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羞涩含笑-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54、羞涩含笑

    到了帐篷处,花小芬递给我一块毛巾,又把我的花裤衩递给我,娇羞地道:快点擦干身子穿上裤

    嘿嘿

    她则钻进了帐篷里换穿衣服。

    当她穿戴整齐从帐篷里钻出来时,我也已经穿上了衣服。

    她道:我们现在回去吧,晚上不住在这个岛上了。

    为何啊

    听她这么说,我心中颇感失望,因为我还盼望着晚上再在帐篷里和她进行之事呢。

    她踌躇地道:我有些害怕,昨晚就把我吓坏了,这里晚上的风太大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昨晚狂风的吼叫声,不由得也心有余悸起来,虽然我和她考察百花岛的时候,没有发现什么野兽怪兽的,但这是大白天,谁知道晚上会有什么情况,要是有什么野兽怪兽的从山洞里钻出来,那可就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忙道:阿芬,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去吧,晚上住在这里的确是有点让人提心吊胆的。

    她温柔地一笑,道:嗯,等把这个岛变成种植基地的时候,好好地打理修整一番,就不这么吓人了。

    呵呵,好。

    我们回去后,立即着手办理承包的事,这可是个大事,耽误不得,要抓紧办才行。

    嗯,好,走,我们现在就往回赶。

    随后,我和她将帐篷收拾起来,开始向百花岛的西岸走去,我们的木筏就拴在了西岸的石头上。

    当到达西岸拴置木筏的地方后,花小芬在前啊的一声大叫,我忙问:怎么了

    花小芬急的说话都带了哭音:我们的木筏不见了。

    啊我定睛一看,可不是嘛,木筏果真不见了,拴木筏的石头仍旧矗立在那里,但木筏却是没了任何踪影,这下麻烦可大了。

    我顿时也焦急起来,急忙举目眺望,看木筏到底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花小芬道:木筏可能被昨晚的大风给刮跑了,这可咋办呢

    听她这么说,我心中一沉,不但焦急更加慌乱起来。

    要知道,在这荒岛之上找些枯木不难,但扎牢枯木的绳子却是没有了,花小芬带来的绳子都用在那个木筏上了。

    我也六神无主地道:阿芬,这可怎么办啊

    花小芬急的在原地跺脚转圈,着急地道:实在不行,我们就泅渡回去。

    啊开什么玩笑啊,足足有一二百米远呢,累也能把我们给累死了。

    不要紧的,我们一人抱着一根木头,虽然累点,但总不至于沉到水下去。

    我看了看湖面,担心地道:阿芬,你说得也能行的通,但谁知道这水下到底有什么东东。

    什么东东

    要是有什么水兽怪兽的,我们可就彻底完蛋了。

    听我这么一说,她果真害怕起来,不由得惊恐地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湖水。看她害怕惊恐的样子,我忙又道:阿芬,我这可不是杞人忧天,更不是危言耸听,这深不可测的湖底,谁知道有什么东东啊。

    她双手捂胸,紧张地道:不要说了,我们再想其它办法吧。

    她说完,随即跳上了一块大石,向湖里仔细看去。

    我见她这样,也跳到高处,手搭凉棚仔细看着湖面,但最终也没有发现木筏的影子。

    花小芬失望地道:别看了,湖里没有,我们分头去找找吧,实在找不到再想别的办法。

    嗯,好,只能这样了。

    随后,我和她分头顺着湖岸向两旁找去。花小芬嘱咐道:找仔细点,千万不要错过了。我点了点头,仔细搜寻起来。

    当我走到芦苇丛的时候,惊扰了白鹤群,呼呼啦啦响动一片,白鹤都被我惊跑了。我待要转身往回走,发现了一片倾倒的芦苇,低头仔细一看,顿时高兴地大呼起来,原来木筏被风给刮到了芦苇丛中。

    我立即对花小芬高呼起来,她和我已相距甚远,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好几嗓子,她才听到,她立即转身向我跑来。

    她跑到近前一看,禁不住也高兴地狂呼起来,欣喜的眼睛也湿润了起来,道:多亏了这片芦苇丛,要不是这篇芦苇丛,木筏肯定会毫无阻力地被冲跑了。

    嗯,这片芦苇丛救了我们。

    我们快把木筏弄出来。

    嗯,好。

    我们两个把木筏从芦苇丛中拉出来后,仔细检查了一番,木筏完好如日,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我跑着到了刚才那个地方,把那两个大包提了过来,放在花小芬铺在木筏上的那块大油毡布上。

    阿芬,你坐好了,我来划木浆。

    你能行吗可别像来的时候那样。

    我嘿嘿笑道:来的时候都是憋鼓惹的祸,现在当然没事了,我也不用遮挡什么了,这次绝对保证完成任务,嘿嘿

    听我这么说,她娇羞地脸色倏地通红起来,羞涩含笑地将脸扭向前方,轻声低道:你真不害臊

    嘿嘿呵呵

    她催促道:好了,你快点划吧,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到停车的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