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情迷欲烧-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66、情迷欲烧

    当我的嘴唇和她的樱唇一接触的时候,她的全身猛地一颤。

    当我的嘴唇紧紧粘住她的樱唇的时候,她先是迟疑了迟疑,迅即喉咙里吟了一声,就主动迎合起来。

    我和她犹如一般,紧紧地缠绕粘连在一起,这一吻当真是吻的石破天惊,山动地摇,更加的神魂颠倒,几秒钟之后,她的香舌就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情浓欲火炙又烧,吟不断魂牵绕。

    莲花玉女峰,顶在胸口似面包。

    根硬怒指桃花洞,左右磨蹭正中捣。

    全身抖栗樱唇俏,玉嫩娇体几欲倒。

    这情闸已开欲火已烧,我和她都剧烈焚烧了起来。

    我呼吸粗重的几近窒息,阿芬吟不断鼻音娇滴萦绕,她双手紧紧环抱住我的脖颈,丰满鼓挺的紧紧顶住我的胸口似在欢叫,我双手紧紧搂抱住她,唇亲舌搅贪婪缠绕,下身根硬似铁撬,顶住她的私密处摩擦狂捣。

    情迷欲烧之下,她的上身不断后仰似要跌倒,我则双手紧抱她的秀腰,她的下身却是更加热烈地靠近了我的下身,这使我更加地情狂欲啸起来。

    夏天本就穿的少,如此热烈拥抱亲吻,和赤身果体没有什么区别,阿芬受不了,我则是更加地受不了。

    虽是隔着薄薄的裤和裙子,也险些完成那神秘的一搅,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全身颤栗,呼呼喘着粗气,边亲她边嘴里含糊不清地低声哼唧:阿梅,阿梅

    如此轻声呼唤了几句后,阿芬也已听清了我在哼唧什么,突然全身又是猛地一抖,微闭的双眸忽地睁开了,迷离的眼神缓缓遁去,双目变得清澈起来,整个人也从情迷欲烧之中慢慢清醒过来,她开始用双手推着我,嘴里轻声道:大聪,大聪,我们不能这样

    我已经处于彻底的恍惚迷乱状态之中,嘴里仍是轻唤着阿梅,阿梅,愈加地疯狂起来。

    突然,阿芬急喊一声:大聪,双手奋力把我推开,她自己往后倒退了几步,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喘着急促粗重的气息,用手压住心口,脸红似火烧,惊慌失措地对我说:大聪,你清醒一下

    我用力摇了摇头,使劲睁了睁眼,呆呆地看着她,缓了几秒钟后,略微清醒了些,这情迷欲烧真的能把人给彻底焚烧了,我开口刚想说话,喉咙间阿梅二字几欲从口中喷出,我忙将阿梅二字收住,然后缓缓柔声道:阿芬

    阿芬眼中含泪,对我道:大聪,你清醒一下,我们不能这样的

    我一愣,情迷欲烧缓缓褪去,清醒意识渐渐恢复,不知所措地站在了那里,傻傻呆呆了起来。

    她轻声道:你去洗把脸,好清醒一下

    我点了点头,急忙向洗手间走去,拧开水龙头,用自来水狂洗起热脸来,洗了十多把之后,索性连脑袋也洗了洗。

    刚才阿芬要是再晚推我一会儿,我就要爆炸狂喷了,实在是疯狂至极,老子今晚到底是怎么了

    我从洗手间出来,衰衰地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阿芬也缓缓走向洗手间,她关上洗手间的门,随后从里边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她洗的时间比我还要长,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后,她才从洗手间里慢慢走了出来。

    她出来后,直接到了旁边的卧室里,老子以前在那个卧室里曾经住过好多次,她收拾好床铺之后,过来低声道:你还是在这里睡吧,我上楼去。

    我抬头愧疚地说:对不起阿芬今晚我有些失态了

    她立即用更低的声音说:不要说了,我我也有些失态

    我长叹一声,低下了脑袋,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又道:好了,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你早点睡吧,我也上楼去歇着了。

    我站起来轻声道:阿芬,今晚我还是回去吧

    时间不早了,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再说你也喝酒了,不能开车的。

    不要紧的,我的酒劲已经下去了,路程也不是很远,我很快就能到家的。

    你别再折腾了,你还是住下吧

    不了,我还是回去吧。我边说边往外走去。

    她急步跟上来,道: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别开车了,打的回去,把车放在这里。

    没事的,很快就能到家,嘿嘿。

    不行,你要回去就打的回去。你要是非要开车,那你就不要走了。

    哦,好,我听你的,我打的回去。

    我边说边打开了房门,她要跟着出来送我,我忙伸手阻拦她:阿芬,留步,你不要出来了。

    你可千万不要开车,听到没有

    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