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圆润翘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58、圆润翘臀

    我问老汉:大爷,要是承包鹤饮湖中的那个荒岛,找咱们镇上哪个领导才行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儿子就在镇政府上班,等他回来问问他就行。

    哦我一听顿时大喜,忙又问:你儿子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他今天到镇上值班,应该快回来了。

    说话之间,只听得外边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老汉喜道:我儿子回来了。说着他就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老汉就和他儿子一块进了屋。细谈之下方知,老汉的儿子在镇政府工业办工作,他告诉我们,要承包那个荒岛,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去找镇党委书记,这样可以少走弯路,因为最终拍板决定的就是镇党委书记,只要他点头了,就没有问题。再问之下,镇党委书记姓吕,和老子一个姓。奶奶滴,不管吕到一家还是吕不到一家,反正都是姓吕,这就好办的多了,我禁不住心中狂喜起来。

    交谈完毕,我又问道:你们这个饭店晚上能住宿吗

    老汉立即笑着回道:能,我这里有十多间空屋呢,就是为了给客人提供住宿的。

    哦,好,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

    老汉一听,马上安排老伴和儿媳去给我们收拾了一个房间。

    我和花小芬将那一瓶白酒喝光,最后我又把瓷盆子里剩的几块羊肉吃光,这才酒足饭饱地和花小芬向那个房间走去。

    白酒加羊肉,舒筋又活血,滋阴且壮阳,通体是力量。

    奶奶滴,这羊肉在白酒的作用下,似乎让老子的骨头缝里都凝聚满了力量,更加地温饱思淫欲起来,睁着略醉的小眼,看着芳香诱人的花小芬,想日非非起来。当她转过身,看着她那圆润翘呻,更是跃跃欲日起来。

    收拾出来给我们住宿的房间就在饭店的隔壁,房间里只有一个大床,床上铺了崭新的床单。

    我嘿嘿笑道:阿芬,他们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床,肯定是认为我们是两口子了。

    她娇嗔地白了我一眼,道:走,跟我到车上去,把那两个包提过来。

    嗯,好。

    我和花小芬刚将那两个大包从车上提到屋里来,老汉的儿媳走了过来,道:你们要是冲澡,院子里那个大缸里有水,旁边也有盆。

    哦,好,谢谢

    等老汉的儿媳走后,花小芬从包里取出折叠睡垫来。这个睡垫就是昨晚住在百花岛时,她那个帐篷里的睡垫。

    她将睡垫铺到床上,我道:阿芬,干嘛还要铺上这个睡垫床单不是新的嘛。

    我怕你给人家把床单弄脏了。她脸色本就因为喝酒之后发红,说完这句话后,她脸色忽地娇羞的更加红了。

    得到她的暗示,突然之间,我的犹如惊涛骇浪般滚涌起来,急忙关上房门,伸手将她搂住,抱起她来,轻轻放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就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了。

    在羊肉的作用下,jj又粗又大了起来,就在我给她脱衣服的时候,她轻声低问:不会怀孕吧

    晕,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丫竟然问起了这么个重要问题,我也轻声低道:不知道呢。边说边暗自后悔起来,要知道能和花小芬突破这最后的一道防线,老子绝对在进山之前,就是跑上几十里路,也要买几盒套套回来。

    花小芬柔媚地一笑,轻问:我要是怀孕了,你该怎么办

    我一愣,立即不假思索地道:你要是怀孕了,我就娶你。

    她忽地伸出双手将我紧紧抱住,柔声轻道: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我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问:阿芬,你不会真的怀孕吧

    她用手温柔地轻轻抚摸着我的脸,眼睛里充满了无限柔情,轻声低道:按照生理周期推算,应该不会的。

    按照生理周期推算你有什么根据

    她用双手环抱住我的脖颈,将我拉近了她,她用樱唇贴住我的耳朵轻道:笨,我来之前大姨妈刚结束说着说着她就羞涩地说不下去了。

    我心中一乐,嘿嘿笑道:要是这样,应该不会怀孕的。

    但也不保险,毕竟没有采取防护措施。

    听她这么说,我又有些担心起来,她要是真的怀孕了,事情还真的有些棘手。虽是这么想着,但我还是安慰她道:阿芬,要相信科学推断才行。

    她温柔地点了点头,娇羞地紧趴在我的怀里。

    奶奶滴,管那么多干啥,滋一时是一时,担心是无用的,既然现在我和她走到一起了,那就要充分地享受每一秒钟,我颤抖着爪子,将她的衣服脱尽,闷哼一声,压到她的秀体上,瞬间和她又缠绵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