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春风拂槛露华浓-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九十、春风拂槛露华浓

    等吻完了之后,一看表,d,竟吻了八分钟,只剩余二分钟了。

    我们两个急急忙忙快步下楼,一溜小跑,向单位奔去。

    到了单位楼下,我让冼性感先上楼,这样我们就错开了。

    不至于让既多事舌头又长的同事看到,免得风起云涌。

    一旦风起云涌,不被风刮倒,也会从云头上栽倒下来。

    再不就来个风萧萧兮戳指寒。让人家把我们两个的脊梁骨戳穿,戳成蜂窝。

    真要是那样,真的是生不如死。

    所以,不得不谨慎了再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们两个相距十几米,先后进了办公楼。

    冼梅直接到办公室去了,而我则是去了李感性的办公室。

    于公于私都得先和李感性见个面,打个招呼。

    我一进她的办公室,李感性正在聚精会神地批阅文件。

    她看到我后,温柔地一笑,脸色晕红了起来,红润如脂,粉光若腻。眼睛里充满了喜悦,媚眼如丝,整个人显得愈加地楚楚动人。

    李感性明显地化了淡妆,越发地粉腻融娇欲滴,惹得老子春风驰荡摇春心。

    汗,美女的杀伤力太大了。

    我刚和冼性感约会回来,本想以后专心致志地扑下身子好好地爱冼梅一个人,但如今见了李感性,又把我的心惹花了,五颜六色都不是,而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俱全,情浓浓如同鼎沸。

    老子不爱江山,只爱美人。

    爱一个不嫌少,爱两个不多,爱三个更妙。而且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呜呼,爽哉

    擦身而过不回首,只是对方美不够。

    春风拂槛露华浓,不顾一切裙下走。

    看来老子是躲不过这春风拂槛露华浓的美女了,既然躲不过,那就只好往裙子底下猛钻了。

    杏姐,不好意思,昨晚睡过头了。

    呵呵,没事,以后注意就行了。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你中午休息了吗

    没有,今天有几个重要文件得抓紧处理。

    当当、当当,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开门进来的是信贷管理部的邵仁祥经理。

    邵仁祥身材极高,极瘦,足有一米八多,却最多只有60千克。皮肤极白,戴着比女人还秀气的眼镜,看上去即斯文儒雅又弱不禁风。

    同事们送他外号少三极,少取邵的谐音,三极是指他极高、极瘦、极白。少三极总的意思就是人间少有的三大极品。

    要是让我说的话,还不如叫他苗人凤来的既顺口又生动。

    他手臂手背的青筋都凸凸地爆露在外,血管和肌肤似乎要分离开来。

    估计那些实习的护士最喜欢他这样的了,闭着眼睛都能将针扎上,还保证不待鼓针的。

    等少三极进来,我立马站了起来,点头微笑:你好,邵经理

    你好,小吕。

    打过招呼后,我就离开了李感性的办公室,三极同志找她肯定是有重要工作协商,我这个大头兵在旁边太也不合适。

    回到办公室,由于一上午没来,急忙和潘丽、邓霞,分别亲热地打了个招呼,最后又煞有介事地和冼性感打了个招呼,不为别的,只为遮人耳目。

    而这丫竟明显地不适应,她的表情神态似乎在说:你怎么也和我打起招呼来了

    我急忙对她暗示眼色,她才会意过来。唉,这丫太实诚,鬼心眼太少了,还是老子办这种事比较地道些,呵呵。

    肖娜和希特勒同志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坐在工位上,刚把电脑打开,桌上的内线电话就响了,摸起来一接,是李感性的电话。

    小吕,崔有矛在不在工位上

    不在。

    我给他打手机,他也不接,邵经理过来领东西,还在我这里等着他呢。你找找他,看看他在不在顶层的仓库里

    嗯,好的,我这就去。

    临出办公室时,我瞅了一眼,发现希特勒的手机就放在办公桌上,应该不会走远。

    出来办公室,先在本楼层找了片刻,没有发现纳粹元首,只好抬腿向楼上走去。

    我们支行的仓库在最顶层,我只去过一次。

    仓库钥匙只有老崔有,莫不是这b真的去了仓库

    d,害的小爷还得爬楼。

    爬了好几层楼,累得有些气喘,终于来到了华山之巅。

    d,此华山之巅非彼华山之巅也。

    光线有些灰暗,空气污浊,竟还透着霉味。主要是这里不经常来人的缘故。

    走廊里堆的乱七八糟的东东,破桌子、破椅子、破沙发、破电脑、破条几等等,上面还覆盖着厚厚的灰尘。

    总之堆放的这些东东都是破中之破,烂中之烂,破破烂烂惹人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