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情多累美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40、情多累美人

    她揩擦完了泪水,又戴上眼镜,看着窗外,望着幽幽夜空,轻轻长叹了一声。

    我柔声轻道:妮子,你刚才也说现在是良辰美景,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她不说话,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整个人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夜空。

    我走上前去,靠在她身边,轻声问道:妮子,你读过琼瑶的小说吗

    她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我从来不看她的小说,我听同学说,她的小说都是情感纠葛的,我不敢看。

    晕,狂晕,我本想借和她谈论琼瑶小说之机,让她分散些注意力,让她开心高兴一些,让她不要再想那些伤感的事情,没想到竟然又是适得其反了,nnd,看来琼瑶同志果真是世间第一大情种,靠。

    我立即住口,决定不再和她谈论琼瑶的小说了。实际上老子看琼瑶的小说也没有几部,当时还是在那个垃圾大学读书时,不想蹲在教室里上课,但又没法离开,无聊之际,坐在教室里,上边摆上课本,下边藏着小说,先把金庸大侠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看完,又从同学手里鼓捣来了旧的不能再旧的琼瑶小说来,只看了几部,就看的老子看到个稍微上眼的小妞就想照着书里的描写来上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但踅摸了好几年也没有遇上那样的爱情,倒是遇上了黑牡丹之流的几个浪货,使老子的情感世界空如白纸,惨淡无比。

    没想到步入社会之后,先是阿梅,后是康警花,再是现在的霹雳丫,这几段情感经历不但刻骨铭心,还更加的铭刻肺腑。

    霹雳丫幽幽叹道:但我听我同宿舍的女同学对我说,琼瑶的小说都是唯美的,人看了会中情魔,深不可拔,我听后感觉那不是小说,而是毒草,别说看了,连碰也不敢碰了。

    哦,说的也是,那就不要提她的小说了。

    你看过吗

    晕,我不想谈论老琼的小说了,这丫却问个不止起来,我只好点了点头,轻声回道:看的不多,粗略地看过几部。

    哦,那你怎么今晚突然想到琼瑶的小说了

    我看你趴在窗台上,老是望着窗外,就不由得想起琼瑶的小说了。

    哦我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与琼瑶的小说有什么干系

    琼瑶的第一部小说就叫窗外。

    哦,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那你给我说说窗外这部小说吧

    晕,这次老子是真的晕了,因为我并没有看过窗外这部小说,只是知道这部小说是老琼的第一部小说而已。

    我只好衰衰地道:我没有看过窗外这部小说。

    嗯霹雳丫颇感惊讶,扭头看着我。

    我只是知道这部小说是琼瑶阿姨的c女作,但我真的没有看过,嘿嘿

    那你看过她的哪几部

    名字忘记了,看的也不是很细,感觉里边的对话很是腻人,腻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轻轻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嗯,我看电视剧还珠格格的时候,看到尔康和紫薇的对话,也有些受不了,呵呵。

    嗯,就是,很是腻人,嘿嘿。

    霹雳丫话锋一转:不过,琼瑶写的词还是很好的,清新亮丽,尤其是她写的歌词,很多都成了不朽的传奇,经久传唱,经久不衰。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轻声道:就像庭院深深里的那首你在哪里,就是经典之作。

    我微微一怔,一副画面忽地浮上脑海,当时我和她在欣然心语的时候,就是听的这首你在哪里。

    我不由得抒发起感慨来:嗯,你说得很对,琼瑶的确是个情母子,在男欢女爱的殿堂里,她绝对是教父级的人物,不,不对,应该是个教母级的人物,高不可攀,望尘莫及。

    哎呀,你怎么说的这么难听什么情母子什么教父级教母级的什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真是讨厌。

    这一抒发感慨,竟把心底里的话给说出来了,嘿嘿。

    各类小说满天飞,琼瑶写的能够独树一帜,说明就有可取的地方,虽然我没有看过她的小说,但她的词我却是知道一些的。

    嗯,妮子,你最好不要看琼瑶阿姨的小说,她的小说能引得男子抓耳挠腮,摇摇欲试

    没等我说完,她问:那你看的时候就抓耳挠腮摇摇欲试了

    哦没有,只是神往了一下,嘿嘿。

    她轻轻白了我一眼,又道:她的小说能引得女子如何

    她的小说能引得女子多愁善感,郁郁寡欢,最后进入凝坐独幽情,情多累美人的境地。

    她听后凄然惨笑,轻声默念:凝坐独幽情,情多累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