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1万变2万-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九十八、1万变2万

    那小伙子很好,你怎么这样对待人家

    哼,当初我和他交往只是玩玩而已,哪知道他竟当了真,非要娶我。

    哈哈,竟有人敢娶你算你烧了高香,这是好事啊,省得你嫁不出去。

    哼,我就是嫁也不嫁给他这个小屁孩。

    但你不接电话总不是个办法,你早晚要面对。你这样躲着人家,你能躲到何时

    我看她忧郁起来,急忙又说道:你别他妈的墨迹,快打开手机接电话。

    你他妈怎么越劝越来劲快开手机啊。

    她刚将手机打开,手机就叫了起来。她还在思量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d,你怎么这么绝情还犹豫什么快接啊。

    在我的狼吼下,这丫才勉强接听了电话。

    她唧唧歪歪地说了些什么,老子也懒的听,就知道她一会儿狂吼,一会儿冷笑,一会儿厌烦,一会儿又似乎受到了感动。

    等她接完电话后,无奈地对我说:卞鲁宁在我楼下不走,非要见我。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去。

    奶奶的,你巴不得我走。

    不是,我也舍不得你走,但小卞那小伙确实不错,你别亏待人家。我真的是巴不得她快走。

    我将这个浑身都似挂满桃花洞洞的黑牡丹送出了门去,强压住内心的窃喜,又抛出了一把君子剑:黑牡丹,你可要好好善待小卞,别伤了人家的心。

    她很是气恼地回了一把柳叶飞刀:滚你奶奶个头的。

    黑牡丹走了以后,也无心看电视,更无心看床头橱上的小人书连环画,一个人静静地缩在破沙发里等待冼性感的电话。

    结果等到一十二点也没有等到。

    我不知道那边是啥情况,也不好打电话询问,最后稀里糊涂地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上班,李感性和冼性感两人双双迟到,都迟到了半个多小时。

    冼梅一进屋,手提包还没有放下,就用俏目给了我个暗示,让我到外边谈。

    一到了无人区,冼梅就急不可耐气闷闷地说:吕大聪,我昨晚都问好了,那50万的奖励上个星期就划到咱们支行里来了。

    啊真的

    那还有假,我昨晚问我那个计划财务部的校友,开始她死活不说,最后我又请她去喝茶,她才说出来的,并且一再叮嘱我不能说是她说的。

    妈的,这是什么破领导这么卑鄙无耻地欺骗员工。

    哼,这事必须据理力争。

    嗯,我这就去找行长去。

    这时,我已经快气疯了。d,我吕大聪是个垃圾,没想到当领导的比我这垃圾还t垃圾,比厕所里的蛆还让人恶心。

    我疾步向行长办公室走去。

    刚走了几步,冼梅就又把我喊住了。

    你这个样子去谈会谈崩的,一定要压住火气,讲道理摆事实才行。另外,你不可把我那个校友给说出来,我们不能出卖人家。

    嗯,你放心吧。

    我说完又想转身就走。

    冼梅一把拽住了我。

    不行,你现在去非坏事不可。等会再去,消消气静静心再去。

    不找他理论理论,我怎么消气怎么静心

    吕大聪,怒气会让人冲动,冲动是魔鬼,好事也会办砸了。你啥时气顺了再去。

    我待要挣脱她的拽扯,看她有点儿着急,我只好按照她说的,消消气静静心再去找那个臭蛆理论,我日他姥姥的。

    我们两个一同回到了办公室。冼性感扔给我一包极品铁观音,从飞鸽上悄悄对我说喝壶茶,冷静冷静之后再说。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这事儿到此为止,那奖励不要了。二是和狗日的臭蛆闹翻,那老子的工作保住保不住也难说,即使保住在这个臭蛆手下干也是前途渺茫。

    老子没有任何背景,是小人物中的小人物,他们如要整治我,比碾死只蚂蚁都轻松。

    冼梅让我冷静再冷静,无非是怕第二种情况出现,她也知道老子没有任何底,她担心我被那些臭蛆整惨。

    不用问,她现在也是很后悔不该去拉这10亿的存款,坏事变成了好事,现在又从好事变成了坏事,真他妈的晦气。

    正当我左想右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李感性打来了电话,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下。

    小吕,刚才行领导又找我了,说是对你的奖励不是1万了,变成2万了,让我和你好好说说,做做你的思想工作。

    李感性说这番话,首先是很难为情,其次是颇感不平,三是气愤难当。

    但作为部门领导,她也只能这么做。我知道她这么做也很违心。

    d,50万不给,昨天说是给1万,现在又说是给2万,这是做买卖做生意吗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公布这个奖励方案呢真他妈不要脸。我越说怒气越大,控也控不住,粗话脏话接连而出。