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罄竹难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70、罄竹难书

    听到李感性说纪委书记和超难缠有特殊的关系,顿时让我大吃一惊,惊的我有些不敢相信,也更使我慌乱起来,忙问他们之间是什么特殊关系

    李感性气愤无奈地说:超难缠的父亲和纪委书记是战友,而且在部队时就是过命的交情,他们的这层关系是今天在会上吵完架,别人悄悄告诉我的,我相信这是真的,不然,事情不会这么棘手的。

    听到这里,我心中有了种绝望的感觉:杏姐,那可怎么办我这是摸了老虎的屁股了。

    哎,先别着急,车到山前自有路,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这是头一次听到李感性说话如此没有底气,她似乎比我还要更加地灰心丧气。

    杏姐,赶快把我的职务免了吧,我还是回到原来的办公室工作,这样是不是就会好些了呢

    你的职务被免,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现在问题是免你的职务是小事,追究责任才是大事。

    杏姐,是不是要追究你的责任了

    哎,就让他们追究吧,看能追究到什么程度,操。

    李感性竟然说起了操字,可见她的恼怒程度之烈。

    听着李感性气愤难平的话语,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抱歉地低语道:杏姐,我对不起你

    不要说这些了,大聪,我今晚给你打电话,就是先和你说一声,让你的心里有个准备,明天可能就要下你的免职决定了,你要想开些。

    杏姐,我早就想开了,我本来就对这个看的很淡,最好是把我免了,此事就此打住,不要再起什么风浪了。

    今天叶行长也找我谈了,这么急着下你的免职决定,就是为了让这件事尽快结束大聪,你要理解

    李感性说到最后,语气很是难过,难过之中更是充满了无奈。

    我忙道:杏姐,我没事的,快下免职决定吧,这样就能快点结束了,不然,受牵连的人会越来越多。

    嗯,我担心也是这样。半个月前,以为你的业绩上去了,就能堵住他们的嘴了。但现在看来,起的作用不是很大。目前只能是先把你的职务给免了,看事情能不能就此风平浪静了。

    但愿如此吧杏姐,你别太烦心了,早点回去休息。

    嗯,你也想开些

    扣断电话后,这一晚我彻夜未眠。不是担心自己的职务被免,而是担心李感性会为我而受牵连,遭到非难。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可怜巴巴地盼望着老子的免职文件快点到达。

    自古以来,好多人都是盼星星盼月亮,好盼来个一官半职,就连做梦都是升官发财的梦。而老子现在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可怜巴巴地睁着小眼盼星星盼月亮,不是盼升官,更不是盼发财,而是盼着撤职免职,这心中的悲哀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

    结果,盼到了下午下班时分,也没有盼来老子的免职文件。着急之下,我拨通了李感性的手机,响了几下,她就接听了。

    我悄声问道:杏姐,我的免职文件怎么还没有下来

    你等着就行,出了点意外。

    什么意外

    一般都是下任职文件,会出现啰嗦事,这也有绊那也有坎的。没想到给你下免职文件,也会有阻力。

    什么阻力

    你不要问了,等着就行。

    杏姐,我昨晚就一夜未睡,你要不告诉我,我今晚又得要失眠了。

    哎,把你免职,显然没有达到那帮人的目的,所以才会有阻力的。

    晕,怎么会这样

    大聪,在没有接到免职文件之前,你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千万不要出岔子,现在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候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稳才行。

    嗯,杏姐,你放心吧,我早就豁出去了,在免职文件没有下发前,我绝对会站好最后一班岗的。

    扣断电话后,气的老子在屋里连连转圈,团团打转。

    如此看来,真的是低估了超难缠那帮人的能量了,日他奶奶的,看来他们是不把李感性拉下马不罢休。看这来势汹汹的样子,不光是收拾李感性,还要把比李感性更高级别的人拽下位才肯放手,实在是卑鄙无耻,罄竹难书。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没想到老子和超难缠这两个小人物,却要引发一场星球大战,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操他妈的,老子又不是盼升官发财,老子就是盼尽快被免职,就连这样的要求都无法得到实现,无奈,真是无奈。

    没办法,老子现在能做的就是等,而且是坐在火山口上被烤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