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一波三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八十五、一波三折

    乖乖龙的东,这是咋的了阿梅怎么哭了哭的还这么痛。我一时惊呆了。足足呆了五六秒钟才反应过来,急忙起身。

    我刚待起身,冼梅却死死抱住我的头不松手,处在哭境中的她已经浑然忘我了,除了哭就是流泪,我竟没能起来。

    阿梅,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有啥事你说。

    你不要光哭吗有什么事你说说啊。

    本想她会开口说话,没想到她俯下身子将整个儿泪脸贴住了我的脸,流的我满脸也是泪水。

    d,此时不能再劝了,越劝她越哭,等她哭完了,我再开口不迟。

    女人一小哭,男人一小劝。女人一痛苦,男人靠边站。

    男人不开口,女人尚在哭。男人靠边站,女人泪流完。

    我这一彻底沉默下来,她就失去了继续哭下去的动力。没了动力,哭起来也是索然无味。d,看来无论干什么都得需要动力,没动力啥也干不成。

    果然,没过多大会儿,冼梅便止住了那奔涌的泪水。再过一会儿,她开始抬手擦拭泪痕。

    这丫是个性情中人,为了这个情字,她会不管不顾,这个时候我要是再劝或帮她揩泪,估计她又会再哭起来。索性等她的哭劲彻底没了后,我再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果不其然,冼梅将脸上的泪水揩拭完毕,又将滴在我脸上的泪痕擦抹完毕,见我仍是直挺挺地躺在她的腿上,便有些气恼,估计是气恼我怎么不劝劝她怎么不帮他擦擦眼泪双手一推我,撅嘴嘟囔道:你个死猪,真是个猪头,光趟着干吗你哑巴了起来。

    我心中一乐:嘿嘿,我要不这样,你何时哭完都是个未知数。现在你哭完了,也该老子粉墨登场了。

    我坐起来后,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

    我昨晚基本上没有睡好。今天上午又接了我爸爸的一个电话,我都快崩溃了。

    哦什么事啊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

    她白了我一眼,撒娇地道: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也没这么多烦恼。

    我一怔,忙问:怎么都是因为我

    昨晚给你打过电话后,我就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想退婚,我不想和我对象结婚了。

    呀这点倒大大出乎我的预料。

    昨晚给你打完电话后,我就一直躺在床上静静地想这件事。吃过晚饭后,我忍不住和我妈妈悄悄说起了这件事。结果我妈一听便焦急起来,问我为什么退婚我就说我感觉我和我对象不适合再处下去了。她不相信,反反复复问我到底是什么原因把我问的好烦。

    你真的要退婚

    嗯,有这个想法,但困难阻力肯定也不小。

    你退婚是为了我吗

    嗯,不为了你还能为了谁。

    我晕,我真被她雷住了,这丫是个敢想敢做敢当的主儿。她真要退婚,谁也阻止不了她。想到这里,心里又喜又愁。喜的是她可以为了我抛弃一切。愁的是她新房都准备好了,此时要是忽地退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我和她的事也会被剖之于众,负面影响实在不敢想象。

    阿梅,这件事你要慎之又慎,千万不能耍小孩子脾气,一定要慎重。

    我知道,这还用你来唠叨,我要是不慎重也不会这么苦恼。她边说边有些上火,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光这件事就烦的我一宿基本没睡好,今天上午我爸爸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了另外一件事,我都快烦死了。

    你爸爸和你说的什么事

    他说要给我调动工作。

    啥他要给你调动工作,把你调到哪里去我一听,顿时惊得几乎站了起来,d,这是个霹雳,还t是个惊天的。要是把我心爱的冼梅调走了,老子还有什么意思在这里干下去越想头越大,呼吸也不顺畅起来。

    你急什么急你一急我更急。

    我能不急吗我们刚刚走向正规,就要分开,nnd,这是t的那出跟哪出,这不明摆着恼人吗此时,我比她还气恼,坐不住了,粗话连篇,说话的声调都变了,d。

    你先别急,你听我把话说完啊她看我着急起来,竟沉的住气了,说话也温柔起来。

    好,你说,我听着呢。我依然是气恼加气苦。

    你也别着急,你要是不到这里来,我早就调走了。

    此话怎讲

    我当时毕业分配时,到这个支行里来上班,就是到基层来锻炼锻炼,到了一定时候,我就得调走。你要不来,我上个月就调走了。这段时间我一直不同意调走,才一直这么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