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希特勒和爱娃-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九十一、希特勒和爱娃

    d,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废品收购站。要是在门口摆上个地秤,不用办理营业执照,就可以直接营业了,都是现成的。

    由于太脏太乱,我走路须得小心谨慎,唯恐地面上的灰尘把冼性感给偶买的高档皮鞋给弄脏了,只能轻手轻脚地慢慢前行,中间还得躲避着伸出来的桌腿椅脚。

    d,打扫卫生的怎么也不打扫打扫这里难道等这里爆发了瘟疫之后才肯收拾收拾吗真t懒,懒的出奇,比老子还懒。

    地面上有一些零乱的新鲜脚印,不知是谁来过。

    由于我轻手轻脚,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动静,轻飘飘地就来到了仓库的门口,门上没有上锁,用手轻轻一推,门从里边反锁上了。

    d,大白天老崔在这个脏兮兮的破仓库里干什么还t反锁上门。

    刚待开口喊,只听里边传来若隐若现的悉悉窣窣之响。

    中间伴随着男女苟且之声。

    男的呼呼喘粗气,女的压抑着的吟声不断。

    我日哟,大白天的这是谁在里边偷青偷也t太大胆了。

    惹的老子在门外高高举伞。

    破门而入那是万万行不通的,整不好会出人命。

    但好奇心顿起,促使我非要查探明白在这仓库里边鬼混的狗男女是谁

    仓库门的旁边有一个离地2米多高的小窗户,长期开着以便通风。

    小窗户的下边堆放着破桌烂凳,我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攀爬上去站在了破桌子上。

    悄悄探头向里看去,眼前的一幕惊的我险些从破桌子上掉下来。

    只见肖娜半躺在爆皮的沙发上,下身裸的,劈腿挨插。

    老崔这b将裤子都褪到了脚脖子上,大屁股前后大力浪动着。

    两人正在忘乎所以地l。

    看的老子几欲喷血,呼吸似乎也停滞了,心中怦怦直跳,伞愈撑愈大,几乎把墙壁戳穿。

    d,这对夫妇太骇人了,标准的一对狗男女。

    不能再看了,再看老子一个控制不住,硬闯进去来个二来来,非出大事不可。

    老崔是属于通,不受法律约束。老子可就成了蟑螂了,非得给老子定个轮罪不可,那就惨了。

    我屏住呼吸,蹑手蹑脚不发出一点声响,急匆匆下楼去了。

    到了我们办公室所在的那层楼,胸中还怦怦直跳,伞儿依旧高高撑着。

    不行,得找个地方好好静静心,最起码得把打着的伞儿收起来才行。

    这个时候,别无去处,只有c是最佳的选择。

    真他奶奶的,就像老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似的,需要跑到厕所里来进行躲藏。

    伞儿哟,你快些收呀快些收,我已把那迷人的景色看个够。肖娜的大地已经浸透了油,老崔那b龌龊卑鄙不知羞。伞儿哟,你快些收呀快些收,这一对狗男女流里流球,别再羡慕留恋那肮脏的下流。

    我心中默唱着女高音歌唱家马玉涛的马儿哟,你慢些走呀慢些走的曲调,只不过将歌词进行了改动,但曲调还是那个曲调。

    d,足足唱了十多遍,才将高撑的伞儿收了回来,太不容易了。

    老崔这b真t是纳粹元首希特勒,肖娜这浪妞子就是那爱娃。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办公楼里行云流水。真t胆大妄为,无法无天,馋的老子直想一飞冲天。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疯狂的人人都在跳街舞,即使靠在爆皮的破沙发上也是上下浪跳,这个世界太恐怖了。

    老崔这b很色,看到女的就想上,即使是老母猪也不放过,我对他很是了解滴。

    但肖娜却让我跌破了眼镜,实出意外中的意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丫竟会如此荡。

    这对狗男女都t荡无比,都荡的慌不择食。

    老崔不嫌肖娜丑皮肤粗汗毛长,肖娜不嫌老崔既是矬子又t龌龊。

    老崔啊老崔,希特勒啊希特勒,人家肖娜虽然身上不算白,胳膊腿上的汗毛还很发达,但毕竟面部皮肤还说的过去。

    况且人家还是个未婚女,虽然不是那c女。

    但你老崔做事也t太抠门了。你不去那五星级酒店,最起码得到个普通旅馆开个房间也行嘛,花个十块八块的有什么

    你t就在那个潮的发霉,闷的放汗的破仓库里就把人家肖娜给办了,也太没有品味,没有层次了,也太对不起人家肖娜了,奶奶个熊的。

    心中边想边骂,向办公室走去。当走到李感性办公室门口时,我才想起需要向李感性汇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