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六、黑牡丹来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九十六、黑牡丹来了

    冼性感和李感性都毕业于本省同一所重点大学,是名副其实的校友。

    只不过李感性大学毕业的那年,也是冼性感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年。

    唉,这两个让我魂牵梦绕,牵肠挂肚,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飞了的两个艳色绝丽的大美女,竟在老子最需要女人的时候搞t的双飞,一块飞去聚会。在老子最不需要女人的时候扎堆般双抽。

    双飞挨闪,双抽瘪干。

    冥冥之中似乎两大美人商量好了般,靠时将老子干靠个没完,险些得上前列腺炎。抽时将老子彻底抽干,连个底儿也不剩。

    老子左手一抓右手一挠,双手空空,孤单落寞地独自回家。

    进得家门刚刚将方便面下好,手机响了起来。

    d,是黑牡丹来的电话。

    吕大聪,你在干嘛

    哦,是芳姑啊

    问你话呢,你在干吗

    我在加班。

    是吗

    当然的啦。

    在家里加班吧。

    我在单位加班。

    哦,是吗

    d,你个浪蹄子怎么不相信老子。

    要是相信你,我就不是芳故了。

    黑牡丹,找我什么事啊我故意拖着长腔说。

    没事,你忙吧。

    还没等我说话,这丫就挂断了电话。

    d,今天小爷特烦,你这浪蹄子少来烦偶,偶更不能做那对不起冼性感的事。以后上不上李感性都是另说的,何况你这个比公共汽车还公共的喷泉广场。

    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吃方便面,呼哧呼哧吃了一半,手机又响了起来。

    八嘎,又是黑牡丹的,这丫今天怎么这么黏糊。

    喂,吕大聪,还在加班吗

    嗯,当然在加班。

    那要加到什么时候啊

    要加到二半夜,好多工作今天必须做完。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老子一直很勤快,你不过没发现罢了。

    不对,你说的不对。

    我说的怎么不对了

    你不勤快,但你的弟弟是很勤快的,勤快的都快当劳模了。

    我ri,你这娘们敢扰老子,等那天老子好好收拾收拾你这浪蹄,看你还敢扰不。

    哈哈d,不对,很不对头,这丫哈哈的一阵狂笑怎么听的还有回音

    吕大聪,你t的敢戏弄姑奶奶给我开门。这一声吼叫,震的老子耳朵嗡嗡直响。

    正当我惊慌失措之际,房门传来了哐哐的砸门声。

    晕,狂晕,这丫原来已经过来了,就在门外边。

    西洋镜拆穿,死猪不怕开水烫,d,还怕了你不成。

    我慢条斯理地起来去给她开门。

    房门打开,这丫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双手倒背,仰着浪脸,大摇大摆地进来了。鼻子里连连哼着,嘴角抿着,眼睛里充满了捉弄的狂笑,又是一副别开生面的b儿郎当。

    我嘿嘿坏笑着,没有说什么,又一屁股坐在了破沙发上。二郎腿一翘,吊儿郎当地看着面前的b儿郎当。

    吕大聪,你这小王八蛋,你不是在单位加班吗

    这不刚刚回来嘛。

    放屁。

    真的,刚刚回来。

    睁眼说瞎话,我给你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我就看到你房子里有灯光。

    小王八蛋,跟姑奶奶玩这些皮儿汤,你还嫩点。

    刚才和你开玩笑嘛。

    开玩笑放狗臭屁,你就是躲着不见我,奶奶的。

    不对。

    什么不对。

    你不该骂奶奶的,你该骂姑奶奶的。

    我要骂姑奶奶的,不就成了自己骂自己吗这点儿帐我还是算得过来的。

    你这个浪蹄子,是不是好几天没有挨插了,那个地方了d,老子今天插死你。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没有丝毫的进攻动作。不但没有进攻动作,还直往后趔趄身子。这丫太过雷霆,老子还真有点儿怕怕。

    她看到我往后躲,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放浪形骸地呵呵大笑。

    她几个呼呼的小浪步,来到我身边,紧挨着我坐了下来。房故意蹭着我的左肩,惹得老子几欲控制不住,直想就在这个爆了皮的破沙发上爆插她。

    刚将她抱住准备按倒,忽地想起了冼梅,心中惭愧起来。冼梅为了我的事殚精竭虑,焦头烂额,她现在正在利用校友聚会的机会帮我解决难题,而我却在这里乐悠悠地准备大逛喷泉广场,简直连牲口也不如。

    想到这里,我急忙将燃起的熊熊欲火极力压制下去,平静地对黑牡丹说:黑牡丹,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