:即使好了,我的手臂上也会留下永久的伤疤了。

    她眼圈一红,秀眸中似有泪花闪动,她惴惴不安地问:那个伤疤是不是很难看啊

    当然难看了,上边肯定有两排犀利的牙印,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听到这里,更加难过起来。

    我看着她的樱唇,说道:你把嘴巴张开,我看看你的牙齿。

    你看我牙齿干吗

    我看看你的牙齿,就知道我手臂上的伤疤好看还是难看了。

    哦。她听我说到这里,果然很是柔顺地抬头仰脖,开启樱唇,我俯上前去,故做认真假装仔细地看着她的牙齿,实则用鼻子深深吸了几口她秀脸上的香气。

    霹雳丫的牙齿洁白闪亮,齿如含贝,我煞有介事地看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妮子,你的牙齿很白净很洁亮,肯定不会有狂犬病毒之类的东东。

    霹雳丫此时正处于极度不安和深深自责之中,听我说出狂犬病毒几个字来,立马气得柳眉倒竖,秀眸圆睁,樱唇动了动,想发作但没有发作出来。

    我嘿嘿又道:你的牙齿既白又洁净,狂犬病毒是可以彻底排除了。但牙齿却是带尖,我这胳膊上的伤疤肯定是难看死了,以后再热的天也不能穿短袖的汗衫了,只能是穿长袖的衬衣了。我边说边无奈地叹起气来。

    听我说到这里,她倒竖的柳眉平缓下来,圆睁的秀眸也温柔无限起来,样子既内疚又难过更加不安起来。

    我心中暗暗发笑,实际上她刚才用力捏我手臂的时候,我的伤口根本就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只不过是孩童心起,想要逗她一番罢了。

    可能是我装的太逼真太像了,霹雳丫的眼圈更加红了起来,秀眸中的泪花刚才是闪动,现在则是开始滚动了起来,她不由得低下了头。

    奶奶的,我心中一沉,老子就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哭,那更是心疼的受不了。

    我身子朝她靠了靠,低声道:妮子,我身上的臭味是不是真的把你薰坏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但仍是没有抬起头来。

    我又道:我感觉也是,我这身上的臭味臭的出奇,都把你的眼圈薰红,眼泪也快薰出来了。

    她一惊,急忙抬起头来,连忙摇了摇头。

    我故作惊讶地问:难道你的眼圈发红和眼含泪花不是被我薰的

    她又是一惊,雪腮飘过两片绯红,刚摇了几下头,迅即又点了点头。

    我嘿嘿一笑,道:果真是我的臭味把你的眼圈薰红,眼泪也快薰出来了,我全身的臭味也真臭出了水平,呵呵。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紧抿住嘴唇笑了起来,她这一笑,眼中不断滚动的泪花终于掉出了眼眶,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我忙装出轻松的样子,呵呵说道:不行,我还真得去洗个澡,不然,这全身的臭味也会把你的床给薰哭的,嘿嘿。

    她忙道:不用了,你不用洗澡了,你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好,不能着水的,小心被感染了。

    她说着走到门口把她的一双拖鞋拿了过来,对我说:你换上拖鞋,早点休息吧。

    当我脱下鞋来,还没等穿上拖鞋,脚丫子上的臭味就把她薰的捏住了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