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一马平坡-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34、一马平坡

    我和花小芬相互攥着手继续前行,但越往前走,树林越密,我和她不能并排走了,只能是一前一后。我在前她在后,这样就不能再相互牵着手了,未免有些趣阑珊,浪漫不足。

    远处不时想起鸟鸣或其它动物的叫声,我竖立起小耳朵来,重点听那种在电视电影上才听到过的闷嗷闷嗷又嚎嚎的叫声,即狼的叫声,但始终没有听到,这才略微定下心来。但手中握着的刀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时时保持着警戒状态。

    为了确保能够留出往回返的时间来,我走的很快,不久开始呼呼喘起粗气来,花小芬也是上气不接下气,呼呼直喘粗气。

    天气本就闷热,在树林中行走更是没有一点一丝的风,我和阿芬处在这样的环境中,简直就等同于在蒸桑拿,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突然,身后传来扑通一声,我急忙扭头一看,花小芬竟然摔倒在地,我忙俯身将她搀扶起来,问道:阿芬,你没事吧

    她喘了口粗气,道:没事,走的急些不小心摔倒了。

    阿芬,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这么着急赶路,就失去了游山玩水的乐趣了。

    现在还讲什么游山玩水啊能平平安安的就很不错了,快点走吧

    我只好一手拿刀一手拉着她,侧身向前走去。

    终于又翻上了一道山梁,奶奶的,这道山梁上的树木比刚才那道山梁上的树木更高更密。

    我刚想靠在一棵大树下休息,花小芬在后边推了我一下,道:快走,不要停啊,到前边再休息。

    阿芬,前边看不到头,先休息一下吧。

    不行,快走,我们要争取时间。

    你们女人的韧劲就是比我们男人的大。

    嘿嘿,我们女人能吃苦,你们男人只知道享受。

    我忽地想起了一句话,顺口说道:嗯,女人说不行了还能行,而男人说不行就不行了

    花小芬听到这里,滋的一声笑了出来,道:你这些诨话都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一套一套的

    勤奋学习日积月累来的,龌龊男都这样,嘿嘿

    哈哈

    nnd,这诨话黄话还真得特提精神,我和她会心开心地哈哈一笑,顿时也来了劲,感觉不那么累了,又急步向前走去。

    老百姓讲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估计就是指的这方面吧,调侃俏逗,插科打诨,再累也感觉不到累了。

    走过梁顶,开始下坡的时候,忽地发现这边的下坡树木很少,不知道什么原因,中间竟有三四米的宽度,在这宽度之内竟然没有树木,大有一马平坡的势道。

    我站在坡顶问道:阿芬,这下坡怎么有这么大的空挡呢

    嗯,这以前好像是一条路。

    这就奇怪了,坡前边树木很稠密,翻过坡来,树木竟稀疏起来了。

    花小芬用手一指前边,道:你看前边,树木越来越少了。

    我抬头一看,果然树木变得零落稀少起来。禁不住大喜道:终于走出密林了,视野只要开阔,就不那么担惊受怕了。

    哈哈,说来说去,你还是害怕,快走吧。

    我呵呵一笑,快步向坡下走去。由于走的过快,冲的过猛,加上这下坡又是格外的陡,我一个脚下不稳,头重脚轻地向前扑通栽倒,惯性使然,小体骨碌骨碌地打着滚地向坡下滚去。

    花小芬看我摔倒翻滚,大叫一声,伸手来抓我,没有抓到,竟也摔倒在地,也是顺着下坡往下滚。

    我在前边滚,她在后边滚,哎哟啊呀叽里咕噜叫声不断,当我晕头转向地滚到坡底时,花小芬咚的一声结结实实地砸在我的身上,疼的我哼哼哟哟起来。

    花小芬也滚的晕头转向起来,足足过了一二十秒钟,她才缓应过来,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我此时疼痛减轻,懒懒洋洋地道:没事,连摔带滚加砸的有些晕乎了。

    她是上半身砸在了我的身上,她急忙挪开身子,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道:哎呀,刚才真是太吓人了。

    我翻了个身看着她,问道:阿芬,你摔疼了没有

    在坡上滚下没受伤,下来又落到了你身上,我没事的,我倒是担心你受伤了。

    我也没事,现在全身也不那么疼了。

    嗯,这样就好。

    阿芬,索性我们这样躺着休息会吧

    嗯,是不能再急着赶路了,再急说不定还得摔倒。

    是啊,再这么着急快走,山神和土地爷爷也不高兴了。

    呵呵。

    花小芬俊美的脸蛋被汗水浸泡冲洗的更加白皙了,我身不由己地向她靠近了些,深情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