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咯咯娇笑-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27、咯咯娇笑

    听我竟然这么说,她的脸色倏地更加红了起来,用粉拳捣了一下我的肩膀,跺了一下脚,转身走开了。

    我做了个深呼吸,缓缓站了起来,慢慢向她走去。

    当我来到她身边时,发现她又在凝目看着远处在沉思着,美女沉思,不容打断,我只好默默地陪她在那里静站着。

    突然,她长叹一口气,幽幽问道:好些了吗

    好了,只是震的疼了会,没事的。

    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心情好些了嘛

    我道:我心情本来就一直很好的。

    放屁。

    我一愣,这丫竟然开始爆粗口说脏话了。

    你心情好怎么还把车停住趴在方向盘上啊

    嘿嘿,我那是被尿给憋的。

    胡扯,你要再这么说,我们就回去,不去鹤鸣山了。

    这丫边说边向车上走去,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关上车门立即发动起车子来,我刚想紧跟着上车,却发现这丫竟然真的要掉转车头了。

    日,这丫还真的要回去,我急忙拉开车门跳进了车里,坐在副驾驶座上,忙不迭地说:好了,是我错了,你别调转车头了,我们接着去鹤鸣山吧。

    她停下动作,扭头问道:心情好了

    我只好实话实说:哦,嗯,好多了。

    她抿嘴耸鼻猛吸了一口气道: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从鹤鸣山出来,你都不能再有类似的情况,听到没有

    我怔怔地看着她,喃喃地说不出话来。她立即又问道:听到没有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结束,不能再因为阿梅心情不好了,知道没有

    我匆忙点了点头,下决心打保票地说:嗯,好,我知道了。

    如果我发现你因为她再那个样子,我就立马走人。她边说边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悲戚和苍凉。

    我使劲点了点头,她这才调转车头向着鹤鸣山的方向开去。

    我怯声低问:阿芬,你生气了

    没生气,只是有点儿嫉妒羡慕。一个女人能让一个男人这样,这个女人算是没有白活。所以,我才有点儿嫉妒和羡慕。

    我单刀直入地问:除了嫉妒和羡慕,就没有一点儿醋劲

    滚,我天天打酱油的好吧,还醋劲呢靠。

    我怎么听着你的话语酸溜溜的啊

    哦,今天早上光顾着出门了,没来得及去打酱油。她说到这里,使劲抿嘴忍笑,

    听她能说出如此诙谐风趣的话来,我忍不住偷偷窃笑起来,她忍了几秒钟后,在我偷偷窃笑的渲染下,再也忍不住地咯咯娇笑了起来。

    我看她笑得如此开心,我也开心地哈哈笑了起来,整个车厢里又恢复了喜庆喜悦的气氛。

    哈哈,阿芬,你戴着墨镜显得人更美了。

    哦是吗

    嗯,是的。

    跟得上阿梅美吗

    晕,狂晕,这丫又开始主动和我提阿梅了,我无奈地说:你身上有她的影子,你和她差不多,你是什么样,她就是什么样。

    滚,以后你少拿我和她比,她是她,我是我,不要混为一谈好不

    哦,好,我记住了。我匆忙点了下头应着。

    我又胡乱侃了几句后,忽地发现她那墨镜下端竟慢慢地滑出了几点水样的东西,我心中一沉,晕,难道这丫流泪了

    就在我惴惴不安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忽地伸手把墨镜摘了下来,匆忙用手掌抹了一把双眼,迅即又把墨镜戴了上去。

    看她这样,我心里突然出奇地难受起来,忍不住柔声问道:阿芬,你怎么了

    她装聋作哑地回道:啊什么怎么了

    我心疼地问:你刚才抹眼睛干嘛

    她立即显得有些慌乱,随即解释道:没什么,刚才笑的时候,把眼泪给笑出来了。

    我不忍心揭穿她的善意谎话,靠在车座背上,默不作声起来。

    花小芬将车开的很快,过了好大一会儿,她问:鹤鸣山这名字真是好听。

    当然了,仙鹤鸣叫的地方,名字当然好听了。

    这山为何叫鹤鸣山

    不知道呢,听老人讲,好几百年前,这山就叫鹤鸣山。

    听到这山的名字,就想过来看看。

    鹤鸣山还是一个原生态的地方,基本没有遭到破坏,不像紧靠城边的那些山,都被开发成了供城里人休闲娱乐度假的地方。

    哦,这样就更好了。

    阿芬,你怎么突然想起要来这鹤鸣山看看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了这个地方,很是好奇,便想过来看看,没想到就在你老家附近,呵呵。

    嗯,这的确是个好地方,你来了绝对不后悔的。

    呵呵,但愿如此,看看这个地方能不能适合我发展。

    适合你发展

    是啊,我总得找点事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