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壮祖阳宗-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73、壮祖阳宗

    这段时间,我和天津造船公司派来的施工人员,都是吃住在老汉的饭店里,这让老汉的一家人对偶更是感激不尽,把我们也照顾的很是周到。

    天津人吃饭比较挑剔,为此老汉还专门聘请了一个厨师,饭菜质量也有了明显的提高,不再是单纯的土法子炖羊肉了。

    这天凌晨时分,天色还没有亮,只听我的房门外咚咚地响起了敲门声。

    人在凌晨时分,睡觉是最香最甜的,此时我正睡的香甜无比,哼哼唧唧的时候,却传来了敲门声,并且是一声大似一声。

    我很是烦躁地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声低语:是我。

    我更加不耐烦地道:你是谁啊这么早来敲门干什么不知道天还没有亮吗

    是我,快点开门。

    晕,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我骨碌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急忙去开房门。

    房门刚一打开,一个人旋风般飘了进来,我仔细一看,晕,原来是花小芬。

    阿芬,你怎么来了

    她没有说一句话,而是低头钻进了我的怀里,双手就将我给紧紧地抱住了。

    我一愣,急忙抬手将房门关上,问道:阿芬,你怎么了

    她不说话,而是抱的我更加紧了,将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过了几秒钟之后,她的双肩有些轻微抖栗,原来她已经哭了。

    晕,狂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芬,你怎么哭了到底是怎么了快点告诉我。

    她趴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没有做任何回答。

    阿芬,你这是刚从城里赶过来

    她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突然,她松开紧抱我的双手,擦了把眼泪,柔声轻道:早上太冷,你到床上去吧。

    我点了点头,很是纳闷不解地看着她,缓缓地爬上了床。

    花小芬紧跟着我,当我刚躺到床上,她也来到了床上,趴在了我的身边,又是伸手将我紧紧抱住。

    我轻声问道:阿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而是手脚并用,将我紧紧缠抱住,我刚想开口再问,她用红唇封住了我的嘴巴,随后又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

    晕,难道这丫黑灯瞎火的大老远从城里赶过来,就是为了要亲老子,要和老子一番

    以前都是我主动她被动,现在是她主动我被动了,这让老子一时半会还很不适应。

    又加上这段时间,我一直处于深深的愧疚自责之中,不但下决心准备悄悄走开,更不敢再存有非分之想了。

    她又亲又抱了一会,看我没有什么反应,噘嘴嗔道:你怎么像个木橛子似的

    阿芬,天还没亮你就从城里赶过来,见了面就哭,到底是怎么了

    我的话声刚落,她又用红唇亲住了我的嘴唇。

    天杀的羊肉,老子这段时间没有一天不吃羊肉的,这土法子炖羊肉,更是壮祖阳宗。老子虽然不想再犯作风错误,但此时此刻,不想有生理反应也不可能了,有了生理反应就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思想斗争了十多秒钟后,开始从被动变主动,手足并用,不老实了起来。

    我这一不老实,花小芬立即停下了主动进攻的动作,还嗔怪我不老实。

    我日,女人的心真是t的天上云,不但飘忽不定,还更加让人琢磨不透。

    我本就不想再犯作风错误,看她这样,立即又中规中矩起来,静静地看着她问道:阿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她眼圈又是一红,有些哀怨地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不在我身边了,开发了那么大的种植基地,成立的公司也刚刚运作起来,你却离开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拼命干也干不过来,把我一下子从睡梦中给急醒了过来,坐在床上哭了好大一会儿。我害怕这个梦是真的,也不管天还黑着,就赶过来了。她说着说着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我被她说的惊呆了,怔怔地看着她,问道:你就因为做了这样一个梦,害怕我走,这才不管不顾地赶过来了

    她用力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晕,难道她和我真的有心灵感应了老子要离开她只不过是一个想法,还没有付诸于实际行动,本想等船造好之后,就立马走人。没想到她却在此时做了一个这样的梦。她做梦也不要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她在梦醒后,冒着黑夜,不顾一切地跑了过来,这不能不使老子震撼了。

    看她哀怨忧伤,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心中愁苦,腆着老脸笑了笑,故作轻松地道:你都想到哪里去了你这只是一个梦而已,你何必要当真呢变得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呵呵,不要紧的,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