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闹翻了天-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77、闹翻了天

    看我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的样子,李感性秀眉挑了挑,嘴唇动了动,意思是让我说话。

    老爹看不下去了,在旁训道:你的领导和同事这么大老远地来找你,你连个话也没有吗

    老爹越说越气,禁不住又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李感性忙道:大叔,您老不要生气。

    我这时才慢慢地缓过神来,轻声说道:杏姐,妮子,你们来了

    霹雳丫急忙将头扭向一边,李感性抿嘴一笑,道:你这才反应过来啊,呵呵

    我又嗫嚅着道:杏姐,妮子,你们怎么来了

    霹雳丫将头扭向一边,悄悄揩泪,李感性道:我和妮子过来看看你,看你忙完了没有

    哦,快忙完了。

    老爹在一旁忍不住又训斥道:你说你给你朋友帮忙,你朋友在哪里

    此时,霹雳丫对我们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会很敏感,我正绞尽脑汁捉摸着怎么来处理眼前的尴尬局面,没想到老爹一点情面也不给我留,我顿时也恼火起来,不耐烦地看了老爹一眼。

    老爹看我这般态度,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喝道:看什么看你天天不着家,我就感觉这事很奇怪,你们领导如果不说你辞职了,我和你娘还被你蒙在鼓里,你这个小兔崽子

    根叔见多识广,常年在外承包工程,经历的场面毕竟多些,赶忙对我老爹说道:哥,你别埋怨大聪了,你就少说几句吧。

    老爹气愤地说:养不教父之过,我这老脸都给你丢光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恼火地回道:我怎么丢你的脸了

    老爹更加怒道:你还敢顶嘴你辞职了为何说你在休假

    我不是怕你和俺娘替我担心嘛,就你事多。

    你敢说老子事多老子今天就教训你。老爹怒不可遏地又开始往下脱鞋子,准备用鞋底招呼我。我从小被老爹打,每次都是吃他的鞋底,他就从来没有换过别的花样。

    我气恼地道:满地上都是树棍子,还用得着脱鞋底吗

    听我这么说,老爹气的直翻白眼,根叔赶忙拉住他,霹雳丫快步走上前来,伸手把我拽的离老爹远了些,并用身体挡住我。李感性也赶忙站在老爹和我的中间,劝阻道:大叔,您别生气,大聪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在休假。他辞职也不假,但是单位上没有批复,这就说明他还没有辞职。是我批准让他在家休假的,大聪并没有骗您

    老爹道:你是他的领导,你不要护着他,这个小兔崽子

    李感性又道:大叔,我说的是实情

    老爹仍旧愤愤地道:他说给他朋友帮忙,修这山路就是他根叔修的,他根叔自始至终就没有见过他的那个朋友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提到花小芬,不为别的,因为霹雳丫就站在我的身前。

    我向前走了几步,大声道:我不是为我朋友帮忙的,我是为我自己干的,我想干点自己的事业。

    老爹气的浑身打颤,用手指着我对众人道:你们听到没有他还在骗我,现在又成了给他自己干的了,我今天和他没完

    我也气恼地道:没完就没完,就你事多,你不在家好好盖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霹雳丫在我身后拉了我一把,道:你别说话了

    李感性回头冲我瞪眼训斥道:老人教训你几句怎么了你怎么还和老人顶嘴

    老爹用手指着我道:你想干点自己的事业怎么还干进山里来了你在这山里能干出什么事业来人家都是往大地方去,你却干进这山窝窝里来了,你个小兔崽子

    根叔急忙用双手拉着老吕同志往车跟前走去,边拉着他边说:哥,你就少说几句吧,孩子大了,有他自己的主见。

    根叔把老爹拽到车跟前,给他敬了支烟,让他消消气。老吕同志在盛怒之下,仍旧不肯放弃自己的习惯,推开根叔递给他的香烟,掏出自己的旱烟袋来,自己卷好烟卷,蹲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李感性看老爹被根叔拉走了,这才扭头对我道:大聪,你在这山里到底忙的什么

    开山修路,现在是造船。

    你到底要干什么

    创业。

    你果真要创业

    此时我已经被逼到了风口浪尖上,只有坚持到底,没有别的选择了,我对李感性重重地点了点头。

    李感性看我态度坚决地点头,又问:你到底要创什么业

    我把这湖中的荒岛承包下来了,准备开发利用。

    开发出来做什么

    种植花卉。

    花卉

    我只好又点了点头。

    你懂花卉吗

    我没有底气地回道:不懂可以慢慢学嘛

    胡闹,到底是你自己干还是跟着别人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