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被开除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79、被开除了

    听我说完,李感性开心地笑了笑,眼神中的担心和面部的复杂表情倏忽消失了,她抿嘴笑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轻松地道:哦,原来如此啊你说的给朋友帮忙原来是以前的同事,这个忙是应该帮的,而且是必须要帮。她边说边又悄悄瞄了一眼霹雳丫。

    霹雳丫本就缓和下来的脸色,听李感性这么说,更加缓和起来,我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匆忙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这不是热的,而是冷汗,边擦边道:这山里边就是闷热

    李感性道:这段时间把你热的不轻吧

    嗯,天天就像蒸桑拿,嘿嘿

    霹雳丫道:满嘴的胡说八道,还说在家里盖房子呢,却是跑进这深山里来修路造船了,哼。

    我扭头一看,只见霹雳丫满面怒容起来。

    李感性对霹雳丫道:妮子,不要着急。

    霹雳丫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将头扭向了一边。

    李感性对我道:大聪,上级的调查组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

    前几天走的。

    听到这里,我顿时沉默起来,说句真的,我和花小芬合伙创业的事,已经彻底泡汤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回去接着上班。但一想起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老子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问:杏姐,调查组走了后,不会再回来吧

    应该不会,你一辞职,事情就卡壳了,他们也进行不下去了,又无事找事了一段时间,终于走了,不可能再杀回马枪的。

    我要是现在回去上班,他们发现我又出现了,说不定他们又会回来的,因为这次他们毕竟没有达到目的,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李感性听完我的分析后,竟然点了点头。看着她这么点头,我大吃一惊。因为老子现在无法和花小芬在一起创业了,最好的选择是趁调查组走了后,再回去上班。刚才我的那一席话,只是往坏处了说,但内心的真实想法则是往好处办。

    现在李感性竟然点头赞同我的分析,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被逼到了绝路上去了,一股莫大的悲哀涌上心头,整个小体都悲凉的似乎失去了知觉。

    令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霹雳丫忽地扭过头来对我道:你现在就是想去上班也没门了,谁让你当日扔下辞职报告就消失的没有人影了,你这是自作自受,哼

    李感性忙阻止道:妮子,不要这么说

    听霹雳丫这么说,我更是大吃一惊,忙问:妮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霹雳丫生气地看着我,秀眸中已经蕴满了泪花。

    霹雳丫在又生气又难过的情况下,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李感性叹了口气,缓声对我道:大聪,你这么长时间不去上班,我那边又没有批准你辞职,纪委书记就以此为借口,按照规章制度,给你下了个文。

    给我下了个文

    霹雳丫这时接口道:杏姐,你不要含含糊糊的,对他明说就是了。

    霹雳丫说完又对着我道:给你下文,是给你下的开除你的文,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这你总该懂了吧哼

    霹雳丫说着说着再也忍不住,泪水忽地一下都涌了出来。

    听到这里,老子算是彻底被惊呆了,傻傻的说不出话来。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什么聪儿被单位开除了一会儿是他辞职,一会儿他又被开除了,这到底是咋的了

    这个声音是老爹发出来的,由于霹雳丫说话的嗓门过高,老爹本来在十多米之外的车旁蹲着,听到霹雳丫说我被单位开除了,赶忙凑了过来。

    霹雳丫看到老爹走了过来,急忙将头扭开,走开了几步,偷偷抬手抹泪。

    李感性忙对老爹道:大叔,我们单位上的事您老不懂,您就不要问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老爹很是紧张担心,又追问了一句:聪儿果真被开除了

    李感性又道:大叔,我们今天来找大聪,就是解决这件事的,您就不要管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我用手猛搓了几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对老爹道:爹,单位上的事很复杂,您就别跟着掺合了。

    老爹突然把头扭向我,吼道:你要是好好干,能被单位开除吗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我现在实在没有精力和老爹这个老顽固交谈下去,急忙扭身向根叔走去。

    李感性又忙着劝起老爹来。

    我对根叔说:根叔,小侄拜托你了,你快把我爹弄走,你把他送回家去,我这里有大事要办。

    根叔忙道:好,我这就把他带走。

    根叔急忙走了过去,双手用力拽着老爹,李感性也劝老爹先回去,根叔连拽带劝地终于把老爹拉上了车,立即发动起来,掉转车头,向山外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