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丢卒保帅-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884、丢卒保帅

    来到李感性的办公室门前,连门都没来得及敲,我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这才发现屋里除了李感性外,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计划财务部的老总,另一个是企业文化部的老总。

    看我进来后,李感性对他们两个老总道:就按咱们刚才说的去办吧,越快越好。

    两个老总冲李感性点了点头,匆匆出去了。

    我感觉这屋里的气氛就像战场上的硝烟一样,不但沉闷还更加令人窒息。

    我刚一坐在李感性的对面,她立即声色俱厉地对我道:吕大聪,你有没有动过公款

    我一惊,李感性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对待过我,顿时不由得慌乱起来,忙道:没有,我绝对没有动过公款。

    好,那我再问你,你用预支费用办过私事吗

    预支费用办私事没有,绝对没有,我把预支费用都是用在了营销客户上,没有为自己花过一分钱。

    李感性不再说什么了,而是长舒了一口气,将头靠在高背椅上,显得很是疲惫不堪。

    我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怯怯地问:杏姐,你怎么这么问啊快把我吓坏了。

    哎,事到如今,我不能不这么问。你只要没有动过公款就行,只要把公款花在公事上,可能就会躲过这一劫

    杏姐,妮子给我打电话了,和我说了预支费用的事,全行分理处都是这么个情况,法不责众,他们也拿这件事没办法的。

    李感性忽地瞪大眼睛,后背也迅即离开高背椅,坐直了身子,吃惊地看着我,道:大聪,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犯浑啊

    我一愣,不解地看着她,道:杏姐,预支费用的事在每个分理处都是这样的,企业文化部和计划财务部也是每月定时进行报批的,全行上下都知道这件事,历次检查不都是没事吗

    李感性听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愤道:你刚才没有看到企业文化部和计划财务部的两个老总都在我这里吗

    看到了,我进门他们就离开了。

    他们刚才到我这里来,就是叶行长命令他们过来和我商谈对策的,预支费用这件事虽然全行都知道是违规,之所以都不管,是因为预支费用的规定的确不符合市场运作,也影响了营销的效率,因此全行上下的人都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人去管这件事的。但制度就是制度,规定就是规定,现在是上级在查这件事,一旦追究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怎么追究问题是所有的分理处都存在这种情况。

    这件事一旦较起真来,属于重大违规事件,涉及到的人那就多了去了,那咱们行也就在全国臭名远扬了。

    那怎么办这种情况是普遍存在的。

    正因为普遍存在,叶行长这才很是着急,让企业文化部和计划财务部的老总尽快想办法弥补,以免事态进一步扩大。

    怎么弥补

    从现在开始,所有分理处,包括下边所有的支行,在预支费用上都要严格遵循规章制度去执行,没有报批的抓紧时间进行报批,刚才那两个老总就是去安排集中报批的事情了,要在两天之内全部把已经超过限额的费用报批完毕。

    杏姐,要是这么说,那检查组的人询问我预支费用的事,我该怎么办

    我让你来就是商量这件事的,检查组的人吃过午饭后,肯定会立即找你。所以我们必须提前通好气,商量好对策。

    我惴惴不安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办了。

    汉正路分理处没有报批的预支费用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都是那半个月集中营销的时候发生的。

    之前的有没有

    没有,之前的都已经报批了。

    哦,这样还有缓冲的余地。检查组的人问你预支费用的时候,你就说为了不影响营销客户,贻误时机,因此便不得不提前预支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不甘心地道:这样不就被他们抓住把柄了

    现在只能让他们抓把柄了,因为事实摆在那里。但是你要切记,他们询问其它分理处存不存在这种情况时,你就说不知道,其它的一概不知,你只谈汉正路分理处的事。

    她看我没有反应,又道:你记住了没有

    我忙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

    李感性痛心地说:大聪,没办法了,现在只能这么做,只能是丢卒保帅了,不然,咱们整个行都要倒霉,叶行长会第一个惹麻烦的,你要清楚这里边的利害关系

    听到这里,我完全明白了,一种莫大的悲哀将我整个人都悲的冰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