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7、来到阿芬家门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57、来到阿芬家门前

    刚才霹雳丫对我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后,对我对她都有好处,对我公平对她也公平,实际上她这是措辞委婉,是在安慰我,实际上分开后,对她才算是公平些的。想到这里,我才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最不想说的话:妮子,我支持你

    她微微一愣,她没有想到我会转变如此之快,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用欣慰的眼神柔柔地看着我,冲我宽慰地笑了笑,感激地轻声道:谢谢你的理解

    我顿时感到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了,心如死灰,体如朽木,风吹即倒,雨浇即化。

    我努力从老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用这凄惨无比的笑容来安慰她,竟把她安慰的为之一愣又一怔。

    我故作轻松地道:妮子,时间不早了,你下楼看看工作上还有事吗没什么工作了那就早点回家吧,我今天很累,我也早点回去休息了。

    她怔怔地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不再看她,也不再说话,而是缓缓站起身来,我整个人颓衰到了极点,慢慢向外走去,没等霹雳丫从沙发上起身,我就走出办公室来,缓缓下得楼来,开上小qq驶了出去。

    霹雳丫的一句填缺补漏,把我的信心全部击没了。那天晚上在满江大哥家的阳台上,她哭着对我说她现在没有勇气面对我。由于她说的这填缺补漏四个字,我反而感到我没有勇气面对她了。

    我悲哀地自己问自己:难道我和霹雳丫也要形成陌路,最终也要分道扬镳吗

    如此一来,我却是莫名地思念起阿梅来,更加无比思念起阿花来,心如刀割,心如绞碎。

    人就是命如果冼伯伯不出那档子事,也许我就和阿梅在一起了

    如果阿花不牺牲,我和阿花也早就已经结婚了

    命运捉弄人,当真是人的命天来定,命运让我和阿梅擦肩而过,命运让阿花和我阴阳相隔。

    就在我饱受悲痛和打击时,霹雳丫和我又面对面了,这使我感到了莫大的荣幸和欣慰。但没有想到霹雳丫那受伤的心却是这么难以愈合,现实摆在面前,我和她又要分开了。

    虽然霹雳丫说是暂时分开,但这暂时却是至少两年。虽是至少两年,但中间却也充满了无数的变数,谁能预料未来之事

    一天一天的过,一天一天的变化,比老子好的男人多的数不胜数,霹雳丫又是这么文静秀丽,百般难描,对她动心的男子不乏其人。

    中学不敢说,估计从她大学时代起,她的追求者就一直不断,虽然霹雳丫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谁追求过她,但凭老子的直觉,追她的人不能说一个接着一个,但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只不过霹雳丫从小信命,没有对那些追求者动过心而已。她是过了22岁之后才开始敞开心扉,暗生情愫的,老子万幸,恰恰就在这时误打误撞地成为了她的日恋情人。

    但她到了新加坡之后呢据说新加坡尽些狗日的小白脸子,想到这里,老子顿时有种崩溃的感觉。

    霹雳丫这一走,真的很难再回到老子的怀抱里来了,越想越是心如死灰,顿感世间万物都失去了光彩。

    都说爱情是美好的,但在老子这里,美好的爱情怎么会变的如此多舛

    极度灰心无奈之下,我竟油然而生一个奇怪的念头,直想离开这块伤心之地,再也不回来了。

    奶奶的,老子和超难缠那件事还没有尘埃落定,正悬在半空中,目前虽是悄无声息,但却是牵动了好多人的利益,一触即发,一发就会不可收拾。如果老子一走了之,此事也会不了了之的,最起码帮助过我的李感性还有和她一个阵线的人都不会受到损失。

    想到这里,我的潜意识里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霹雳丫要走,老子也要走。

    一阵微风透过车窗袭来,我感到脸上凉飕飕的,用手一摸,竟然是泪水,我也不知道这泪是啥时候流下来的。

    我恍恍惚惚地开着小qq拐进了一个小区,当来到一栋楼前时,我才意识到,老子竟然鬼使神差般来到了花小芬的家门前。

    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不是要回家吗怎么跑到阿芬这里来了我不停地问着自己,落魄颓废地抱住方向盘,将小脑袋衰衰地趴在了方向盘上。

    周围很是寂静,只是偶尔有车辆划过,我无精打采地趴在方向盘上,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当人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时,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觉,老子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