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5、黯然神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75、黯然神伤

    我定睛一看,从车上下来的这个女子,竟然是巧克力。巧克力者乃乔幽兰也

    巧克力是花小芬的表姐,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难道她是替花小芬来视察的但花小芬手机一直关机,偏偏在这个时候,巧克力出现了,事情很是怪的出奇。

    不管怎么说,我和她毕竟也是熟人,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迈着小碎步向她走去。

    当我来到她面前的时候,点头微笑礼貌地说:乔老师你好你怎么来了

    她凝眸仔细看了看我,方才认出是我来,禁不住问道:大聪,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哦没有变啊,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呵呵。

    要是不仔细端详,真的快要认不出你来了。

    哦,这段时间,又是修路又是造船的,是黑了点瘦了点,呵呵。

    呵呵,大聪,我今天是专门来找你的。

    专门来找我的

    她点了点头,道: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看着她那复杂的表情,我心中一沉,预感不妙,缓声道:乔老师,我们到那边去谈吧。

    我领着巧克力,来到旁边的一个僻静处,和她并排坐在放置在地上的一根横木上。

    巧克力看着不远处的那条大船,问道:船造好了

    没有,但也到了收尾环节了。

    嗯,这样就好。阿芬多亏了你这个帮手,不然她自己还真忙不过来。

    呵呵

    巧克力突然神色凝重起来,问我:大聪,你知道我今天专门来找你什么事吗

    我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我给你说,阿芬的老公从美国回来了。

    啊真的我一听惊讶的险些从横木上倒翻过去。

    真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前天下午回来的。

    怪不得阿芬的手机一直关机呢,原来是她老公回国了。

    巧克力轻叹了一声,缓缓地道:你和阿芬的事,阿芬都已经告诉我了。

    我一听,不但有些狼狈,更加惴惴不安起来,抬起眼皮偷偷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装起了哑巴。

    阿芬现在很痛苦,她正左右为难

    我忍不住问道:到底是怎么了

    阿芬坚持和她老公离婚,而她老公坚决不同意,事情僵住了。

    听到这里,我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阿芬的老公实在太不是个东西,阿芬早该和他离婚。

    话虽是这么说,但也不是说离就离的,阿芬和她老公毕竟还是有感情基础的,不然,阿芬也不会一直等他的。

    巧克力看我不再说话,又道:阿芬的老公这次回来,并不是简单地回来看看,而是永远都不再出去了。

    我一惊,看了看巧克力,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又装起了哑巴。

    大聪,阿芬这次坚决要跟她老公离婚,她老公看哀求没用,又去哀求我给阿芬做工作,最后他都跪到了阿芬的面前

    早知现在何必当日,自作孽自己受。

    我也没有想到阿芬的态度会是如此坚决,昨天我和她交流了好几个小时,她才对我吐露了实情,她现在正和你在一起创业,并且和你也和你的关系也更进了一步

    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我知道她要说什么,禁不住老脸一红,就像偷了人家东西一样,浑身不自然不自在起来。

    巧克力接着又道:阿芬的老公痛哭流涕地跪在她的面前,认错忏悔,表示今后再也不会和她分开了,更加不会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我忍不住问道:阿芬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

    她现在左右为难,一边是她老公,一边是你,她这两天都快崩溃了。阿芬对她老公是既痛心又心软,痛心的是他以前的表现,心软的是他现在的悔过。

    我顿时明白了巧克力来找我的目的,问道:乔老师,你今天来找我

    嗯,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和你好好谈谈,阿芬现在很是左右为难,你的态度对缓解她内心的压力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哦,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大聪,阿芬和她老公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你看你

    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阿芬对不

    嗯,是这么个意思。

    这是阿芬让你来的

    不,不是,是我自己来的,我到这里来找你,阿芬根本不知道的。

    我知道了,我离开了阿芬,阿芬也就不会再左右为难了。

    巧克力听我说到这里,重重地点了点头。

    虽然之前我自己就已决定要离开阿芬,要不是那天阿芬因为那样一个梦赶过来和我说那番话,估计我早就离开了。现在巧克力跑到这里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想到我和阿芬真的要分开了,心中仍是止不住地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