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悲如潮水-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50、悲如潮水

    听霹雳丫问起这个问题,我缓缓放下酒杯,用手摸了一把嘴角上的啤酒沫,黯然神伤起来。

    霹雳丫又道:行里奖给你的房子,就是你个人的了,你放着现成的房子不去住,为何还要花钱租房,住在这么个小地方呢

    我既嗫嚅又喃喃地道:妮子,咱们不谈这个问题好不

    为何

    我举起酒杯来,将杯中剩下的啤酒一口气喝干,又咚咚地倒满。

    霹雳丫又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稍等,先让我喝杯啤酒。我边说边又端起酒杯来,咕咚咕咚又灌了起来。

    霹雳丫见我这么个喝法,忙道:哎呀,你慢点喝不行啊

    我边喝边给她打手势,意思是让她也这么个喝法,她只好端起杯子来陪我大口喝了起来。

    两大玻璃杯啤酒下肚,我已经喝了一瓶多啤酒了,我连连打了几个酒嗝,晕晕乎乎的

    感觉也有些酒劲了。

    妮子,行里奖给我的那个房子,我从来没有去过,更别说是去住了。

    哦为什么呀

    妮子,我不想和你谈这个问题,我们说点别的吧。

    人喝酒后,当稍微有些酒劲的时候,人的思维是最活跃的。今晚心情愉悦地刚举杯开喝,霹雳丫就和我谈到了那个房子,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提起那个房子,我就思念起康警花来,现在喝下了一瓶多啤酒,我更是无比思念起她来了,心中犹如刀绞,海澎汹涌般的思念情感都快要把我给吞噬了。

    霹雳丫不解地问:你怎么对那个房子如此敏感啊

    妮子,不是敏感,更不是排斥,而是不敢去想,更不敢去住。

    那你早晚也得要去住啊。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轻声缓道:是的,我早晚也得要住进那个房子里去的

    说到这里,我忽地声音哽咽,悲伤如澎,再也忍不住掉下泪来。

    霹雳丫见我这样,颇感意外,也更感惊讶,忙不迭地说:哎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起那个房子来,你竟然哭了

    妮子,那个房子我哽咽得有些说不下去了。

    算了,算了,不要再说那个房子了,你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说哭就哭

    我端起酒杯来,又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道:妮子,你现在不让我说,我也要说,我必须要和你说,不说我心里难受。

    说也难受,不说也难受,那就干脆不说了。霹雳丫边说边将杯中之酒喝干,自己动手又倒上,连我的酒杯也倒满了。

    妮子,说也难受,不说也难受,还不如一吐为快。你我现在是恋人,我是你的男朋友,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对你隐瞒什么,我必须要和你说我说到这里又举起酒杯来灌了几大口。

    你今晚真是奇怪那好,你要说就说,但不准哭,一个男子汉怎么这么爱掉泪啊

    妮子,我给你说,实际上男人比女人更加脆弱,你们女人说不行了,但还有股韧劲,男人说不行了,就像薯条一样,吹口气都能折断。

    霹雳丫变换语气,轻声柔柔地对我说:好了,你要说就说吧。

    妮子,行里奖给我那个房子的时候,阿阿花刚从北京学完习回新疆乌鲁木齐去探望她的父母,我是在电话中告诉她行里奖励给我房子这个消息的。

    霹雳丫忽地一下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我会在此时突然说起康警花来,她将手中的筷子轻轻放下,神情专注地看着我。

    妮子,刚才我不想和你说那个房子的事,就是与阿花有关。

    霹雳丫不解地轻声问道:行里奖励给你的房子与阿花有什么关系

    妮子,我已经早就和你说过,我和阿花是准备在五一期间结婚的

    霹雳丫听到这里,明显动容起来,她默不作声地看着我,听我接着往下说。

    当阿花听说我们有房子了,她在电话中高兴万分。我告诉她,要用这个房子做为我们的婚房,并激动地对她说,我先进行着装修,等她回来我们就结婚。她立即对我说,一定要等她从新疆乌鲁木齐回来,她要亲自好好设计装修,装修的风格要按照她的设计要求来进行,她让我一定等她回来,先不要忙着装修,要等着她回来设计好了之后再装修。

    我哽咽的有些话不成溜,缓了口气,又哑声轻道:我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等待着阿花的归来,但她刚下飞机就先回了队里,结果我最终也没有等到她回来

    说到这里,我已经泣不成声,泪如喷涌。霹雳丫鼻息颤动,眼中不由得也流下泪来。

    泣声切颤,悲如澎水,空气哽咽,心如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