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云雨之巅-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50、云雨之巅

    看到花小芬钻入我的怀中,嘴里慌乱地说着:吓死我了。我忙伸手搂住她,嘴里不停地安慰着:不要怕,没有事的。实际上老子自己心中也是害怕的很,但没有办法,只能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来安慰她。

    她的花房紧紧地顶着我的胸口,头脸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双手紧紧地缠抱住我,此时的花小芬已经成了一只柔软不堪的小鸟。

    虽是被她这样紧抱着,但此时的我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因为毕竟在这荒岛之上,安全是第一位的,在这漆黑的夜里,谁知道帐篷外边到底有什么t的野兽。

    过了片刻,花小芬轻声对我说:我们不要这样坐着了,还是躺下吧。

    嗯,好,这样坐着反而更加令人紧张害怕。

    说着,我们两个相互抱着同时躺下了。花小芬仍旧紧紧地抱住我不放,身子使劲往我怀里钻,我感觉肩头部位碰触到了一个硬东西,急忙伸手一摸,原来是那把半米多长的锋利的刀,刀鞘不知道被阿芬放到什么地方去了。看来她是一直握着这把刀呆在帐篷里,直到我进来后,她才松手放下了它。

    我举起刀来扬了扬,顿时感觉胆子大了不少,轻声道:阿芬,有这把刀在身边,我们更不应该害怕了,呵呵。

    嗯,如果进来什么,就用刀劈。

    阿芬,你是不是一直没有睡着

    借着酒劲就睡了一个多小时,被狂风乱醒后,就一直没有睡着,越听外边的动静越是害怕。

    你到底听到什么动静了

    不知道,反正是害怕的很。她边说边将头脸深深地埋进我的怀里。

    好了,不要紧了,我们现在都在一个帐篷里了,就安全的多了。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就这么抱着,过不多时,很自然地我就有了生理反应,禁不住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她。

    我柔声问她:现在还害怕不

    她摇了摇头,柔声低道:不害怕了。

    我们两个就这样面对面地紧抱着,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狂跳的心,几乎是在同时,我们两个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我的嘴唇和她的红唇不约而同地就粘在了一起热吻起来。

    边吻边听到她喉咙深处发出了轻微的吟声。我喘着粗气对她说:阿芬,我想。我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就点了点头,伸着红唇又亲住了我的嘴唇。

    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的了,我快速地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由于用力过大,那个花裤衩子也险些给撕坏了,顺手一扔,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接着,我就动手去脱花小芬的衣服,她已经处于极度情迷欲昏之中,双眼微闭着,嘴里不停地轻声吟着,胸部一上一下剧烈起伏着,整个秀体似乎都在颤抖着。

    我给她脱衣服,她也主动配合着,很快就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除尽,我此时已经处于高度的性奋状态之中,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要爆炸了,粗重的呼吸中夹带着不可自制的狂吟,我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当我和她的身体一接触的时候,她禁不住大声地吟了一声,瞬间我们两个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缠绵了起来,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嵌进对方的身体里去。

    花小芬的花房很是丰挺圆润,身上的皮肤白皙柔滑,她迎面躺着等待我的进攻。她的下身已经湿的不能再湿了,我的jj也硬的不能再硬了。

    已经不用进行任何前奏了,因为这前奏进行的时间太长了,足足进行了好几个月。今天自从上了她的车,就一直处于前奏进行时中,现在到了水到渠成,共赴巫山之巅的时候了。

    高耸直立的和尚头,在她那湿润的芳草之地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只是敬了个礼,就高唱着欢歌,找准了桃花洞口,顾不得欣赏风景,就日的一声进入了她那汩汩流水的桃花洞里,极大的冲击力,让她兴奋的全身抖栗,大声地吟起来。

    和尚头大声欢唱着撅了又撅,硬了又硬,nnd,终于来到了盼望已久的地方了,这种地方已经好久没有光顾过了,感觉特别的亲切,更加地迷恋。

    由于高姓小丸丸制造的米青子实在是太多了,多的我不停地大力做着铁牛耕地,每耕一下,花小芬都兴奋地吟着,红唇微开,秀眸微闭,她也完全陶醉在之中了。我的铁牛耕地的力度愈来愈大,频率愈来愈快。

    我和她都已经寂寞的太久了,过不多时,我和她同时到达了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