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霹雳丫的电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60、霹雳丫的电话

    花小芬开车想把我直接送到村子里去,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车子刚下高速公路,连村北头也没有到达,我就匆忙亲了一口花小芬,跳下车了,让她回城,我自己则步行着进村。

    奶奶滴,村里的那些长舌头娘们不得不防。

    我临下车的时候,花小芬告诉我让我保持24小时手机畅通,看到花小芬驶上了高速公路,我这才掉头向村子里走去。边走边考虑是否要打开手机,开着手机,我怕霹雳丫。不开手机,又怕花小芬。奶奶滴,真是有些恼人,阵阵微风吹来,简直成了恼人的秋风。

    走到村子边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将手机打开了。我最担心害怕的就是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和来电提示音。但开了手机之后,没有任何的提示音,这让我忐忑不安的心总算稍微静了点。

    进了村子不多会,就收到了一个短信,不用看,此短信不是霹雳丫就是花小芬的,但我就是没有勇气去看。花小芬此时正在高速路上开车,不可能给我发短信,看来必定是霹雳丫发来的,想到这里,更是没有胆子去看了。

    当快要进家门的时候,我心一横牙一咬,举起手机来一看,果真是霹雳丫发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你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又失踪了

    老子看完之后,决定一不做二不休,不给霹雳丫任何回音,就当老子没有看到这个短信。

    走到大门外时,只听院子里人声鼎沸,很是热闹,急忙拔步向里走去。

    进了院子才发现,那排老屋已经不存在了,好多人正忙着在原来的地方打着地基,我没有想到翻盖新屋的事会进行的如此之快。

    只见老娘在厨房里烧水,老爹和大伯站在南屋前边看着正在忙碌的施工人群。

    老爹和大伯不愧是亲兄弟,一样的个头,一样的勾肩曲背,连抽旱烟的姿势都是一个样的。瞪着一模一样的眯缝小眼监视着施工进度。

    我走上前去,点头哈腰叫了声:大伯。

    大伯扭头一看是我,顿时笑得满脸褶子比我老爹还要多,忙不迭地道:聪儿回来了,嘿嘿

    大伯的嘿嘿笑声更是和他老弟也就是俺老爹如同一个模子发出来的一样,如果不看人光听这嘿嘿笑声,绝对分不清是谁。

    我满脸堆笑,道:大伯,您老身体还好吧

    嘿嘿,好,很好。

    老爹道:聪儿,你单位上的事忙完了

    嗯,忙完了。

    啥时候再走

    不一定,随时等通知。

    回答完老爹的问话,我急忙向厨房走去。老娘看到我回来了,高兴的不得了,喜道:聪儿,你看咱家的新房盖的快不

    快,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呵呵。

    你走的当天,你大伯就带人过来把旧房子给扒了。

    按照这进度,新房子很快就要建成了,呵呵。

    我从厨房里出来,拿出我带回来的玉溪烟,忙和施工的人都打了个招呼。

    等老爹跑去和施工人员忙活的时候,我将大伯拉到一边坐下,和他商讨起进鹤鸣山修路的事来。

    大伯不解地问:聪儿,你不好好上班,跑进山里修什么路啊

    大伯,实不相瞒,我这是给朋友帮忙,我朋友把咱们鹤饮湖中的那个荒岛给承包下来了,人家要修路通车,鹤鸣山区离咱们村这么近,这个忙我不得不帮。

    哦,是这样啊,这没有问题,到时候我给你找人就是了。

    大伯,侄儿先谢谢您老了

    自家人的事,应该的,嘿嘿。不过,修山路可不同于修土路,到时候还要租用一些专门的设备才行。

    大伯,到哪里去租啊

    这不用你管,我安排人去办就行,到时候让你那朋友只管付款就行了,嘿嘿

    这太好了,大伯,我还很是发愁呢,有您老我就什么也不愁了。对了,大伯,这件事您先不要和我爹我娘说。

    为啥

    这件事目前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我这是先和您老通个气,现在要是让我爹我娘知道了,反而容易多事,嘿嘿

    小兔崽子,你和我说了半天,这还是没边没影的事啊

    我这不是先和您老打个招呼嘛,嘿嘿

    行,到时候你尽管找我就行。

    嗯,好。

    我心中一阵狂喜,只要大伯答应了,修路施工队的问题也就解决了。现在只等那个浑身肥肉的吕书记的答复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的我险些向后栽倒,整个人慌乱的不得了。

    大伯看我这样,训道:手机响,也能把你吓成这样没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