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阿芬的盛怒-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59、阿芬的盛怒

    听到花小芬说起霹雳丫的名字,我很是吃惊,忙问道:你怎么就能猜到是她,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花小芬听到这里,很是不满地说:你别忘了你刚到汉正路分理处的时候,是你提名让我去给你当副主任,副主任当不成,你又点名把我调过去当客户经理,结果也没有办成。

    我听到这里,更加大吃一惊,忙问:这些事你也知道了我当时操作的时候,可是瞒着你的,你怎么成了个无事通了

    她更加不满地说:你知道我这么长时间不去找你也不和你联系的原因吗

    我一愣,仔细一沉思,顿时醒悟过来,我自从到了汉正路分理处后,花小芬只去找了我一次,还是和盛雪一块去的。那一次也是因为老子和超难缠闹顶的缘故才去的。除了那一此外,花小芬还真的没有去找过我,不但没有找过我,连电话也没有给我打一个,这里边的确透着奇怪。听她这么说,我立即问道:是啊,我离开城东分理处后,我们两个就失去了联系,我也正纳闷呢。

    哼,这些事我不想说了。

    别,阿芬,你该说还得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她沉思了片刻,生气地说:这都拜那个很关照你的李总所赐。

    李总你说的是杏姐

    是啊,不是说她还能说谁

    晕,狂晕,我真的被她搞糊涂了,不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后脑勺子也摸不着了。

    阿芬,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特别关照你的李总,专门给盛主任打了电话,让盛主任转告了我,哼

    杏姐专门给盛主任打电话让她转告你什么

    那个李总真的是很关照你,哼

    你别哼哼个没完没了好不好你好好说不就是了。

    哎呀,我又没说李总的什么不是,你还不让我说话了是不那好,我不说了。

    我压低声音,语气放缓:好了,我不说什么了,你快点告诉我啊。

    哼她又哼了一声。

    奶奶的,这些丫一个一个的真t难伺候,我心中不由得恼火起来,我静静地看着她,她如果再不说,老子拔腿就走,她想说老子也不听了。

    她哼了一声后,停顿了几秒钟,这才生气地说道:你不是提名让我去给你当副主任嘛

    我点了点头。

    让我给你当副主任,李总不同意,你又点名让我去你那里干客户经理,李总也不同意

    我只好又点了点头。

    她又道:然后,李总就开始找盛主任了解我的情况,还一再追问盛主任,我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盛主任找了我后,我实话实说,我对盛主任说我和吕大聪是好朋友关系,仅此而已。

    她说到这里,突然胸口剧烈起伏起来,她的脸色也通红了起来,奶奶的,这是盛怒的表现。

    没想到,盛主任委婉地和我说了一大溜废话,最后我才听明白过来,原来她是让我以后尽量不要再和你来往,最好是不见面才好。我很是不解地问为什么盛主任支吾了半天,才告诉我,给你派去的那个副主任叫温萍,是你的女朋友,说是我要再和你来往的话,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花小芬说到这里,更是气愤难平:这是在变相地说我勾引你啊,害怕我和你有染,破坏你和你女朋友的关系,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她说到这里,眼圈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又问道:吕大聪,你说我勾引过你吗我和你有染吗

    我急忙连连摇头,忙不迭地说:这都是那跟那啊简直就是在扯淡,操。

    对,就是在扯淡,操,奶奶的阿芬盛怒之下也开始爆起了粗口。

    我也很是生气地说:盛主任怎么能办这样的事

    哼,这不关盛主任的事,而是那个特别关照你的李总吩咐盛主任这么做的。

    盛主任和你说是杏姐吩咐她这么做的

    盛主任能这么明说吗当日你在城东分理处的时候,每次出去跑客户,盛主任都是安排咱们两个一块出去,你生病打针,也是她安排我专门去照顾你。她要是担心我们两个出轨的话,她会这样安排吗

    我顿时被她问了个哑口无言,看来这件事还真就是李感性吩咐盛雪这么做的,晕

    但我为了不让花小芬恨李感性,更不让她再生李感性的气,斟酌着说:阿芬,没有真凭实据不要乱怀疑人,说不定是盛雪自己担心咱们两个出轨呢,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我和你是清白的,盛雪心里跟明镜似的,就是那个李总吩咐她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