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伤感之下进错WC-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八十八、伤感之下进错WC

    我急忙理了理思路,抛开儿女私情,使自己站在教父的立场上去考虑这个问题。

    思忖片刻后,心中犹如刀绞,汩汩流血。而面呈教父的高尚嘴脸,竭尽全力不使自己趴下,硬挺着俯瞰地去想去说:

    我认为,就目前局势看,你不适宜急着办退婚这件事。

    为啥

    一是时机不成熟。我们两个刚刚好上,你就风风火火地去退婚,我们的事情肯定瞒不住,到时候我们两个都得身败名裂。我吕大聪无所谓,本身就是垃圾大学的垃圾高材生。但你阿梅不行。你是名嫒美姝,你出身名门,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到时候你父母的脸面何存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面子看的比命都重要。就连你自己,也会在亲朋好友面前掉身价的,弄不好最后连头也抬不起来。

    二是你对象那边也不好交代。你面对的不只是你对象一个人,而是他身后的一个大家庭。新房都准备好了,你却在这个时候提出退婚。你对象那边肯定会刨根问底,我们的事情也会爆露无疑,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这一番条理清晰,深入浅出的分析,说的她怔怔无语,低头沉思起来。

    她一会皱眉想要说什么,似是要反驳我,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随后又恢复了平静,想想我说的确实有道理。如此来来回回了好几次。我明白她这是心有不甘,这丫太任性了。

    为了不再让她任性下去,我厚颜无耻地说道:家中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这样不是很好吗我爱你,你爱我,这就什么都有了。可能比在油盐酱醋里边生活要好的多。

    吕大聪,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们相爱,我爱你,你爱我,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生活在一起你和我难道纯粹是为了玩玩而已吗这丫说到最后已是声色俱历了。

    毁了,又t把话说岔了。

    我怎么和你仅仅是玩玩而已你不要冤枉我。此话绝对千真万确,发自肺腑的实话,我确实爱她已胜过了爱我的生命。

    她看到我说这话时已是急赤白脸的,知道我没有骗她,便乖乖地低下了头。

    我又柔声说道:阿梅,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大事,必须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缺一是悲剧,缺二是惨剧。我们只具备人和,缺少的却是最最重要的天时和地利。我不想我们之间既有悲剧又有惨剧。我受伤害不要紧,但如果伤了你一根毫毛,我都会痛苦万分的,那样比杀了我还残忍。

    听我说到这里,她又开始抹泪。

    这丫又开始哭了,她不哭也不行啊。

    因为老子说这话之前就已经眼含热泪,说完已是热泪满脸。

    我都哭了,她能不哭吗况且她的哭功比苦采花都厉。

    说完上述这番话,我心潮澎湃,起伏不定,愁肠寸断,心中沥血。

    为了掩饰自己愈来愈历的苦楚,我急忙起身出去尿尿。

    出得房门,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泪水滚滚而下,睁着婆娑的泪眼向c走去。

    推开厕所门,就开始找小便池,边解裤子边找,结果没有找到。

    正在纳闷之间,突听身后传来一声尖喝:干吗怎么跑女厕所来了耍流氓啊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花容失色的少妇,边提裤子边惊恐地看着我。

    d,怎么跑到女厕所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

    我被羞得老脸滚烫,低头狼狈不堪地道歉,连滚带爬地往外窜。

    从厕所里跑出来,便开始找男厕所,找来找去,发现这个二楼上只有这一个厕所。

    不管那么多了,先洗了把脸,让水龙头里的水清醒清醒头脑,将脸上又苦又咸又涩的泪水冲洗干净。

    就在这时,女厕所里那个少妇出来了,她一眼就认出了我,用眼睛恶毒地狠剜了我一眼,剜的我打了个寒颤。

    随后她鼻子里重重轻蔑地哼了一声,扭着大屁股呼呼地走了。

    d,老子又不是故意的,你至于这个样子吗

    哼,看你那又宽又阔的体形,又大又肥的屁股,横向往左右伸出半截的胯部,绝对是个久经沙场,饱尝枪林弹雨的沙窝滩。

    更是个从枪林中走出来的烂鸟,百分百的康尚帕荡妇。

    估计落了户口的马儿都被你品尝过。

    你就别和老子假装正经了,这么虚伪干吗你t累不累你真约老子去和你康尚帕大战,老子还懒的理你。

    真t奇怪了,难道这里没有男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