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浴缸里的水-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60、浴缸里的水

    花小芬愈说愈怒,气恼之下,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我轻声劝道:阿芬,身正不怕影子斜,这种猜测和提防也仅仅局限在杏姐和盛雪她们两个人的范围之内,外人又不知道的。再者说了,盛雪看得最清楚,我们两个的确是清白的,杏姐这么做,她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你不要生气了。

    我男朋友出国在外,我一个人独居,那个李总知道我的这些详细情况后,她便吩咐盛主任这么做,实在是可气可恨。

    我故作轻松地安慰她:这也算可气可恨啊呵呵,要是这么说,那杨乃武和小白菜还不得冤枉死啊,呵呵。

    你呵呵什么杨乃武和小白菜就是冤枉死的。

    阿芬,我给你说,当时我提名让你去汉正路分理处干副主任,副主任不行,我又点名让你去干客户经理,当时杏姐就奇怪,我怎么对你这么关心她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对她说了,我和你是纯粹的革命友谊,正统的不能再正统了,因此,杏姐也知道我们之间是清白的。她之所以嘱咐盛雪找你谈话,不是不放心你,而是不放心我,她这叫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领导嘛,考虑问题就是深远一些,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要是不放心你,她直接警告你就是了,干吗要让盛主任找我说这些哼,我想起来就有气。

    呵呵,你哪里来的这么多气啊,好了,我给你说,杏姐当时就警告我了,她警告我的时候是声色俱厉,让我管好自己,不要犯原则性的错误,就差当面骂我了,呵呵。

    听我说到这里,花小芬的脸色慢慢地终于有所缓和了些,她娇嗔地白了我一眼,嗔道:要怪也只能怪你的底子打的不好,你要是把底子打好了,人家也不会对你这么不放心的。

    我忙腆着老脸赔不是地道:嗯,是,你说的很对,罪魁祸首就是我,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让你受委屈了,我向你赔不是都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嘿嘿。

    她看我这样,忍不住抿嘴笑了笑,娇嗔地说:哼,你知道就好,不然我可就真的冤枉死了。

    我话锋一转:阿芬,什么东东比较提神

    啥提神

    嗯,我现在一点儿精神也提不起来。

    哦,你是说这个啊,我给你泡杯咖啡吧

    嗯,对,咖啡比较提神。

    哎,我看你体内缺少的不是咖啡之类的提神东东,而是缺少快乐因子。

    快乐因子

    快乐因子多了,你就快乐了。

    快乐因子是什么东东

    快乐因子就是能够让你快乐舒畅的东东,你现在缺乏的就是这个。

    要是有现成的快乐因子,那就好了,我非咕咚咕咚喝个够不可。

    你看你现在越来越萎靡不振了,灰头土脸的,我给你煮咖啡,你去好好冲个澡,身轻体净之后,你体内就会有快乐因子了,呵呵。

    真的

    当然了,洗过澡之后,整个人都会变得神清气爽,体内当然就有快乐因子了。

    哦,好,我现在就去冲澡。

    我起身来到洗手间,看着洗手间里豪华的大浴缸,倍感亲切奶奶的,上次老子喝醉之后,就在这个大浴缸里睡着了,是阿芬把我背到床上去的。此次,故地重游,竟别有一番韵味在心头。

    我仔细一看,这才发现浴缸里盛满了水,水很是清澈无比,像是刚刚放满的。由于水过于清澈,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浴缸里边是空的。

    此时,花小芬也来到洗手间,她对我说:中午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些热,我便把浴缸放满了水,进去躺了会,清爽了清爽,想留着晚上洗澡时再接着用,就没有放掉。我现在把这些水放掉,再给你接些新水。

    她边说边弯腰低身要去放掉浴缸中的水,我急忙伸手阻止她:阿芬,这么干净的水放掉岂不太可惜了我就用这些水泡澡就行。

    这些水是我用过的。

    你用过的那就更好了,嘿嘿。奶奶的,此话落地,我顿感有些不妥,老脸不由自主的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花小芬听我这么说,先是微微一愣,顿时也有些会意过来,她的俊脸也一下子通红了起来,有点别扭害羞地说:这样不太合适吧还是放掉换上新的吧

    奶奶的,既然我和她都脸红了,那就红到底算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索性耍起了小孩脾气,有些任性地赌气说:你要是放掉,那我就不洗了。

    她的脸色更加红了,竟红过了耳根,她的眼神柔柔的就像浴缸中的清水,温柔如波,柔情似水,她羞涩地低声轻道:那你用好了。

    说完,她就匆忙向外走去,顺手带上了洗手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