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不一不’的欢乐-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78、‘不一不’的欢乐

    兄弟姐妹过来和我举杯为碰,表示敬意,这种酒我不得不喝,即使醉死也要喝。

    霹雳丫知道我这两下子,便想方设法替我左推右挡,为我保驾护航了好多杯,但老子的酒量实在是离海量差了好大一截子,喝到最后,虽然没有像烂泥一样,但坐在那里也是抬不起脑袋,焉又耷拉了。

    大家尽情挥洒,无拘无束,高声阔论,嬉笑调侃,有几个不喝酒的小女生当起了服务员,为喝酒的同事服务,大家狂欢了好几个小时方才罢休。

    我硬撑了再硬撑,但也是在醉态十足中终于等到了聚餐的结束。聚餐一结束,老子这一放松,立即就被酒劲给吞噬了。

    可想而知,当晚我醉的一塌糊涂。不光我喝醉了,客户经理们也几乎都喝醉了。

    我是怎么回去的,怎么进的家门,怎么上的床,我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了,老子彻底醉成了一滩烂泥。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霹雳丫叫醒的。

    我蔫蔫地问:妮子,昨晚你没有走啊

    我还怎么走你醉的不省人事,把你背到楼上来,扔到床上,扔个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呵呵。

    哦,我这酒量能把昨晚那个场撑下来就很不错了。

    嗯,我看也是,最起码比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的酒量大了不少。

    妮子,你昨晚在哪里睡的

    我在沙发上啊。

    又委屈你了,又让你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好了,我得去上班了,你昨晚喝醉了,今天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我一听,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忙不迭地说:不行,我昨天就答应杏姐了,今天一早要去找车主任报到,越是帮忙越要积极点才行。

    你这样能撑住吗

    没事,不要紧的,喝杯白糖水就缓解过来了。

    呵呵,我昨晚就给泡好了,快喝吧。

    她随手从床头柜上端起那个大玻璃杯子来,递给我。

    霹雳丫又给我泡了一大玻璃杯子白糖水,这丫就是会伺候人,我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急忙从床上爬起来,跑进洗手间洗漱。

    霹雳丫一大早就出去买来了炸糕和豆汁,她已经吃过了,我狼吞虎咽地将她给我留的消灭掉,和她一块匆匆出门了。

    我先把她送到汉正路分理处,然后匆匆向上级行赶去。

    踏着上班的点,我准时走进了车小田主任的办公室。

    一进门,我就乐呵呵地道:车主任,我来向你报到了。

    哈哈,大聪,你终于来了,来,快请坐

    落座后,车主任仔细看了看我,沉声道:大聪,出去转了两个分理处,现在职务没有了,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包袱,你毕竟还年轻。

    车主任,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呵呵,这样就好。

    车主任,我还是喜欢跟着你干,咱们办公室的工作氛围让我很是留恋。

    呵呵,我也本想把你要过来,但李总说你还有更重要的安排,只能是先把你借给我帮一段时间的忙。

    嗯,我去人力资源部报到的时候,李总也对我讲了。

    大聪,咱们办公室近期的工作比较多,你还是到文秘组去吧,现在那里只剩小柴和小费了,把她们两个都快累坏了。

    小柴就是柴雪颖,小费就是肥。

    我一听就乐了,老子就是盼望回到不一不,那里的工作氛围就是融洽和谐,不求别的,老子只求工作起来心情舒畅。

    我立即表态:好,车主任,我就回到文秘组去帮忙。

    嗯,走,我和你过去。

    车主任说完,就领着我向不一不走去。

    一进门,柴雪颖和肥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她们两个都在聚精会神地埋头苦干着。

    车主任道:你们两个休息一会,看看谁来了。

    她们两个抬起头来,看到我后,都笑了起来,尤其是肥,她惊呼道:哎呀,终于把小葱葱盼来了。可能是她看到我太高兴的缘故,肉眼竟然有些亮晶晶了起来。

    我也是感到特别高兴,赶忙向她们两个问好,奶奶的,还是不一不这个地方的气氛好,老子来到这里,感觉就像回到老家一样。

    车主任道:大聪现在又回到咱们办公室了,今后这段时间他就在文秘组工作。

    肥道:嗯,终于来了个壮劳力,颖颖,这下我们两个就轻快了,呵呵。

    柴雪颖仍是像以前那样抿嘴柔笑着。

    车主任道:人家大聪是被我借过来的,他回到这里是来帮忙的。

    肥又惊呼起来:啊怎么能是帮忙直接把他调过来不就是了。

    我倒是想啊,行里还不愿意呢。

    肥立即煞有介事地道:嗯,小葱葱现在是人才了。

    我忙道:可别这么说,我这是刚从麦城回来,都快找不到岗位了。

    肥眨巴眨巴肉眼,胖嘟嘟的肉脸上蕴满了同情,俏皮地道:怪不得你没骑赤兔马和手举青龙偃月刀呢原来是刚从麦城回来啊。

    等大家反应过来,不一不里顿时传出了欢乐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