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5、香口夺食-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35、香口夺食

    花小芬看我这么看着她,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白皙的雪腮上飞上了晕红,道:别这么看着我好不

    哦,我也不想这么看着你,但你实在是太美了

    她听到这里,脸色腾的一下更加红了起来,比身旁飘落的红叶还要红。突然,她忽地伸出双手环抱住了我的脖颈,一下子把我拉拽到了她的身上,我的前胸紧紧压住了她那饱满圆鼓的酥胸,就在我惊愕的时候,她的红唇一下子贴住了我的嘴唇。

    我心中惊喜地狂呼一声,感觉老子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立即主动热切地回应起来,上身紧紧地压住她的胸部,双手环绕着紧紧抱住她,嘴唇紧紧地粘住她的红唇,舌头打着卷地伸进她的香口,捕捉到了她那红嫩的香舌,贪婪无比地缠绕起来。

    边吻我边欲火焚烧起来,小体颤抖,四肢抖栗,呼吸粗重。寂静的树林中没有狼的闷嗷闷嗷嚎嚎叫声,但却传来了我这色狼的急促的喘息声。

    阿芬的喉咙里也发出欢快的吟声,双手缠抱着我,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当真是干柴遇烈火,一颗小火星也能引发一场冲天大火。

    现在老子什么也顾不上了,自从阿花牺牲后,老子就一直处于和尚修行的状态,早就已经憋鼓的快要崩溃了,还管得了什么道德伦理,更不管对得起对不起霹雳丫了,先解了这燃眉之急再说。

    就在我颤抖着爪子去脱花小芬裤子的时候,花小芬忽地清醒了过来,急忙伸手抓住了我的爪子,道:不要这样,你快点起来。

    我日,我顿时变得颓废无比起来。靠,这些美丫怎么总是在这紧急关口能恢复理智,控制得住自己呢霹雳丫是这样,花小芬也是这样,难道美丫都是这样的

    晕狂晕日狂日

    晕没人管你,你想晕就晕,是很有自主权的。但日就不行了,美丫不配合,想日也日不了,只剩下心急火燎的干靠了。

    花小芬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伸出双手温柔地轻轻擦了擦我脸上的汗水,柔声对我说:起来,我们还要赶路呢。

    我恬不知耻地说:阿芬,我们就在这里完成那之事吧

    听我说完,阿芬突然咯咯娇笑起来,边笑边道:呵呵,还之事呢这么高雅的说法,从你嘴里说出来,听的我直起鸡皮疙瘩,呵呵

    那我不说之事说交好不

    她娇嗔地轻声道:滚,又说的这么露骨。

    那我不说光做好不我边说边又急不可耐地去解她的腰带褪她的裤子。

    她突然绷脸生气地道:你想违背我的意愿

    我一愣,抬头看着她不高兴的样子,焚烧的欲火日的一下降的只剩下好几度了。

    她绷着脸沉声说道:起来。

    我只好乖乖地坐了起来,不敢再有非分之想和非礼之动了。

    突然,这丫滋的一声笑了起来,笑的有些不可自制,还用手捂住了嘴。

    这一下把我弄得更加愣呆了,我不解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在我发愣发呆的时候,她忽地坐了起来,伸嘴在我的嘴巴上亲了一下,咯咯笑道:嗯,你还是挺乖的。

    我不高兴地说:你刚才绷着脸怪吓人的,我能不乖嘛,哼。

    呵呵呵呵这丫又接连咯咯地娇笑了几声,才道:现在已经过中午了,你饿不饿

    我赌气地说:不饿。

    那好,你不饿我可饿了,我要开吃了。

    她脸上荡漾着彩霞,红润的就像熟透的红富士苹果,她起身转到我的身后,把我背上的包取下来,从里边拿出我带来的葱花饼和咸鸭蛋,又取出两瓶矿泉水来,转到我身前,满脸俏皮呵呵嘤笑地道:我可是要吃饭了,走了这么远的路,真的饿了。

    她咬了一口葱花饼,趴到我面前,脸对着我的脸,嘴对着我的嘴,嘴巴外边露着半截葱花饼,故意馋我说:这饼真香。边说边把那半截露在唇外的葱花饼吞了进去。

    就在她往后撤身的时候,我忽地伸出双手捧住她的粉脸,嘴巴快捷无论地粘住了她的樱唇,惊的她圆睁秀目,喉咙里发出咕噜声。

    我一不做二不休,挺着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嘴里,将她嘴里的还尚未来得及咀嚼的葱花饼卷进了我的嘴里,又用牙齿轻轻咬了咬她的红唇,这才心满意足地咀嚼着从她香口里夺来的葱花饼,嘿嘿地笑着撤离了她的红唇。

    她假装恼怒地用粉手轻轻拍打了我几下,噘嘴啐道:你耍无赖,你不是说不吃嘛

    我边嚼着葱花饼边道:嘿嘿,这叫香口夺食,嗯,香,真香,实在是太香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