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硕博连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76、硕博连读

    事情谈完,我刚想起身离开,李感性突然问我:我怎么听说妮子要到新加坡去

    我一愣,问道:杏姐,你听谁说的

    是李老师告诉我的,这段时间我和李老师经常通电话,李老师对你这件事很不放心。昨天他在电话中聊起了妮子要到新加坡去的事,听李老师的口气,他很是着急无奈。

    嗯,妮子行事处事很有主见,看来这次她是铁定了心要去了。

    你怎么不劝劝她

    我劝了,因为这件事我都差点和她闹掰了。

    哎,妮子是有点太固执了。

    这也不能怨她,都是我造成的。我现在也转过弯来了,她要去就让她去吧,要是不让她走,我和她可能就真的没有戏了。

    为何这么说

    杏姐,说来话长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李感性道:请进。

    门打开,进来了一个女的,这丫是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她恭敬地对李感性道:李总,我刚才去找叶行长签字的时候,他让您过去一趟。

    好,我马上就过去。

    那个女的转身出去了,李感性也急忙站起身来,对我道:抽空我找妮子好好谈谈,好好劝劝她。你先回去吧,明天一早找车主任报到。

    嗯,好。

    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我和她一块走楼梯到了八楼,她去了叶行长那里,我则坐电梯下楼。

    来到办公楼的外边,本想打道回府,回家歇着,但想起霹雳丫还在忧心如焚地等着我的消息,急忙又向汉正路分理处奔去。

    回到分理处后,霹雳丫正在营业室柜台里边忙碌着,她给我打手势,让我先上楼等她一会儿。

    我刚回到办公室,那几个客户经理进来了,个个心事重重的样子,其中一个对我道:吕主任,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很正常,呵呵,谁让我违反制度规定呢怨不得别人,要怨也只能怨我自己。

    另一个愤愤不平地道:这件事处理的就是不公平,不就是没有天天召开晨会夕会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天天哪有那么多会要开天天开会还怎么出去跑客户

    奶奶的,这番话老子听的格外顺耳,就像遇到多年未见的知己朋友那样,对他很是感激地笑了笑。

    他的话音一落,其他几个人纷纷嘟囔起来,个个都是牢满腹,就连那个和老子一直顶着干的客户经理也为老子鸣起不平来。

    我暗叹一声: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看他们的样子,我又非常感动,感觉自己来到汉正路分理处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还是多多少少得到了员工们的认可。

    大发牢的那个客户经理对我说:吕主任,我们哥几个已经商量好了,晚上要给你送行。

    我忙道:不要叫我吕主任了,叫我大聪就行。先谢谢大家的好意了我这是被免职,又不是什么好事,送行就免了。

    不行,你来了咱们分理处后,大家伙的工资奖金翻了好几翻,这份感激大家是要表示的。

    就在这时,霹雳丫走了进来。客户经理们知道她有事找我,便纷纷退了出去。

    霹雳丫随手关上了房门,焦急地问:你的新工作安排好了吗李总是怎么说的

    安排好了,让我先到办公室去帮忙,正式的工作安排还要再等等。

    怎么能这样安排啊

    我一五一十地把李感性对我说的都告诉了霹雳丫,当她开始听到要把超难缠派过来时,明显地不高兴起来,生气地道:杏姐怎么能把这样的人派到这里来他这种人懂什么营销添乱还差不多。我也不和这样的人渣在一起工作,看到他就恶心。

    我只好把李感性安排我和超难缠对调的原因和目的告诉了她,但没有提秦行长和叶行长,更没有提那个纪委书记,那毕竟是高层领导之间的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当我把李感性如此安排的原因和目的都给霹雳丫讲明白后,霹雳丫会心地笑了,由衷地赞道:杏姐就是杏姐,果然厉害,呵呵。

    当然了,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杏姐只好耐心地给我解释,我越想这个策略越是深奥,越是棋高一筹,嘿嘿。

    霹雳丫又道:我长这么大真正让我敬佩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哥,另一个就是杏姐了。大聪,你得好好向我哥和杏姐学习处理问题的方法。

    嗯,我准备把向大哥和杏姐学习当成是硕博连读,好好下一番功夫,努力地学到手,呵呵。

    她听后温柔地道:大聪,我发觉你经历了这么多事,变得越来越成熟了。

    她说完由衷地笑了起来,笑的无比灿烂,整个人就像开心果一样,很久以来,我这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