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长舌头臭娘们-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23、长舌头臭娘们

    花小芬立即回复:你到底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你

    你掉头往回走,路边有棵大树,我就在这里。

    花小芬立即掉转车头,往回驶了过来,还不停地按着车喇叭,她边开边向路两旁看着,因为路两旁不光一棵大树,而是有好多棵大树。

    当花小芬开车来到我藏身的大树边的时候,我刚要动身跳出来,忽地发现不远处又走来了几个娘们,奶奶的,看着很是眼熟,不用问,又是老子的本村的。

    我如果再不出去,花小芬很有可能会把车停下来,再从车上跳下来,站在路上大声呼喊起吕大聪来,那就更加麻烦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在这关键时刻,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忽地从大树后边闪身出来,就像做贼一样,猫着腰快速地向车上冲去。

    花小芬也发现有个人影从树后猛地蹿了出来,禁不住吃惊地呀了一声,我快速地来到车旁,忽地拉开后车门,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这时,花小芬也已经来了一个急刹车,我咚的一声关上后车门,花小芬惊讶地扭头一看,这才发现是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顾不上回答她的话,而是扭头透过后车玻璃看了看那几个走进的娘们,发现她们已经离车屁股也就十多米了,忙惊慌地说道:阿芬,开车,快点开车。

    花小芬被我搞的既莫名其妙又紧张不安,忙问:到底是怎么了

    别说话了,快点开车。

    我看她仍是扭头不解地看着我,没有任何动作,便着急地道:你快点开车啊。

    我边催促边将身子趴下,低头缩肩,将自己藏在了后排座上,即使那几个娘们从车旁经过,也很难发现我的。

    花小芬看我如此着急,忽地踩上油门,车快速地向前驶了出去。

    当驶出十多米后,花小芬焦急地问:在什么地方拐弯刚刚过来个路口。

    我抬头一看,晕,狂晕,车子已经过了往鹤鸣山拐的那条路了,再往前开,就该上高速路了。

    我忙道:阿芬,快点倒回去,往鹤鸣山的那条路已经过来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你怎么不早说光催我快点开车,哼。

    好了,别埋怨我了,把车倒回去。

    花小芬只好将车停住,挂上倒挡,缓缓向后倒去。

    我扭头一看,日,那几个娘们已经来到车旁了,我闷哼一声,抱着小脑袋倒在了后排座上。

    花小芬边倒车边问:你给我指路啊,你倒在座位上干嘛

    我已经不敢说话了,花小芬的车玻璃是透明的,人站在外边会将车内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我急忙给她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你快点开车,先不要和我说话。

    花小芬紧蹙秀眉,将车倒到拐弯处,猛打方向盘调正车身,加大油门冲上了往鹤鸣山去的那条路。

    足足冲出去了十多米,我才悄悄爬了起来,扭头透过后车玻璃一看,那几个娘们还站在路口拐弯处看着我们。

    我日,你们这些臭娘们真是无事可干,你们走你们的路就是了,站在那里撅着屁股看什么看lgbd。

    车子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后,花小芬再也忍无可忍,忽地将车停下,扭头恼怒地看着我,问道: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又想做贼一样,坐在车里四处瞅了瞅,确定周围无人后,这才推开后车门,跳下车来,但身子也没有站直,而仍是猫着腰,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快速地钻了进去,带上车门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缓缓地道:阿芬,我今天没什么,主要是担心我村子里的那些娘们看到我后,会说闲话。

    啥村子里的娘们说闲话

    是啊,那些娘们就没有不敢说的闲话。

    你就为了这个

    是啊,我就是为了这个。

    真快被你给晕死了,你就为了这个,把自己弄的跟做贼似的,这也不像是你吕大聪的一贯作派啊。

    阿芬,你从小没在农村生活过,你不了解农村中的陋习,农村的那些长舌头臭娘们,你是没有见识过,她们的臭唾沫真能把人给淹死了。

    哦,真的

    当然了,我骗你干嘛我这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我只不过是开车来接你,你大大方方地等在路口就是了,她们还能把你给吃了啊

    我是怕她们的长舌头啊。

    至于吗大惊小怪的。

    这可不是大惊小怪,你是不知道那些臭娘们的厉害,吃饭的时候,也能卷着煎饼串门子,目的就是为了拉舌头,说长道短,指桑骂槐,呱啦呱啦说个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