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缠绵不断-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51、缠绵不断

    当开始狂喷米青子的时候,我性奋的险些昏了过去,急不可耐地用嘴唇紧紧粘住她的红唇,将舌头全部都伸进了她的香口里去,她也兴奋地用皓齿咬住我的舌头,之巅的感让她吟的险些背过气去。

    老子的米青子积攒的实在是太多了,日日地狂喷了好长时间才喷射完毕。

    jj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和尚头更是恬不知耻,龌龊下流,米青子都狂喷完了,它仍旧赖在桃花洞里不出来,疲软地在里边打起瞌睡来。

    花小芬此时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了,用柔情似水都无法形容她的温柔和柔情。她脸上荡漾着兴奋的红澎,嘴里喷着热气,趴在我的耳边,柔声轻问:你这是射了多少啊

    我一愣,带着之巅的余奋,轻道:我也不知道呢,反正是很多。

    她双手紧抱着我,即害羞又幸福地柔声道:我都感觉到往外淌了,射的实在是太多了。她边说边将热脸娇羞地紧贴住我的脸颊。

    淌就淌吧,我都快寂寞坏了。

    看花小芬如此紧紧地抱着我,很明显她也舍不得让我离开她的身子。她用双腿盘绕住我的双腿,似乎心中渴望就让我这么趴在她的身上不要离开,和尚头永远呆在她的桃花洞里才好。

    tnnd,此时此刻,就是身处再怎么凶险的环境之中,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这之事能兴奋得让人忘乎所以,更加能让人性奋的不顾一切。

    过了十多分钟后,和尚头从瞌睡疲软状态慢慢地苏醒过来,挺着猩红的,哼哼唧唧地又唱起了欢歌,瞬间又勃起直立高耸起来。

    花小芬明显地感觉到了,禁不住兴奋地欢呼吟起来,红唇粘住我的嘴唇,用牙齿不停地轻咬着我的舌头,双手用力地搓揉着我的后背和后腰,最后双手用力地按住了我的屁股。

    我顺应着她的动作,挺着jj使劲插去,从和尚头到根部整个地都进入到了她的桃花洞中。

    我柔声问道:阿芬,这样舒服吗

    她温柔无限地重重地点了点头,她边点头边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我,看她这样,我的小体之内似乎有了无穷无尽的动力,挺着jj撅着和尚头,在她的桃花洞里左右上下转动起来,她立即全身抖栗着,不断吟起来。

    我仔细听着她的吟声,当感觉她又要快到之巅时,我便开始大力起来,将铁牛耕地的动作做足做实,在一阵极度欢吟中,我和她又同时到达巫山之巅,将之美妙享受了个淋漓尽致。

    荒岛的夜晚温度极低,与白天的温度要相差十多度,此时我和阿芬虽然都是赤身果体,但在共赴爱河之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冷了。我喘着粗气,她吟娇喘着,我全身臭汗淋漓,她则是香汗不断。

    自从康警花牺牲之后,我就一直处于出家修行状态之中,除了敲木鱼就是念和尚经,寂寞清苦难耐,直到此时,我才结束了出家修行的清苦日子。花小芬也是同样,她一直都是独受空房,虽然表面嘻嘻哈哈,但内心实则寂寞到了顶点,已经寂寞的不能再寂寞了。

    我和她就是典型的干柴遇烈火,不用什么火星,只要稍微摩擦就能起火。这火一旦燃烧起来,熊熊的烈火直冲云霄,大有永远也烧不尽的趋势。

    这最后的防线一突破,我和她的关系就进入到了一个崭新全新的境界之中,没有害羞,没有约束,没有矜持,想爱就爱,想亲就亲,想日就日,已经从日级阶段上升到了高级阶段,达到了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的知心知爱境界。

    我和花小芬缠缠绵绵,唇粘不离,舌绕相连,肌肤拥随,阴阳互嵌。休息时俏说情话,来劲了吭哧不断,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直到帐篷外传来了亮光,这才发现天色已经明了。

    也不知道狂风什么时候停止了,外边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了,我和花小芬则都极度疲倦起来。

    我是铁牛耕地将花摧,被她抽的人憔悴,将体内的精华都奉献给了她,小体几乎都被抽干了,全身没了一丝一毫的活力。她则是迎合夹裹解饥渴,被我摧的俏花残,她已经将全部的温柔和柔情都奉献给了我,此时就像枯萎的鲜花一般,昏昏欲睡。

    我柔声对她说:阿芬,天已经亮了。

    她温柔地一笑,道:天亮了,我们可以放心地睡觉了。

    我点了点头,我和她都带着极度满足的笑容互相搂抱住,过不多时,我们都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