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9、士为知己女忙-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79、士为知己女忙

    车主任吩咐道:大聪,要干什么工作,你就听安排吧。

    嗯,好的。

    等车主任走了后,肥问我:小葱葱,职务彻底被免了

    免了,免了个吊蛋净光。

    柴雪颖听我这么说,忍不住捂嘴窃笑起来,肥却呼道:这岂不是把你给整成太监了

    晕,狂晕,肥胖嘟嘟的很是可爱,但她的脑瓜子反应却是更加地奇快,一般人还真不容易立马就听懂,我腆着老脸嘿嘿笑道:那倒没有被整成太监,但帽子没有了,嘿嘿。

    戴什么帽子戴上帽子没有什么感觉,就像隔靴搔痒,很不尽性,到头来还得撸下来,又脏又薰人的,不是扔到垃圾桶就是丢进马桶里,还是不要戴帽子的好她说到最后,忍不住捂嘴哈哈大笑了起来。

    柴雪颖听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捂嘴笑弯了腰。

    黄,真黄,实在是在黄了奶奶的,这结婚的女人开起玩笑来,那就是生猛海鲜。肥见到我后,倍感亲切中不由得妙语连珠,竟妙的我这么个大乐色老脸也略微羞红了起来。

    ,我这刚进门,你就开始涮我,你竟把官帽比作套套,实在是太有想象力了我说着说着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幽默风趣,很合偶的品位,和她在一起共事,有说不出的欢欣和快乐,今又重新走进不一不,不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故乡遇故知了。

    肥边笑边故意绷住笑脸,道:小葱葱,讨厌,干嘛要说出来啊,这种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这样才更加好玩滴,哈哈

    ,你别光笑啊,总不能让我站着吧,我坐在哪里办公啊

    哦,还是坐在你的原位上,你这个位子谁也不能坐,就只能你来坐,我一直给你保留着呢。

    我的原位在柴雪颖的后边,和肥是并排的。

    等落实到要干具体工作时,我才知道肥和柴雪颖手头上需要急着出稿的材料实在是太多了,我不由得问道:咱们文秘组的工作量怎么这么大了以前没有这么大啊

    肥道:以前工作量是少些,现在真的不堪重负了,以前还是咱们四个人干,现在只有我和颖颖了,这一个多月,我们两个天天加班也干不完。小葱葱,这次可就看你的了。

    士为知己女忙,这帮忙就更得要多付出才行,有你们两个大美女作伴,我天天加班都不烦。

    哈哈,好,一看你进这个门,我就感到轻松了很多,呵呵。

    接下来就是扑下身子真干了,老子本就是文秘出身,写材料是信手拈来,轻车熟路。离开不一不,出去逛荡了这么长时间,在基层摸爬滚打,阅历甚丰,现在再静下心来写材料,无形之中写的更加深刻,也更加有内涵了。

    从这天开始,接下来的时间,每天都在加班,天天晚上十点之前就没有离开过不一不。每天我都是让肥和柴雪颖提前回去,虽是让她们提前走,但她们走的时候,也都是晚上八点多钟了,由此可见工作繁忙的程度有多么的不可想象,操。

    这天下午,我正在埋头苦干,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我以为又是狗日的移动公司发的什么垃圾短信,只是随意瞄了一眼,并不想伸手去摸手机,因为实在是太忙了。

    但这一瞄,却发现是李感性给我发来的短信。我大吃一惊,因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李感性是不会给我发短信的。

    我急忙摸起手机来,只见李感性给我发来的短信:大聪,我现正在会议室里开会,总行调查组来了,等会可能要找你谈话,记住,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一定不能说。

    晕,狂晕,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老子的职务都没了,此事已经尘埃落定,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总行竟然派来了调查组这到底是要干什么也太t的小题大做了,这不是无事找事吗

    越想越气,我的怒火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不可自制。

    又看到李感性在短信中交代的: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一定不能说。那什么才是该说的,什么才是不应该说的,这个尺度怎么把握

    按照李感性的处事风格和沉稳程度,她肯定会把我先叫过去,好好叮嘱我一番,但她现在就在会议室里,肯定是抽不出身来,匆忙之下只好悄悄给我发短信了。

    看来果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牛鬼蛇神跳大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