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1、黄鹂-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31、黄鹂

    我禁不住又道:阿芬,你要不看你会后悔的。

    哼,我看了会更加后悔的。她说着向我靠近了些,故意把秀脸对向我,就是不回头看,她怕我如法炮制地也吓她那么一大跳。

    阿芬,我没有骗你,你回头看看。

    她仔细看着我的眼神,发现我不像是在骗她,这才又靠近了我些,并用双手摁住我的两个肩膀,防止我吓她,这才慢慢地扭头看去。

    没有什么啊

    你个笨丫,你看看倒车镜上是什么。

    经我这么一提示,她才看到了倒车镜上的那只美丽的鸟,禁不住惊呼一声:黄鹂,好美的黄鹂边说边撤离了我,用手轻轻打开车门,慢慢向车外挪着身子。

    就在她快要挪出车门时,一声响亮刺耳的鸣叫传来,那只鸟尖叫着飞走了。

    花小芬忽地一下跳出车外,看着飞走的鸟,急的直跺脚。

    这鸟的叫声虽然响亮刺耳,但细细听来却是悦耳动听,如果在远处听的话,应该更加美妙动听,只是离的太近了,震得耳朵都嗡嗡作响。

    花小芬转着身朝四周看了看,再也没有发现这种美丽的鸟,遗憾地摇了摇头,钻进车来。

    我笑道:嘿嘿,阿芬,我没有骗你吧,你要是早听我的,就能多欣赏一会它了,嘿嘿。

    她用粉拳轻轻捣了一下我的胳膊,啐道:讨厌,这时候还说这种话。

    对了,你刚才说这种鸟叫什么名字

    黄鹂。

    我猛地一下坐了起来,问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黄鹂啊

    什么传说中的黄鹂是真真切切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还传说呢

    阿芬,我真的没有见过这种鸟,只是从书上看到过它的名字。我边说边吟起了韦应物的诗句: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花小芬听后抿嘴笑道:你就别臭拽了,连黄鹂都不认识,还在这臭美呢。

    嘿嘿,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嘿嘿。

    别嘿嘿了,看到这黄鹂后,有种想进深山的冲动,走,下车。她边说边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阿芬,你要干吗

    我们下车步行往山里走。

    阿芬,你不害怕了

    不害怕了,这漂亮的黄鹂给了我鼓励,我不再害怕了。

    我心中暗道:nnd,这只该死的黄鹂干嘛非要落在这里靠。

    老子天生惫懒,本想就此打道回府,没想到一只黄鹂却引得这丫不再害怕,非要往大山深处闯了。我只好也从车里跳下来。

    花小芬打开后车箱盖,从里边拿出来两个大包,把其中一个递给我,我接过来一掂量,靠,竟然很沉,忙问:阿芬,这包里都是什么,怎么这么沉

    嘿嘿,有折叠帐篷,有吃的,还有喝的。

    你那个包里也是这些吗

    嗯,也是这些。

    这么沉,你背的动吗

    我在家试了试,还行。她边说边又打开另外一个包,从里边取出衣服来,对我道:稍等,我到车里换身衣服。

    阿芬,天气这么热,你还换什么衣服啊这样就行。我担心她换上衣服后,就看不到她那双又白又嫩的腿了,止不住地劝她不要换。

    她莞尔一笑,拿着衣服又钻进了车里,临关车门时,又对我道:不准偷看啊。

    靠,老子本想贴过去偷看几眼,没想到这丫倒是挺未雨绸缪的,我只好站在原地等着她。

    过了几分钟后,花小芬从车里下来了,晕,这丫果真换了一身长衣长裤,将自己整个地都包裹了起来。

    我腆着老脸道:阿芬,你还是穿短衣短裤好看。

    步行进山,就得穿长衣长裤,这样安全。

    晕,你是不是防着我啊

    防你干什么你又不是狼。她说到这里,突然狡黠地笑了笑,道:你不是狼,但你是色狼,哈哈

    靠,你丫说话越来越放肆了,嘿嘿

    我们两个都背上包后,花小芬又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了一把刀,刀还带着刀鞘,足有半米多长。

    阿芬,你拿这个干什么

    笨,带着它防身,给。

    晕,原来这丫的这把刀是给我准备的。我接过来,掂量了掂量,还很有分量,握住刀柄缓缓将刀拔出来,一阵寒光扑面而来,竟使我不由得打了个大喷嚏。

    我举起刀来看了看,是个单面刃的刀,刀背很厚,刀刃很是锋利,禁不住问道:阿芬,你这刀是什么时候买的

    我以前开花卉公司的时候买的,是正宗的藏刀,从云南买的。

    怪不得又沉又利的,果然是把好刀,此刀在手,胆量十足,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